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最后一个造物主之弑友(上)(10)

作者:扁担一号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这,这•••岂••••••岂不是又要死人!”一位脸容黝黑的汉子,大着胆指着地上明晃晃的刀道,汉字此话一出,人群中传出惶惶的神色,声声的细语交杂不已

“哼!”赵管事的不满,打断众人嗡嗡一般嘈杂不已的议论,赵管事看了眼地上的单刀,抬起眼皮望着脸上满是惊疑不定的人们,眼中玩味的意思很浓“赵某亦不想如此••••••

“要怨,就怨你们自己运气不好······怪不得我的!”

“死一点人也总好过将此事上报给门主知道,到时候恐怕连我,也保不住你们这群人的小命。”

“如果不是怕一下子杀死你们这许多人,在奉天城会对我董家造成些不必要影响,到时候出了些什么不好的谣言,会影响我董家为门中吸纳新成员的任务,你们以为我会花这般多的心思去搞这些花花的肠子不成!”赵管事悠悠的吸了口烟,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你们也可以不同意,不过~!赵某相信,此刻这里不会有人做如此愚味的决定。”赵管事望了一眼包围着众人的陌刀卫,下巴轻轻的一挑,陌刀卫们眼神纷纷一凝,脚步若有若无的向前移上了些许,造成了一种似要迈步上前的错觉,吓得本以退缩成一圈的众人下意识的向后一缩,使得每人原本已经狭小的空间变得更加狭窄起来了。

“是生是死,你们自己挑吧!”赵管事这其中的语气与意思听得让人发冷

他边抽着烟,边望着众人,半眯着眼似乎在享受着烟的余味,却不露半点声色念道“若这群人交手,我就能从中瞧出他们每个人的武功套路,亦可以从中知道他们的来路,同样亦可分出他们实力的高下,虽然明面上是在寻找潜伏的高手,但董老爷他自己也说了,他的怀疑亦不真确,这其中到底有没有高手?说不准啊••••••。”

“不过倒可以借此,敲打一下这群莽汉,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听话!”

赵管事半垂的目光往人群中一扫,恰巧望到苏华与向水福正在细声的交谈,眼珠子一转,脸上嘴角一翘,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开声大喊道

“第一场,苏华对向水福!”

“什么!”苏华瞪大了眼睛,微微张开了口,定定的望着场上喊话的赵管事!对手是向•••向大哥,这••••••这怎么可以,不可以的!

身旁的向水福亦是同样的表情,目光定定的望着苏华,满脸不可置信。

赵管事,带着深意笑着这二人,向水福此人我是知根知底的,但苏华这小子,这个把月倒是奇怪得很,拿他来试试也无妨。

“不过这二人素来交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下得了手”

赵管事看着二人欲言又止,又不忍下手的模样,不禁露出可感兴趣的目光“这二人的比赛,也算是个不错的余兴节目。”想到这不禁咧嘴一笑。

一念之间,望着二人久久未要上场中的动作,赵管事蹙眉道“怎么,还矗在哪儿干甚么?还不快快过来比试。”

向水福定定的望着苏华尚带稚气,清秀的相貌,黑亮的眼眸中带着涉世未深的目光此刻却斥满惊骇的眼神,向水福不忍的把头侧过一边,眉头紧皱着,想了想又松开了眉间,小心看了赵管事一眼,对着赵管事双手作揖,身子一躬身到底,鼓起了勇气,声音中却带着迟疑着道“赵管事,可否•••可否,另外换一人。”

“哦~!”赵管事的手指饶有兴趣的摩挲着光滑的楠木烟杆“还没入门就要向我们刀绝门提要求了。

声音中的冷意寒了数分“你胆子真的是不小,难道,你以为此处是在街市卖菜,能让你讨价还价不成?”

向水福抬头看了眼赵管事,皱着眉头,肩膀微微颤动,作揖的手紧紧的用了力,发出嘞嘞的声响,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鼓着胆,恭敬的问道“管事大人,念在我在码头工作了这么久,可否卖个面子让我与苏华单独说上几句话?”

听到这话,赵管事幽幽的吐出嘴中的烟雾,目光定定的注视着向水福,看得向水福心中一片发麻,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赵管事目光中泛着思索的神色,瞧了一眼二人身后的陌刀手,好半响。

赵管事才对他开口道“好!今日你就别怪我不念旧情,就许你们一盏茶的时间,有什么就好好交待吧!”

