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抗战:从海盗开始打鬼子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代海盗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刘青强忍着心中的难受,一把抓起桌上的酒壶,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教坊。

明显是心中难受,酒醉后也没必要做作,但他却偏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知是给谁看。

他手拿酒壶,腰间挂令牌,边喝边走,渐渐地,撒酒疯的痞气就上来了。

出门还没走多远,情绪就到了顶峰,思绪也如脱缰野马,在脑海中乱窜起来。

而这时的他,没了任何顾忌,仰天一声大叫:“三千次倒枕锤床,一万次辗转反侧……”

但声音却渐渐变小:“真是碰到了命中的冤家,白衣长袖舞九天,这月朗星稀的大好夜色,怕是又得浪费,连睡觉都不得安宁。”

月落日升,日复一日,时光从不停歇。

几天后的寅时四刻,刘青又到了军营。

在他看来,教坊就似那低等窑子,他心中抵触,本不想再来,但多年以来,话能说到他心坎的,除了他那个妹妹,就没其他人了。

“这世间,只有军营,道观,寺庙等地方,我算不到她的所处,这里不能错过!”

刘青终究不舍,大晚上的又来到了教坊,何况他觉得,自己的妹妹或许就在这教坊,上次他是不小心给忘了,这次必须仔细查看,对于他来说,妹妹才是最重要的人。但一来到军营,就不自觉的,想起了几天前的窘境。

原来当日离开教坊,他手中拿了酒瓶,也不知那酒瓶中,怎会有许多酒,一路上边走边喝,早就难醉如泥。

幸好他脚力甚好,半个时辰,就到了大名府郊外的酒家。也是酒喝的太多,况且到了酒家后,他又喝了许多,醉意异常浓郁起来。

来到房间,还没来得及睡,人就呕吐了,整个人醉醺醺的,头疼欲裂,也不知吐了多长时间,那当天所吃,几乎都吐了出来,依旧止不住那势头。差点把五脏六腑,都给吐了出来,幸好迷迷糊糊,陷入了睡去了。

其实他并非普通人,乃是修行之人,而且修行时日也长,如今就算身体老化,人也依旧如少年。

这点小酒,以他的修为,本不足为虑,但他压抑不住,也不想压抑对妹妹和心上人的思念,好不容易遇到知己,虽说并非红颜,但他还是遵循着感觉,狠狠的在酒家醉了一宿。

“诗仙斗酒诗百篇,真是胡说八道……”

这话是他彻底醉倒、不省人事前,唯一记住的最后一句话。

如今想起来,他心中不是滋味,他一向都喜好飘然出尘的作风,这次却在污秽从中打滚,连李白都记恨了。

但这次来军营,他却感觉到了异样,闭目运神,只觉整个军营,被什么人给笼罩了。

那锅盖似乎是妖法,让军营的所有人都陷入极度的沉睡,眼前的几个看门士兵,他们双腿站着,但人已入了梦乡。

本打算用令牌进去,但如今士兵如此深睡,也就直接走了进去。

循着前几日得到的信息,好不容易找到房间,却发现房中竟然有人。

他紧贴门口听了一会儿,里面传来的骄奢银逸,很明显是在行男女之是。虽然心中奇怪,怎会行事这么晚,但这种事不是他能管的。

他微微的叹气,转身就准备走。但就在转身的瞬间,忽然就有种感觉,这男女非非之声中,小狐狸似乎有怨气,似乎极不情愿。

刘青虽然也奇怪,这份怨气并不明显,自己又是怎么捕捉到的?

但此时的他没有去思考,他也有一股怒气,只是不知指向何人。

弯腰低头,透过木门的缝隙,就像那夜间的偷窥人,借助窗外的月光,看清楚了房中的床,看清楚了那个龙精虎猛的人。

“真让人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个和尚!”

刘青勃然大怒:“出家人怎么能如此?当真是有辱佛门!”

他并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皮,皮上似乎画有让人脸。

一张画人脸的皮状物,倒还是小可,紧接着便是更让人恐怖的场景。刘青左手在耳边扣动,渐渐地竟然把一张人皮,从脸上撕了下来。

他将脸上人皮撕下后,单手抖了一抖,只听得沙沙有声,似乎抖落了什么。

然后他又将那人皮折起,就如折纸一般,折的四四方方,最后揣进了口袋。

原来,刘青并不是什么书生,那张露出来的脸,虽然也是清秀,但很明显与先前的书生判若两人!

