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锦绣皇商第一章

作者:汪了个喵 来源:17K小说网

虽是盛夏,湖里的水依然是侵入骨髓的冷。

楚妧被人救上来的时候,已经去了半条命。

荷塘旁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隐隐有啜泣声穿到楚妧耳中,楚妧头脑昏昏沉沉,眼皮像压了铅似的,如何也睁不开。

朦胧中,似乎有手搭上了她的腰,紧接着便是一阵钻心般的疼,像是被人狠狠捏了一把,楚妧猛地睁开眼,正对上男人略显阴郁的眸子。

男人神情淡漠,暗青色的长袍上沾满了潮气,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发丝略显凌乱的贴在额前,不断地有水珠滴落,模样虽带着几分狼狈,却依旧难掩天人之姿。

是个极为好看的人。

见楚妧醒了,他忽然低下头,在她耳边道:“跳水威胁我,嗯?”

男人的声音极轻,好似爱侣间呢喃的耳语,可那语声中却透着一股彻人心扉的寒,森森然的让人害怕。

楚妧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男人身上的玉饰革带和周围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让她意识到,自己似乎穿越了。

楚妧动都不敢动,仿佛抱着她的不是男人,而是一匹凶恶的狼,她几乎本能的意识到危险,小声回答道:“我……没有。”

“没有?”

男人低声轻笑,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根根地搭在她的腰上,像捕捉猎物的毒蛇,寸寸收紧。

楚妧疼得脸色煞白,却忍着不敢哭出声来,清亮的眸底染上了水润的雾气,眼眶微微泛红,白皙清透的面颊上甚至能看到细小的血管。

“现在才知道怕?”

楚妧怯懦的模样没有唤起男人丝毫的怜惜之情,反而让他手上的力道又收紧几分,隔着湿润的布料,楚妧几乎能感觉到他指腹上的茧。

他是习武之人,这双手或许还杀过人……

想到这里,楚妧更害怕了,眼眶里的泪颤巍巍的落了下来,也不知是不是疼的。

“刚才的事,我、我不记得了……”

软糯糯的嗓音,又轻又细,听着不像是解释,倒更像是求饶似的。

“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男人这才撤开了手,淡淡道:“不记得最好。”

男人指尖触上她的面颊,缓慢地摩挲着,修长的手被阳光一照,白的透明,难见血色。

脸上的泪被他一滴不落的拭去,他指腹上的茧擦的楚妧皮肤生疼,刚刚擦去的眼泪,没过一会儿便又挂满了她巴掌大的小脸。

男人微微皱眉:“还哭?”

楚妧咬着唇,将眼泪生生憋了回去,模样瞧着委屈极了。

男人轻笑一声,缓缓站起身子。周围的太监宫女都没看到男人刚才掐楚妧的动作,自然也没听到他对楚妧说了什么,看那温柔的神情,还当他是在安慰楚妧呢。

男人横抱着楚妧,淡漠的吩咐:“长公主落水了,快去请皇上来景明宫。”

楚妧脑中‘轰’的一声炸开,‘长公主’和‘景明宫’六个字,让她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本虐文。

书里的女主是大靖长公主,也叫楚妧,从小深受皇兄宠爱,养成了娇纵跋扈的性格。

长公主十六岁那年,在皇兄举办的赏月宴上,遇到了邻国世子祁湛。

祁湛是大邺怀王的嫡子,颇受怀王器重,不过弱冠之年,却已战功硕硕,长公主对他一见钟情,一面求皇帝赐婚,一面对祁湛百般勾引。

终于,在一天午后,祁湛将她圈在光斑驳驳的树影中,指腹缓缓擦过她的唇:“勾引我?”