听到这话向水福紧绷绷的胸膛不禁松了一口气,但心里依旧瘆得慌,赵管事伸手一指对着二人身后的陌刀手示了示意,两个陌刀手不动声色间走到了二人背后,手上的陌刀一动,用刀尖怼着二人的背脊,阴寒的刀锋虽然不是紧贴着二人的后背,但苏华他们依旧把背脊绷的死死的,在陌刀手的督促之下,二人走到了一旁。

向水福环视四周一下,脸色凝重道“苏兄弟,看来今日。这一战实在避免不得。”

苏华眼珠子往左右纳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望了望身后的矗立不动的陌刀手,缩起背脊用仅仅二人听到的声音道“向大哥,你看能不能••••••”用两根手指不断摆动比出了一个人正在行走的姿势。

看到苏华比划的动作向水福不禁愣住了,他同样小心的望周围看了看,想了想,随即摇摇头细声道“如今我们在董家的地盘,纵然我们能逃出此处,但说不准这林子中还有许多的陷阱和••••••”接着用眼神望了一眼站在他们不远处的陌刀手

经向水福这么一提,苏华哪里会不明白,在这不明分毫的竹林里乱闯,与找死其事并无太大的分别。

向水福目中定定不动,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苏华望着向水福的动静,并没有开声打扰,良久,向水福不禁怅然一叹,摇了摇头,苦无头绪的道“你听着,此次是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能逃出此地了,事关生死,纵然你我交情不浅,我也会,也会全力出手,我也希望你不要留手,用尽本事。”

听到这苏华的肩膀一震,拳头攥手心,虽是浅浅的指甲却切得手心发痛,低着头嗫嚅着“向大哥••••••我••••••我下不了手。”

听到这,向水福眼中一湿,眼中亦变得晶莹,刻意的闭上了眼睛,却没有留下半滴水花,抓住苏华的肩膀,苏华感受的道肩膀上重重的力度,向水福一字一句凝重的说道“这是生死,不能有情,你若下不了手,死的只有你。”

“只是,你要记住!你苏家只有你这么一根独苗,你若死了,你苏家就绝后了,你九泉之下怎么面对你爷爷,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向水福重重的摇着苏华,苏华听到向水福这一句话。

仿佛烙印一般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之中,重重的打入心里,这句话反复的在脑海中回响“九泉之下怎么面对你的爷爷••••怎么面对你的爷爷••••••••”

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苏华整个人呆立了半响,什么不忍都让他见鬼去吧!我仇似海深,血比天高,确实不能行妇人之仁之事,我要活下去,眼中的神色从不忍变得果决对着向水福道“向大哥,我知道了!”只是手上的拳头却握得更紧而颤抖着。

“这就好了”向水福脸色放缓,却重声道“你听着,哥哥知道你的本事不止这么多,说不准我不是你的对手。”

听到这话苏华低着头“他果然瞧出了门道”默言不语。

“倘若我死了,奉天城中的杏香楼我有一相好在里面,名字唤作云星,你将来若有机会,就替我将她赎出来,她若问起,你就说我向水福没有这个福分,不能好好的照顾她,叫她••••••叫她••••••”

“另寻良人••••••嫁了吧!”

顿了顿,向水福略显不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开声道“倘若••••••倘若她没有问到我。”向水福叹了口气,尽显无奈,“你就不必提起我了,若能如此,想必这是最好的,这样一来,将来她亦不必有所负担,露水遇花只一会,这一切就当我从未在她的命中出现过一样,这样一想,也••••••蛮好••••••蛮好的••••••”目光中落寞的神色尽显。

听到这里苏华仿佛听到能听到向大哥的落寞,低垂着眼睛,不语的点了点头。

“哎!对了••••••兄弟你可有什么事要嘱咐,倘若你••••••我也能帮你完成,这样对你我亦公平,也能问心无愧!”经这一问,苏华脑海一震。

脑中却浮现爷爷对他说起被人算计的经过,害你的人往往就是在你最不刻意之间,警惕性大冒,苏华强忍着要把自己是修仙之人的想法说出,不动声色的说道“向大哥放心,我若没死,一定帮你把云星姑娘赎出来。”

黯然中低着头,令人看不到的垂下的眼皮,眼珠子在底下躲闪着,略有心虚道“只是我苏家,现在只剩我一人,孤身一人了,了无牵挂,实在不知有何可以托付!”