但这张露出来的脸,如果让木婉莹看到,定然会惊慌而失措,也会喜极而泣。

这张脸,分明就是她故人!只是这等场景,就算是木婉莹也,不敢保证,这张新露出的脸,到底是不是那故人的真面目。

也不知刘青使了什么手法,他把那先前拿出人皮给贴脸上,整张脸立马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会儿一看,就更加的清楚,这张新的人皮,竟然还有胡子。

那山羊胡子的模样,像个留须多年的道士,他用手一扯,似乎是真胡须。

刘青的所做,似乎鬼怪传说中,狐仙画皮的惑人妖法,让人毛骨悚然,幸好边上没人,不然吓到许多人的同时,难免还会传出许多恐怖的故事。

若说眼前事让人震惊,那还有更震惊的,刘青单手望空一抓,莫名其妙的,不知哪里来了一身道服,他脱掉原来的书生衣服,披上了道袍。

又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柄浮尘,刘青整个人看去,就更加让人觉得来人是有道真人。也幸好是仙风道骨的模样,不然这凭空来物,只会更让人恐惧。

“好一个不守清规的秃驴!”

刘青又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宝剑,他一脚踢开房间的门,站在房间门口大喝。

那和尚就是大名府外寺庙的主持,木婉莹之所以沦落至此,全是由他一手造成。

他把木婉莹当作是那双修的炉鼎,这天晚上就是来采药炼丹的,采的就是那内丹精华。

为僧者,万缘都罢,了性着,诸法皆空,但这妖僧却是不空不净,与普通人一般的性情,此时行好事被人打断,也是非常恼火。

若非刘青拿剑,他感觉到了月光应在剑刃上的杀气,恐怕都不会把人放在心上。既然见到了兵刃,也不敢懈怠,**一下就消退了。

他翻身下床,撞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刘青也跟着跳了下去。

“哪来的牛鼻子道士,敢管佛爷的闲事!”这和尚也是有本事的,他手里也拿着兵器,耍得滴溜溜的顺畅。竟然是一杆长矛,那是营中士兵的兵器。

刘青扭头一看,只见边上的士兵,一个个都睡的死死的,其中被夺了兵器的,四肢岔开的躺在地上,睡得十分安详。

刘青一下明白,原来这和尚早有准备,恐怕这军营,从门口到教坊的一路上,绝大部分人都入了梦中,怪不得有胆量闯军营,怪不得有胆量和他较量。

不过刘青也非一般人,他故作姿态,将浮尘插在腰间,装出了几分仙风道骨。

装作风轻云淡模样,在月光的映照下,的确是有几分仙气,相比之下,那和尚全身上下,仅剩一小块衣物裹住腰胯的模样,不知比刘青差了多少倍。

相形见拙,那妖僧也感觉到了对方的蔑视,嘴里骂了一声,一茅刺了过来。

简单招式,刘青自然轻松躲过。闪到一边装作谦虚的模样,微微低眉道:“贫道有些好奇,实在是没见过,双修的和尚有何玄妙之处。”

“阿弥陀佛,你既然找死,佛爷就成全你!”

那和尚本就是有火气,哪受得了这般调侃?