长公主从此便渐渐沦陷了。

她没过多久便跟着祁湛去了大邺。

可回到大邺以后,祁湛便对她不闻不问,仿佛根本没有长公主这个人,只有在晚上辗转承欢时,才会给她一丁点的温情。

长公主受不了冷落,又拿出了以前在大靖时的做派,与世家公子勾勾搭搭,以求引起祁湛关注。

但祁湛并不在意她,甚至不曾见她,直接下令将她囚在王府的后院中。

一囚便是三年。

长公主甚至知道院外的梅树上又开了几朵花。

终于在那年岁末,祁湛来了。

像是特地换上了与初见时同样花色的袍子,他的眉目一如初见那般俊美,丝毫不见岁月留下的痕迹,很容易就让人想起那天树荫下的吻。

与那些缠绵悱恻夜晚一样,他垂眸凝视着她,指尖绕起她一缕发丝,将杯中的酒缓缓递到她唇边:“妧妧,喝了吧。”

毒酒悉数灌入了长公主的肚中,祁湛冰冷的指尖拭去她唇角的血渍,望着她悔恨不甘的眼,祁湛笑的讽刺。

“你有什么好恨的呢?”

“我有对你承诺过什么吗?”

“是你非要嫁我的,不是么?”

……

想到原书的结局,楚妧便一阵后怕,意识到自己现在很可是能被祁湛抱着后,她的指尖都微微颤抖起来。

“抖什么?”

祁湛垂眸凝视着她,幽凉的目光中带着一闪而过的阴鸷。

楚妧没料到祁湛竟是这般敏锐,她缩了缩脖子,将头埋的低了一些,轻声细语的说:“有点冷……”

“冷?那下次还跳么?”

祁湛的唇角噙上一丝淡淡的笑,看的楚妧背脊发寒。

楚妧连连摇头,却在抬眼时,看到了祁湛脖子上两道深深的红痕。

是被指甲挠烂的。

楚妧心差点跳出来,也不知道原女主到底要对祁湛做什么,竟然把他挠成这样,怪不得祁湛如此生气。

楚妧仔细回忆了一遍书中剧情,发现记忆中并没有长公主落水的事。而且书里的祁湛,在大靖时对长公主还不错,是离开了大靖以后,才逐渐暴露本性的。但楚妧看祁湛现在的样子,他似乎已经黑化了呢……

书里长公主只在第三次与祁湛见面时去过湖边,当时长公主偷偷拉祁湛的手,被祁湛甩开了,长公主觉得很没面子,便对祁湛嚷嚷了两句,祁湛直接走了。

并没有落水或是挠人的情节。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楚妧欲哭无泪,她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位可怕的男主大大,而且按照她刚才推算的时间线,现在的时间点,很可能是皇帝已经指婚了的。

楚妧深感绝望。

楚妧的鼻子抽搭一下,似乎又要哭了出来,被祁湛寒森森的目光一瞧,她又赶忙憋了回去。

楚妧这次落水突然,宫人一时间手忙脚乱没个准备,祁湛本想让宫女扶着楚妧回宫,可楚妧脚软的厉害,站都站不住,更别说走了,只得由祁湛一路抱回了景明宫。

两人刚回到景明宫,皇帝楚衡便到了。

楚衡显然是极为关心楚妧这位亲妹妹的,连銮驾都没坐,就这么一路赶了过来,看到楚妧被祁湛抱着后先是一愣,但也顾不上斥责,忙问道:“妧妧,可有哪里不舒服?你是怎么落的水?”

楚衡语声中却带着隐隐压抑的怒气。

楚衡没有问祁湛发生了什么,反而问了楚妧,他心里明显是怪罪祁湛没照顾好楚妧的。

祁湛眼眸微敛,长长的睫毛掩住了他眼底的神色,只有楚妧看得到他眼角流泻出的点点光华。

危险而阴鸷的眼神。

楚妧又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腰上力道的便又紧了几分。

他怎么总掐这一个地方……

楚妧疼得眼泪汪汪,却不敢表现出来,努力用平静的语声对楚衡道:“我、我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滑下水的,还好世子救了我……”

话一出口,楚妧才发觉自己的声音都带着颤,说到最后她干脆也不掩饰了,带着哭腔哽咽道:“皇兄,我好冷啊,水也好冷啊,水里还有一只凶巴巴的团鱼怪,一直在掐我的腰……呜呜,好大一只团鱼怪,可怕极了,皇兄救我。”

楚妧能感觉到,覆在她腰上的手明显僵硬了许多,像是有些慌乱的撤开了。

她骂他是王八?

祁湛挑眉瞧了楚妧一眼,楚妧忙将脖子缩了缩。

倒是楚衡心疼极了,一边吩咐宫女带楚妧去沐浴更衣,一边安慰道:“妧妧不怕,等朕抓到那只团鱼怪,定将他的壳撬了,炖成一锅团鱼汤,好好给妧妧补身子!”

