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川流不息的爱第二章

作者:妄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景时

走在老北城的街上,我想象过许多次我们再次相见的情景。俗艳而又时常故障的霓虹灯,狭窄弯曲而又时常泥泞的道路,仓促搭建于是又像毛坯又像草稿一般的建筑群落,以及生活在里边密密麻麻如蝼蚁一般的人群,这一切都没有变。

这里的一切,我既熟悉又陌生。

我去了美国之后,考了SAT,凭借着网球运动员的身份进入了南加州大学,之后我断断续续在美国的俱乐部当了几年教练和陪打,在欧洲和澳洲玩了几年。

有的时候我在想,假如没有十年前的那场车祸,让我的髋关节受伤,我也许会站在温布尔顿的中心球场,或者开一家网球学校,或者在十八岁后加入中国国籍,成为中国的一个传奇人物……但是一切都在十八岁定格了,然后上天让我遇见了你。

我整个十八岁都像裹在蜂蜜里的樱桃派,尖锐和刻薄被奶油覆上,也显得有些可爱,许多高亢的时刻都在遇到你之后,做出选择也是因为你,更多的幸福和充实也在于你;像在落日晚霞草坪上躺了一年,没有什么着急的,火山在远处迸发,我一翻身就可以抱住你。

我其实猜到了,你会在这里生活继续生活,所以在钥匙打开老旧的门的那一刻,我没有感到诧异,诧异的是你儿子的出现。

我无视他同样的诧异,开始打量屋子,一点变化都没有,让我回到了十年前用诺基亚手机的那个时候。透过窄小的客厅,看到卫生间毛巾架根部生锈,透出一圈圈黄渍,上面只有一大一小的毛巾,底下还有着“港桥市纺织厂成立40周年纪念”的红色花体字,也不知道你家里有多少条这样的旧毛巾。

我的心突然放松,我知道,你没有男人。

我在阿正复杂的目光中告诉他,“我叫景时,是你妈妈的朋友。”

我为什么能确定阿正是你的孩子呢,他和你长得并不像,他的大眼睛和黑皮肤一定都来自于他的爸爸,但是他警惕的眼神和紧抿的嘴唇,让我看到了小小的你。

你的教育很成功,阿正展示出了同年龄段少见的冷静,虽然焦急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我看着他紧皱的眉头,想着电话对面的你的样子。

我当然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急促又窘迫,趴在地上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小狗。你的长发顺着两侧散下去,露出洁白的脖颈。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你在偷东西,看着你红着脸跑出去后,笑了笑,等着售货员拉着我的胳膊说你还没有付钱的时候,我的笑容变得更大。

你真有趣。

所以我在发现我的前桌是你的时候,忽视了周云峰的问题。

阿正在写英语作业,他侧着头,略长的头发垂下去挡住他的脸。我和他说,你当时英语很不好,但是他没有理我,一个很有个性的小孩,我笑笑。

你当时被英语老师拎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任凭老师怎么问,你都没有说话。低头安静地站着,夏风吹起你略短的校服,阳光下若隐若现,是洁白而又窄小的肩带。你的沉默把老师逼急了,破口大骂让你坐下,下坠的动作露出你纤细的一节腰肢。你似乎没受到一点影响,只不过把头埋得更低了。

我意想不到的是,你竟然也是体育生,专项是女子长跑。

果然,体育生没有什么好学生,不然你不会在我的注视下,蹬上桌子,翻出围墙逃学,只留下隐藏在裙摆的阴影下圆弧形的洁白底色,让我朝思暮想。

然后我捡到了你的学生卡,上面的你皱着眉毛,像是被逼迫照相的一样,你五官都是小小的,揉在一起,迷人极了。

沈槐南,我摩挲着这三个字,这个名字和你的气质很相符。

我本来还想和阿正说点什么,陈宏宇来了,他看到我之后,整个人就像停滞住了一样,眼中的惊愕一览无遗。他老了,变黑了,眼角的皱纹让他也逃不过岁月。阿正一见到他就跑了过去,嘴里喊着“干爸”,他溺爱地摸着阿正的头,但是眼睛却看向我。