他念了一声佛号,把那长矛当作是棍棒,舞得呼啦呼啦作响,直接向着刘青冲了过来。

刘青招架。两人斗在一处,难分难解。

两人斗得凶狠,兵器相交,自然就有声响,上面教坊中的木婉莹,自然听的清楚。

她再次被采补,身体又变得虚弱,好不容易养回的精气,如今再次流逝,不管多么用心的修行,反反复复,都成了别人的嫁衣,连神魂都变得虚弱了。

她虚弱至极,若非知道这和尚被人引走,她恐怕还听不到这打斗声。

她的神魂和身体极其虚弱,连带着五感六识,也失去了灵气。

在这晴朗的初夏,白日里阳光明媚,夜间的月光,也是一般的耀眼。

整个大地银装素裹,清凉的月光,与太阳光一般,都有着驱散阴暗的神力。

因窗户被撞开,月光照得满屋堂堂,她神思虚弱,半明半昧,勉强睁开眼,见到月光映照下,这屋里的一切,包括桌椅柜台等等,一个个的,都棱角分明,似乎从来没有这样清晰过。

被污渍抹得肮脏的窗台,那乌黑的污渍,累积得多了,就像是抹了油一般。

月光的照射下,整个窗台如那出海乘凉的贝壳,贝壳表面幻化出银白色光芒,就像它们吐出的珍珠,散发出的光芒……

第一次这么清晰的感知,这个肮脏的世界,竟然如此的真实。

只是如今,身体太过虚弱,似乎连身体都不由自主,连动一动手指,似乎都成了极度奢望之事。

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似乎小时候躺在摇篮里,极度舒适的感觉。

但这种感觉,如今却不再舒适。年龄不同,需求不同。一切都在身边,又都遥不可及。

那时节,父母能满足小孩的需求,这时节,没人能满足自己的需求。

似乎灵魂出窍,仿若身登极乐,人在濒死时,会不会也是这般的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指微微的能用上气力,五感六识也渐渐回到身体,原本传自楼下的打斗声虽然没了,但眼睛变得清明。

窗外已经没了月光,远处的天涯,已经曙色分明。

眼中的一切,似真似幻,窗外的极远处,似乎一个道士飘然而来。似乎就是刚才赶走那和尚的道士。

不知为何,分明就是没见过的,刚才也没看到他模样。却有种奇异,而异常熟悉的感觉,和前几日的那书生,分明是一样的感觉,但却强烈了许多。

又不知为何,忽然又觉得悲从心来,在着初夏的清晨,心越发的冷起来。

正在木婉莹悲伤间,那道士从窗外跳了进来。如此近身的感觉,越发的熟悉。

与此同时,刘青也感觉到了熟悉,他走到床前,见到了赤·身·*·体的小狐狸。

不知为何,他有些心疼,看着那床上肮脏的被褥,只觉得世间肮脏之处,莫过于此。

实在不想触摸那肮脏的被褥,更想不到,自己在意的女孩,躺在这样的肮脏之中。

刘青将不带剑鞘的宝剑,往地面的木板上一插,连忙脱下外衣,闭上眼睛盖在了小狐狸身上。

刘青上次来,没见到小狐狸真实面目。

脂粉太厚,他十分厌恶浓妆艳抹的人。

但当他扶着她半坐,睁开眼睛看到那不曾看到的容颜时,他陡然就震惊了,惊倒在地,四仰八叉!木婉莹因没了人扶,也跌回了床上。

刘青呆愣愣的,仿若雷惊的孩子,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细细的端详着木婉莹,忽然仰天一声无声的咆哮!双手抓着头发蹲在了地上。

那腰间的拂尘,也掉在了地上。那蛇形的吐口正对着木婉莹,木婉莹也是一惊,又见了眼前人的反应,仿佛他乡遇故人,不觉湿了眼眶。

静静看着眼前人站起来,只见他满眼迷离,神情自责,隐隐还有那不知所措的惊慌。

眼前的道士,目光呆滞,看自己的眼神充满震惊,似乎看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之事。

但不知为何,这份震惊,木婉莹只感觉无比的辛酸,莫名其妙的,眼泪就流了眼眶。

被刘青扶着半坐着,她披散一头墨黑长发,虽然有些脏乱,但依旧能看到那突兀入眼的容颜。

那分明是西湖里,贝壳吐出的明珠幻化。

天可怜见,这正是他寻获许久而不得的人。

他终于认出来了,她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妹妹木婉莹,但为何,没去问她的名字?