向水福一听,同样默默。

“喂!时间到了,上场吧!”二人身后的陌刀手催促道。

苏华无奈的与向水福走到场中同时捡起地上的单刀,重重的凭空用力一挥,锋利的刀锋破开空气,有力的发出嗡的声响,似声声说奈何。

向水福望着手中的单刀,刀身连柄,一握上手,就知道刀重达十余斤,五指重重的握紧刀柄,厚重的茧皮用力之下发出咧咧的声响,抬起头望着正独自看着刀背在愣神,脸上隐约还残留不忍之色的苏华。

“他还是太心软了!”

“但我不同,我还要活下去!”

“哈!”向水福大喝一声,双手握刀,大马流星的冲向苏华,对着苏华当头就是一刀,苏华被向水福一声大喝,吓得头脑一醒,双眼瞳孔猛地收缩,一道刀锋正在眼中逐渐放大,耳边还听到刀锋破空尖锐得发出呼的一声在耳边升起,吓得后背一阵凉意从背脊骨刷的一下升到后脑,头皮一阵的发麻。

此时此刻哪里顾得上什么忍心不忍心,本能拿着刀,刀锋朝上往头顶一举,嘭的一下,两刀交接,一瞬间火星四溅,二人一触即分,受到巨力的打击苏华的手臂居然承受不住,手臂被噔的一下压得一曲刀背打在胸膛之上,胸膛受力之下,使得他不由自主地蹬蹬瞪的往身后退出了数步。

苏华的手腕不自觉的扭了扭,刀间碰撞的余劲顺着刀柄往手臂蹿,过后整个手臂都酥麻不已,苏华惊讶的望着被砍崩了的刀口,又抬起头望着正调整着姿态的向水福,胸膛还在隐隐的泛着痛楚的触觉在胸间回荡,眼神不自觉的带上几分谨慎的目光“向大哥,好重的力度!”动作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了。

向水福雄壮的上身一晃,仅仅退了一步,目光之中满是果决,右脚一撑地面,后脚同时一踩,整个人又再次的冲上去了,而且这一次,比起上一次要更快更迅猛。

延伸阅读

莲美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nvqh.shtml
莲美化妆品经销批发的香港珀蒂化妆品、韩国木槿花化妆品、香港汉方御医化妆品、汉方御颜化

丝之园家纺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yk2e.shtml
丝之园家纺(香港达琳娜国内外生态纺织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培训为一体

OQOLIVE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gy5q.shtml
OQOLIVE助眠音箱(sound+sleep)产品细节信息OQOLIVE助眠音箱(

泰丰金属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xveo.shtml
泰丰金属材料地处广东东莞重镇长安,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是一家集金属材料销售、

爱家德福洗衣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6dm6.shtml
爱家德福洗衣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爱家德福”品牌集洗涤技术研制与连锁加盟扩展为一体的权

耐驰环保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gm23.shtml
公司主营:焊接烟尘净化器、多工位焊烟净化器、吸气臂、打磨工作台、油烟净化器、防旺油烟

彼微诗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aji7.shtml
彼微诗生产和经营少钱包,韩国饰品、钥匙扣链、时尚精品、韩国文具、地摊夜市精品货源、手

容桂荟宝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nufq.shtml
荟宝染整机械厂是一家生产经营染整机械、实验设备、测试仪器的厂家,具有多年的生产经验、

大肠包小肠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axsf.shtml
是台湾相当经典的小吃,岛内的居民和来自国内外各地的观光客到台湾旅游,大肠包小肠是必吃

杰克丹尼威士忌酒加盟  http://www.carhire-malagaairport.com/d24d.shtml
杰克丹尼威士忌酒通过整合产品供应链利用新电子商务的应用商业模式(m2b)为客户搭建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珍惜再生(欢乐颂)在线阅读第五节

    吕奇死死地将淑姜护在怀里,淑姜只觉天旋地转,口鼻被水呛得生疼。便是在这般混乱中,淑姜还是清晰地听到了一记吼声!这吼声不是水中琴虫发出的,是……从吕奇怀中发出的!淑姜脑海里闪过那枚飞熊玉佩,她急忙闭气,努力睁眼想看个究竟。眼前的吕奇似昏死了过去,一阵暗流涌来,吕奇禁受不住松开了手,淑姜急忙拉住吕奇的衣