他给阿正带了文具礼包,告诉他当了小学生要好好学习,阿正很开心,跑到一边拆包装。

他挑了一下头,示意我出来。

他在前面走,我跟着他,九月的港桥太阳还是很足,光圈下他公安蓝色衬衫背后湿透成深色,汗碱像是一圈白色的湖泊。他找了个荫凉地,从后兜里摸出一盒烟,递给我一根,我扫了一眼牌子,很廉价,要是从前,我是不会接受的。

他给我点上火,我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蒙蔽了对面小作坊的招牌,大红大绿的字就像是白日的焰火。

陈宏宇问我怎么回来了,我说我想你了。他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轻笑了一下,看到他的目光瞥向我的手腕,那条猩红的疤痕一定很刺眼。我说,你怎么过我就怎么过。他又没有说话,在白烟不停起伏中,我似乎听到了他的叹气。

他和我解释了你失败的婚姻和那个毕业就抛弃你出国的男人,他说地很委婉,似乎在极力为你辩解和袒护,眼神似乎还在躲闪中扫向我,我笑笑,把烟头丢到地上,用脚碾灭,其实我并不在乎。

我想结束这个话题,我问他,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他愣了一下,说,“是在港桥一中的网球场?”,我摇摇头,说,“在你爸的派出所里。”

刚回国的时候,我和裴子君那帮狐朋狗友天天过着逍遥生活,裴子君当时已经保送港桥大学,而我只不过是个回国休整一段时间的华侨。开学前一天,我开着我舅舅的淘汰的奥迪A6,在老北城倒车时和一辆桑塔纳出租车碰了一下,虽然我们未成年开车不对,但那司机明显也是讹诈,找到交警,拽着我们去了派出所。

陈宏宇刚和他爸陈建国吵完架,陈建国白背心外面披着公安蓝色衬衫,怒气冲冲大步流星地走来,我看到他全是褶皱的皮鞋配红色长袜,上面有黄色福字的时候,情不自禁讥笑了一下。

他看到我们的时候,似乎是把对儿子的失望全都转移在我们身上,他语气很不耐烦,甚至带着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他吐出了好几个问题,“叫什么?多大岁数?哪个学校?家住在哪里?”一连串的质问中是遏制不住的怒气。

我拦住不屑的裴子君,上前一步,说,“车是我开的,我是美籍华人,有国际驾驶证。驾照和归国华侨证都在车上,现在可以去取。”

陈建国之前盛气凌人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去,像我们这样的孩子,他们并没有资格以家长的身份来对待和评价我们。他不过象征性地教育了几句,嘱咐我去换考中国驾照,然后跟那个司机说了说私了,那个司机还不饶人,明摆着是要钱,被裴子君塞了五百,才隐藏不住勾起的嘴角,走掉。

我就在出门之前,看到了陈宏宇,一般的男孩,廉价起球的T恤,肥大的短裤和一双人字拖,吊儿郎当地坐在陈建国的办公椅上,眼中吵架完后的怒火还没有熄灭,像是一头刚刚被放出来牛犊。

我没多看,我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

我又接过来一根烟,谁能想到,此时此刻,我正在和他在这样混乱又破败的地方,抽着廉价的香烟。我弹了一下烟灰,问他现在过的怎么样,他家人呢?

他说,姑姑还是老样子,陈建国辞职后做货车司机,姐姐陈晓桐调到分局里,自己前年结的婚,媳妇也是公安的,怀孕五个月了。我问他现在还打球吗?他告诉我,他上大学时候教学生打球赚赚生活费,上班忙了就不怎么打了。我点点头,对话陷入了沉默。

立交桥下面印了一大片的水,风摇动路边混着土黄色的树叶,公交车发出短促闷响的刹车声,街边餐饮店的人擦着流汗的脸进出,夏天的老城北给人一种虚无的压抑。

他轻微地咳嗽了一下,等到烟头燃尽,他才开口,像是等待着某个仪式,他说,“景时,过去的事……”

我说,“提那些干什么?”

他说,“其实这都是上一代的事,但是……”

我说,“我理解。”

他又说,“我们要争取的东西不一样。”

我转过头,笑着说,“陈宏宇,你现在挺会说的啊!”