这次不光是手,楚妧感觉到祁湛的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她不敢看祁湛的眼神,慌忙地从祁湛身上跳了下来,在宫女的搀扶下,进了偏殿。

殿内安静了下来。

楚衡转眼望向祁湛,左肩上绣着游龙金爪如钩,威势逼人。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给朕听听。”

祁湛表情波澜不惊:“臣当时刚和长公主分开,不知情况……”祁湛顿了顿,微微俯身道:“但让长公主受了惊吓,是臣的不是,请皇上责罚。”

祁湛的态度挑不出一点毛病,俨然一副请罪的样子。

楚衡心里还是很想责罚祁湛的,虽然是楚妧自己落的水,但祁湛依然脱不了干系,毕竟楚妧是在与祁湛独处时出的事。

只是祁湛的爹,怀王却是个问题。

大邺高宗刚刚驾崩,怀王独揽大权,若不是高宗临终前下了遗诏,要传位给身在大靖的质子,那如今大邺的皇帝,便是怀王了。

祁湛此次来大靖,正是来接质子回国的。

虽说祁湛因为三年前平坊一战受了重伤,渐渐被怀王冷落,至今未曾再上战场,但他到底还是怀王的嫡子,自己若是苛责他,倒让怀王多想,少不了徒惹是非。

楚衡望着祁湛,目光晦暗不明,沉默了半晌,终是压下了心头的怒火,缓了口气道:“罢了,好在妧妧没事,此事朕便不追究了,你先回驿馆换身衣服吧,正稍后差太医给你瞧瞧。”

“臣谢皇上恩典。”

祁湛缓缓走出景明宫,殿外的阳光温和,他苍白的指尖忽然摩挲了几下,似乎还带着方才温软的触感。

撬壳炖汤么?

延伸阅读

潍州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an2w.shtml
潍州小吃车拥有完善的生产装配流水线及各项检测设施,可年产各类电动车5000余台。公司

水木华年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dqm1.shtml
水木华年化妆品创始于2008年,系由多名化妆品工程师联合创办,是一家集生物技术研究、

老来福KTV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brg4.shtml
老来福KTV加盟详情老来福KTV,风靡日韩的时尚泛娱乐来到中国啦。老来福KTV,自主

欧伯朗整体家居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u4yb.shtml
欧伯朗整体家居隶属于郑州欧梦家具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衣柜、衣帽间、移门、室内门、电视

台联机械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d7z3.shtml
台联机械是一家从事机械成套设备研发、生产、销售的企业。公司自创办,本着“以诚信为本”

真优美模型制造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glhv.shtml
公司简介湖北真优美模型湖北真优美模型制造有限公司是国内出众涉足食品模型的源头企业。“

中正世纪电子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sj7y.shtml
中正世纪电子成立于2009年,专职从事USB多端口、移动电源、电子机械设施、锂电子、

江苏时代超市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ucez.shtml
江苏时代超市有限公司是以香港肇丰集团为主要投资方的大型连锁超市公司。香港肇丰集团是一

MKKL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yqu7.shtml
MKKL创意礼品总部是厂家以门面的方式经营。主营:小夜灯灯电源线创意家居阿凡达蘑菇灯

阿拉丁玛特便利店加盟  http://www.kindleowners.com/41j.shtml
阿拉丁玛特便利店隶属于北京一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为阿拉丁玛特便利店的所属公司,北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还珠格格1-3部(套装共8册)之农历二月初三

    景铭睡眼朦胧的走下楼,嘴里可没停,一边下楼,一边调侃羽芮和佳志说:“这对小情侣休息日还起这么早,成双入对的,真让人羡慕......”羽芮倒没什么反应,毕竟和景铭相识多年,继续吃早餐,没搭理景铭。佳志就不行了说:“好你个景铭,你除了会损我,还能干点什么?长这么大了,自己不会做饭,给你做着吃,你还那我开