  • 吃遍万界从麻辣丧尸肉开始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十章:暗流涌动刚才因为情绪太激动了,只顾着一拳打出去,没看清楚是谁。此时林云仔细一看,才知道哪个被自己一拳打飞的白衣青年,竟然是应雪城。应雪城捂着自己的左脸,呲牙咧嘴,过了良久,才缓过神来,慢慢站起,一双眼睛瞪着林云,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给我杀了他!”“你说什么?”舒武的声音传来。应雪城转眼一看,

  • 告诉勇者魔王在追他[无限流]第10章在线阅读

    除却慕千渊,其余四人好歹都见着了敌人的脸,现在也已陷入了苦战——当然,花游涧和绍子衿本也不会陷入苦战的,但他们在向萧梓鑫和薛商羽靠拢。而慕千渊和苏华灿这一组,除了最开始那一连串的狙击,竟是再没遇到任何阻碍。慕千渊和苏华灿都知道这情形不对,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一路狂奔。苏华灿搭了慕千渊一路的

  • 命运操控师在线阅读第4章

    “嗷……”大哥露出肚皮求饶了起来,策焱不予理会直接走向一边,等待着两个弟弟吃完嘴中的肉食。吃完肉块的小弟无怯走了过来,蹭了蹭二哥的身子,只是缺了颗牙比较滑稽,策焱起身呼叫让他们跟上,大哥也从地上爬起,屁颠屁颠跑了过来。裂缝谷好在和他们刚才的路线错开,这才躲避开了鬣狗群,四兄弟钻进谷内,策焱看着还是金

  • 金丝雀的秘密之拜师

    文敏一边领着她去住的地方,一边给她介绍小竹峰上的基本情况。“小竹峰上都是女弟子,人数不多,一共就五十多人,小竹峰上分东西两苑,姐妹们的住所和师父的竹居都在东苑,西苑是用饭的膳堂和平日里修炼的场所,也是平里姐妹们闲暇时聚在一起的地方。”沈亦言一边听着一边跟在她身后,虽然小竹峰名字如此,却一点也不小,她

  • 轮回之本源觉醒第九章在线阅读

    龙阙城,常年落雪不断,冰晶处处可见,在那城内边缘,一座山峰直冲云霄,瀑布飞流直下,轰隆隆的巨响声,在整片天空中回荡着,雾气弥漫。而就在那瀑布山腰间,有一座亭阁院落,此时,一道身影正在那亭阁之中抚琴。琴声之美,优雅传荡,引来仙鹤翱翔,随着几声鸣叫,更增添了几分仙气。山腰台阶之上,俏影疾驰,赫然便是那才

  • 超级打金工在线阅读第6节

    “神马是伪第七人偶?”“就是樱雪不是第七人偶!”樱雪瞪了霜冥一眼:“什么?”“你不是第七人偶吧?”蔷薇冷笑一声。“谁说的?”我伸出手:“那你把戒指伸出来看看。”樱雪目瞪口呆,许久,她才伸出手来,上面并没有戒指。“樱雪,你终于将自己的省份泄露出来了。”这个声音既不是蔷薇的,也不是霜冥的,是绯的可能性就

  • [网王同人]羽衣之强强联手

    凯瑟琳双手合十,抱于胸前做祈祷状:“伟大的自由女神将赐予你神奇的力量。请接受她的教诲!”一道白光将叶天笼罩后,立刻一闪而逝。系统提示:你已经转职为初级召唤师。叶天立刻看了下自己的属性。角色名:靠爽等级:20职业:初级召唤师雷霆斗士称号:无(附带属性:无)血量hp:5000魔力mp:3000物理攻击:

  • 灵岐大陆有刺客

    秦妩终于能出来,自然不可能一直在树林里溜达。湖上的宫殿有五座,逶迤延展至岸边。最右边的一座四面阔朗的凉殿,从湖岸树林这边绕过去,恰能进入。她沿着湖岸慢悠悠往前走。忽然间侧了侧头。看到七八个内侍拥着慕容伤,从湖心宫殿走出来。似乎要去办什么差事。这就对了,太监也是个正经职业,总得干活才是。每天晃着两只手

  • 灵气复苏我的东风集团之玉瓶.破碎)

    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与太白金星,三人将邪念逼出了体内,封印在了玉瓶之中,都已大汗淋漓、筋疲力尽。玉帝看向太白金星与太上老君二人,又看向远处喝道“来人”这时几名宫女走到玉帝近前,将玉帝、太白金星与太上老君三人搀起,玉帝开口道“将此玉瓶拿到王母的瑶池去,令无极战神严加看守,任何大神不许接近此玉瓶”一名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