他不再讲话,我抽完最后一口烟,说,“其实我也挺佩服你的,选择和你爸爸一样,考港桥警察学院,还有,我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愣住,没有什么表情,单薄眼睛里的东西我看地一清二楚。

回去的时候,阿正再看电视,直播美网的四分之一决赛。我坐到他旁边,沙发一下子陷了进去。我告诉他,我曾经也在这个球场里打过球。阿正转过头,第一次用打量的眼神看着我,他一定在想,没有留长发的运动员。

我说,“你要是喜欢网球,我可以教你。”他没有理我,随即把电视调到了动画片的频道。我瞥了一眼他紧抿的嘴唇,他真可爱,和你很像。

狭小的客厅里只有两只搞怪的熊发出的声音,尖锐而刺耳,我百般无聊,只想着你能从门后出现。

突然,阿正问,“你是我爸爸吗?”他的眼睛还在盯着电视,没有看向我。

“我不是。”我说。

阿正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仿佛刚才的对话不存在一样。这样隐蔽的早熟让我有些心堵,我站起来,问他饿不饿,我去给他做个面条。

我走到小橱柜旁,翻了几个抽屉,发现了半包挂面;打开小冰箱,里面很整洁,鸡蛋一个挨着一个地放着,我取下一个,回头看了一眼阿正的后脑勺,他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毛绒的小脑袋一动不动。

夕阳从玻璃上射入,整个房间笼上一层黄色,多了复古的感觉。我的目光落在台面上的那个陶瓷缸,白瓷蓝边,磕坏的地方露出黑色的痕迹,古早的画风是纺织厂的大门旧址,下面依旧是红色花体的“港桥市纺织厂成立40周年纪念”,这是承包了你我青春最难以启齿的记忆。

延伸阅读

天命剑帝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youdexiu.cn/d7cl.shtml
谢莎攀着墙壁的手指收紧,指节僵硬发白。“卡尔,你……我现在不想见你……”谢莎知道自己

火影之超神变种人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youdexiu.cn/aj3r.shtml
起初卡尔很不喜欢克拉克,理由也简单,人们一般是不会喜欢一个和自己相差太大的人的。他从

网王之伴你左右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youdexiu.cn/g3ia.shtml
一年以后林枫一身黑色劲装地在山间跑过,不远处的的院落已经依稀可见,一年前他和老师祝平

反愿望系统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youdexiu.cn/u6h2.shtml
第二章狼临风波亭狼七的魂魄身在时空隧道之中,七彩的力量涌来,将他整个魂魄包裹起来,这

都市之超级农场奶爸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youdexiu.cn/ngje.shtml
天界原来是这样的。苏宇是个特种兵,死后到了地府,阎王察看了下生死簿,说:“你上辈子做

农女福妃别太甜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youdexiu.cn/puo.shtml
第十章、放心※万仞深渊之下,浓黑的海域像是一汪死去多时的亡灵之海,即使在不知何处来的

极星降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youdexiu.cn/as5f.shtml
望着这漫天的红焰,杨舒恒终于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那具骷髅有如一座大川,紧紧地朝着他压

混沌星主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youdexiu.cn/ytt6.shtml
“我是不懂,可我..我就是有些....有些不痛快罢了”安然有些委屈她实在是替玉溪不值

界之轶事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youdexiu.cn/gcyu.shtml
晋.江.独.发第九章婚宴进行到中途,陆云逐已经醉得找不着北。两位新人挨桌敬酒时,他代

苍莽传奇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youdexiu.cn/uedy.shtml
山城的**氛围并不突出,远远比不上北京和上海,连隔壁的兄弟成都也比不上。不过,幸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医枭妃在线阅读第9节

    何策揉揉额角,心中郁闷极了。师兄、师姐们都不在,偏就把这个难缠的小子留给他来处理,真叫人头疼。偷瞄一眼忐忑焦急却犹豫着不敢开口的俞亦浔,何策犹豫再三,还是把实情告诉了俞亦浔。“宗主决定要让阿星去修习丹道,今日起,阿星便要到你吕师叔那里去,这会儿大概是在重筑根基,没什么需要你担心的。”“修习丹道?”俞