  • [综英美]冰原上的49天在线阅读第2章

    孟佳缕回到了房间里,心情却不怎么好了。那个女孩,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不管了,先修炼《红炎圣诀》吧。孟佳缕双手交叉,运起道气,渐渐地,便有一点点赤色的光包围了他的手,像是手套一样的。孟佳缕感受着手上微妙的感觉。很惊奇。这赤色还很浅,但是它的能量也不可小觑。它正在迅速提高孟佳缕的力量和速度。“砰!”孟佳缕

  • [韩娱]Shoot Love在线阅读第7节

    夜尘开心的走出灵庄大门,然后就见一辆豪华座驾停在路边,拉车的是一头独角异兽。当即眼前一亮,望向门卫问道:“这是刚才进去那位钱不愁,钱大公子的座驾?”门卫疑惑,然后点了点头:“对啊,怎么了?”夜尘嘴角轻斜,从容感慨一句:“哎呀!回去的路挺长的,何不驾车而行?”说罢,他便踏上了钱不愁的座驾,一声鞭策,御

  • 血色之刃第10章在线阅读

    佳子和家的距离随着脚步一步步渐渐缩短,远远就能看见自己的车停在门口。还有一个家伙坐在驾驶座上。“你会开车?要去哪里?不能用飞的吗?”祐里发动车子:“拜托,我是犬妖,又不是笨蛋,考驾照这种事情也不是很难吧。再说,带着你也不好施展法术。”“带着我?你想干嘛?”“哎呀,你之前不是一直想看看我住哪吗,今天挺

  • 芬芳满堂之第七章(7)

    #N大遭社会分子滋事捣乱,被警方抓获,一举歼灭涉黑团伙#配图:六个纹着大花臂的光头男子蹲在一辆被撞坏的依维柯前。背景是她们学校的后山,正好是上次她们提着衣服经过的地方。这霍骁可真有本事,明明是他开车撞得人家,怎么变成对方滋事捣乱了呢?顾柔柔打开内容页,快速扫了一圈,为此还坐过了站。内容页上说K房地产

  • 龙傲天男主他弯了在线阅读第8节

    经过前几天和宋清远的‘过招’,叶薰深知此人是那种只爱自己的人,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会自己垫在底下。可是反过来想,那是宋清远厉害,一般人想这么做未必能成,再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是叶薰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伤心,因为受伤的毕竟是她。在电视台碰到秦邵阳时连正眼瞧都不瞧,偶尔看见他那看起来假惺惺的嘴脸她就忍不住

  • 殿下来了,请小心!在线阅读第八节

    八、*场小萝莉(三)“四、五、六.......大!”随着摇骰子的人大声的说完之后,所有的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小女孩还有宇智波天辰!宇智波天辰看到所有的人都看向自己之后,腼腆的笑着不好意思的问道:“怎么了?难道我做错什么了吗?对了大叔我赢了没?”宇智波天辰的最后一句话是问,摇骰子的这个人的。摇骰子

  • 顽仆在线阅读第九章

    “黎鸣,怎么你今天有心情出来见阳光了,躲在屋里黑黑的不挺好吗?”黎苗走了过来,生气的说道。前些日子她来找了黎鸣很多次,可黎鸣总是躲在屋里不肯相见,这让她很是生气。为此不知在母亲面前哭了多少鼻子,母亲总是劝她说:“男人总有些自己的心思,他既然这些日子心烦,你就让他自己静下也好。他不是被恶狼咬伤了吗,此

  • 王者荣耀之最强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周六带着孩子早早吃了晚饭,封景便把孩子放到隔壁张奶奶家。到了孤儿院,那里已经停了一辆小巴,应该就是院长说的专车。封景同五个孩子上了车。车子启动后,车上的孩子都很兴奋。这些孤儿院的孩子,平时很少有机会出去,能坐车到别的地方去,他们自然是兴奋的。宋腾为他们安排的画室,在一个中型的商务写字楼里。带着孩子坐

  • 我从镜子里刷级在线阅读第5节

    弯弯拉着宋翩翩一路狂奔,却见身后的妖物越来越多,目光复杂地看了宋翩翩一眼,狠下了心,似乎是嫌弃她的速度太慢,直接变为了原型,一条十米长的大蟒带着她飞速逃离着黑山老妖的声波攻击。“弯弯,你这就不乖了,虽说你在好彩镇上,不过既然入了我的地盘,就得听姥姥的话,不然你这五百年的修行恐怕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