“原来,她就是他日夜悬心,生怕遭逢不测的妹妹,怎么现在才发现?怎么如此粗心?”刘青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来自责,双拳紧握。

他浑身刷糠似的抖动,眼角也有了湿润。

其实,刘青长时间寻找,但又寻而不获的人,就是木婉莹。

当初木婉莹遭逢不测,他四处打听消息,寻找线索,耗费了许久才知道,她因修行有成,被妖僧看上,竟然给人掳去了。

他担心不已,害怕以真面目寻找,会惊动那妖僧,万一有个好歹……

敌明我暗,不得不万分谨慎,为了保证寻找的同时,不给她造成危险,他不得已用上了障眼法,甚至连性子,都伪装成了别人,只有躲在窝中,才感露出真实面目。

他不但脸上戴了面具,就连灵魂也带上了面具。

他掩盖了自己本来的面目,外人再也看不清楚。

长时间的寻找,他的伪装,渐渐的,竟然成了一场大戏,很多时候,他连自己都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入戏太深……

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寻找自己的妹妹。

但他又怎能想到,如此谨慎,如此如履薄冰,阴差阳错间,竟然还险些错过?

前几日,他看到的,是自己妹妹的浓妆艳抹,闻到的,是自己妹妹身上肮脏的味道,听到的,更是那戏子嘶哑的声音,再加上内心,对这些庸脂俗粉的深深不喜,硬是没认出来。

连自己的妹妹,也没认出来!

皇天后土,怎会如此凑巧?

如此过错,万一真的发生……

他不敢想象后果,她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重要。

在他心里,她无人能比,除非那心上人现身,否则这世间,永远就只有她,才是他的牵挂。

“原来他就是那妖僧,狗娘养的,秃驴找死!”

刘青就是柳丹青,他异常愤怒,先前的一场比斗,他赢得轻松,那妖僧手段不过如此。

那和尚打不过他,被他赶得一路狂奔,他只想教训一番,一路追了上去,也只是痛打落水狗,并没有动杀心,但此时,他却杀意蒙心,前所未有的浓重。

他忍着心中的愤怒,眼睛都红出了血,他轻轻地放下妹妹木婉莹,就要转身杀人。

感觉到柳丹青的愤怒,木婉莹内心有股莫名的情绪升起,似乎料到了这事会发生。

而怒火中的柳丹青,灵魂也渐渐的剥离伪装,灵魂上的变化,全都显现了出来。

但他对自己的这变化没半分的察觉,更别说注意木婉莹的变化了。

从柳丹青身上,木婉莹感到了强烈的熟悉,虽然这张脸,根本就没印象,但那份熟悉,确真真实实。

木婉莹不自觉的,一句话脱口而出:“你终于来了,等你很久了。”

延伸阅读

学亿教育新构思作文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b29t.shtml
新构思作文以“构思新颖”为核心,以“五步作文法”为写作模式,内容丰富,逻辑性强,结构

中航健身会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6gtt.shtml
中航健身会,成立于1995年的健身品牌,得到了不少的消费者肯定,尤其是其专业的品牌形

清大教育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ggrv.shtml

明精阀门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xf9i.shtml
明精阀门总部是一家集研制设计开发与制造销售各类通用阀门、衬胶、衬氟防腐阀门和不锈钢阀

莱顿香薰洗衣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u800.shtml
法式莱顿香薰洗衣,专业为政府机构服务的洗涤公司,LDun集团主要为航空、星级宾馆香薰

环球渔具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61xl.shtml
环球渔具成立于1985年,成立伊始即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将玻璃纤维钓鱼竿率先引入中国,

淼晟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yvj6.shtml
淼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承接生产毛绒公仔,毛绒玩具,卡通人偶、人偶公仔,动漫公仔。

刘立新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6isp.shtml
刘立新皮具护理是隶属于黑龙江省尚品国际奢华品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20

格绿装饰制品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amq6.shtml
格绿装饰制品引进欧洲出众技术,结合国内建筑特点和广大消费者的审美观念,经自主研发而成

莱恩名典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xc02.shtml
莱恩名典女装是女装、女装等产品生产加工厂,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莱恩名典的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陇风起之我是伯邑考(求收藏,求鲜花)

    周成穿越了,他信来过了好一会就是解释了这个现实,他很慌,刚开始以为是假的,可是许久之后,他才是认清了现实,他的确穿越了。穿越不重要,重要的是穿越成了谁,他很苦逼,他穿越成了伯邑考。对,就是那个被阐教算计,顶包姬发,去朝歌救父,而后被剁成肉泥,做成肉饼,死后又被封成紫薇大帝倒霉蛋伯邑考。虽然死后封神听