  • 天神红包群在线阅读第7节

    “自从获得它以来我的经验条再没动过,所有的经验都被它吃掉。无论我怎么努力练级,它就像一个无底洞,怎么都填不满。”凤轻舞的声音在颤抖,满是后悔。“呵呵,我也只是垂死挣扎罢了!明明试了那么多次,无法丢弃,无法交易。”牧寒默然了,凤轻舞的想法他能理解。因为自己拥有宠物,她想再一次尝试一下,看看能否摆脱魔咒

  • 恶魔之神级契约之进化!【求收藏!求鲜花!】

    张衡疼得浑身都颤~抖不休,随着痛苦越来越加剧,他的表皮开始变得透明起来,从翠绿色慢慢变得暗淡,向着枯黄发展而去。很快,甚至都能看到他表皮内里的躯体都已经错位了,这是外壳已经褪~下的表现。最后,张衡遵循着来历未知的本能,试着撑开背脊,接着就像是肌肉壮汉撑破衬衫一样的感觉,他从背脊上的破口处,一下子挤了

  •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哎哟哟哟,疼疼疼……您轻点儿,我交,我交还不行吗……”那小偷被陈青踩得狠了,痛苦哀嚎着,“那啥,您先放开我成不?”见他态度诚恳到就差对天发誓了,陈青这才慢慢松开脚,而后松到一半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重重地踩了回去,把那个试图爬起来偷溜的小偷磕地上疼得够呛。“哎哟我的妈,姐们儿您轻点儿……”眼看着周围

  • 踏天争仙二公子

    当姜楠跑进vip接待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刚才嚣张无比的那个保安掏出了警棍,就要追出去,同时还拿出对讲机喊:“都集合一下!有个疯子闯进陈经理的办公室了!”杜鹏飞紧张的说:“喂,那小子是精神病吧?”“可能是……”保安点了点头。他额头都冒汗了,事实上他都已经慌了,发生这件事完全不在他的预料当中,到时

  • 只想当文豪怎么破?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十章·母蜘蛛(一)司马龑没有说话,看着城垛原里位置上留下的缺口。只见凹凸不平的断面上,粉末微颤,并传来几声“哒哒”。“喀拉”,一只手指粗细的毛脚自内破开断面。“喀拉喀拉”几只毛脚几乎同时拓开洞口,一只巴掌大小,浑身幽青青的蜘蛛自洞中翻身而出。饶是佘凤天以蛇作指,见了这蜘蛛,仍不免心里发憷。“这里是

  • 前方神魔出没在线阅读第四节

    信国公府惊鸿院,伴随着秋风起,郁郁葱葱的庭院里渐渐响起咳嗽声。咳嗽的是一个看起来与季景西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一头墨色长发潇洒随意地系在脑后,只用一根缎带固定,随着咳嗽带起的震动,几缕发轻飘飘垂落鬓边。少年面冠如玉,星眸似幕,俊美疏朗,双唇苍白无血色,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久病沉疴的虚弱。明明是秋老虎肆

  • 火影:我转生了千手一族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去看看他,万一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那可就完了。”洛依瑶内心着,悄悄的跟在林枫身后。看着林枫一个人在门外孤独的抽着香烟,洛依瑶内心怪不好意思的,说;“林枫,刚才是我不对,把你的画弄坏了。我晚上给你做饭,补偿你好不好,我做饭可好吃了!”“真的好吃?”林枫眼前一亮。“对呀。”洛依瑶点头,一副非常有自

  • 末路神使一鸣惊人

    春寒依旧被风刮的到处肆无忌惮的散播着它的气息,池家的校场没有了往昔的“嘿哈”练武的声音,却是换来不时的阵阵叫好。整个池家校场也是撑起了十几米长宽的擂台,擂台之上两道身影来往交错,时不时的一声呼喝也是带着阵阵拳风或是腿风的呼啸直扑对方。今天就是池家的擂台赛,池家的一干人等都是悉数到场,即便是池中麟的那

  • 海贼世界的体术至尊第5章在线阅读

    叶笑对林天的仇恨忽然的一下蹦到了极点,可又忽然得消失了。毕竟,这一世。林天没有拿到戒指,那便没有杀了叶笑的理由,是不是两个人就会没有交集。是不是只要不去河北基地便不会死去!上一世的叶笑的仇人是上一世的林天,而这一世的林天并没有对叶笑抱有杀戮之心,所以便算不上仇人这一说了!但是,绝对不会给他们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