  • 我的次元不可想象之刘备和张飞

    一旦作出选择,他就咬牙承受着武力提升的痛苦,并同时刮奖。“恭喜宿主获得精锐陌刀兵x1000!”“恭喜宿主获得精制环首刀x2000!”“恭喜宿主获得精制步兵矛x3000!”“恭喜宿主获得配重式投石机x20!”“恭喜宿主获得破天戟x1,射日弓x1,附赠狼牙破甲箭x2000!”听着连续不断的系统提示音,李

  • 豪门女配破产后[穿书]在线阅读第1节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忽然间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眼前看到的景象让我整个人都看愣了。○什么?这里的人类居然全部都是穿着古代衣服的,我一个穿着现代衣服的年轻人站在街道上显得十分的陌生和显眼,街道上众人纷纷都向我投了个怀疑的眼光。○更有人在一旁义论了起来悄悄的说道

  • 您的挂友已上线第二章在线阅读

    在这个时候,白衣博士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慌张。不过,一想到这里是守备森严的实验室,那白衣博士的手术刀,便是直接狠狠地切了下去。咣当!白衣博士瞪着眼睛,那锋利无比的手术刀刃,竟然直接卷成了麻花。戴着厚厚的镜片的近视眼,此时才注意到了杨间身上的异常。只见实验台上的小男孩的皮肤原本泛着一种不健康的白,但此时竟

  • 倩女传之两千万买一瓶泻药

    跑车里的人非常悠闲,吹着口哨,一脚闷住刹车。车子急停在林诗雅身前,拦住二人去路。一名戴着墨镜,头发油量,身穿黑色T恤的年轻男子,缓缓走下了车。这人便是赵子韬,金豪集团老板赵金豪的儿子,也是林诗雅的疯狂追求者。此时,他手捧着一束大红色玫瑰花,谄笑着走向林诗雅。“诗雅,你好啊!”说罢,赵子韬笑呵呵把手中

  • 天使与恶魔的赠予之可爱

    因为有傅雪臣在一旁叨逼叨,吴昶的告白就再也进行不下去了,他恶狠狠地瞪向傅雪臣,一副气到想掐死他的模样,偏偏又不能拿他怎么样。傅雪臣终于从手机抬起了他高贵的头颅,他笑得慵懒疏淡:“怎么,想打架呀!”吴昶心梗。傅雪臣在学校的人气是建立在他全方面发展的基础上的,他不仅长得好,学业优异,体育方面很突出,他是

  • 保洁法师在线阅读第4节

    可是谁又知道她的无奈,她是族长的女儿,她和林峰一样从小懂事,所以,她喜欢的东西,自然是不能让它从身边溜走,可是她是女儿身,不能闯荡天涯,有一大帮族人需要自己来带领。不由得落下两行清泪,不知道还能这样看你多久,你总是忘我的锻炼,却不知有个人在等你,如果我只是你的束缚,那我就不会出现在你的世界中,永远都

  • 羽期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靠,这厮反应敏捷,不但出手快若厉电,更是狠招不断,身手非同小可。邓建国挂掉敌国人民军士兵后,刚自调转枪口,立觉一股强猛刚烈的劲风疾撞他左脑。毫不稍迟,他急忙错步侧身,立见一把木椅带着呼呼风声,劈头盖顶地砸向他太阳穴要害,开枪射击根本来不及了,情急之下,根本不充许他思索对策,急忙扬手用枪身去格架罩头

  • (网王)阿紫在线阅读第二章

    躺在床上的乐萱,在梳理着脑中记忆的同时,终于确定了愚人节原来最终原来还是愚弄到了自己。明明就是事实,可是她硬是当成玩笑,最终的结果就是被弄到这里来了,还莫名其妙的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乐萱忘记了后面实际上她还是被两个老头的话语所诱惑住了,倒不是前景描写的引诱,是一种无形中让人上当的力量。看着眼前的雕栏玉

  • 羽辰第六章在线阅读

    时扬有其他要紧事要处理,只告诉她,路园有人在等着她,就离开了。所以向晚是由司机直接送到路园的。整段路程,向晚都戴着耳机听歌,闭目养神。直到,司机叫她,告诉她到了。取下耳机,下车。站在路园大门口,环顾四周。抬眸望去,周围除了青山,还是青山。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种居住环境,肯定连个出租车都打不到。不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