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黄灯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金钟 来源:纵横中文网

陈尽欢走后没有多久,颜回来了,颜回说:“我说拖稿大王,新长篇最后一稿你已经拖了快一个月了,气走了三个编辑,还得我亲自上阵。”然后没过多久,颜回发现顾秋山有些不对劲,就问到:“怎么了你?”

顾秋山语气呜咽:“颜回,我和尽欢分开了,她走了。”

“怎么回事?”颜回问。然后颜回一转眼看见孤单缩在角落的肖恩。

“全都怪我,是我把尽欢逼走的。”顾秋山说。

“到底怎么了?”

“别问了,颜回,陪我去喝几杯吧。”

“好。”

颜回很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分开了,他看着顾秋山,一杯又一杯的酒往肚子里灌,这烈酒和哀愁的滋味,有谁能明白呢。

颜回就那样看着,心里也觉得不是滋味。他想给陈尽欢打电话,可是显示关机。

顾秋山终究还是喝醉了,他喊到:尽欢,不要走。

颜回拿起酒,出神地望着江面,船只来来往往,他看着顾秋山,嘴里苦笑:深爱了这么多年,你又是何必。

颜回把顾秋山送回家,扔到床上,然后给他找杯子给他倒水。颜回走到茶几跟前准备倒水的时候,他发现茶几下面压着一份病历,病例来自江城安康医院,病人被诊断为中重度抑郁,叫顾秋山。

颜回拿着那份病历看了很久,他想,顾秋山,这就是你和陈尽欢分开的原因吗?

后来,整整三天顾秋山没有去公司上班,打电话也没人接,颜回怕出了什么事,一大早就开车开到郊外直奔顾秋山的房子。

“顾秋山,开门,快点开门,我是颜回。”

没有回应。

“顾秋山!”

“快点开门!”

……

依旧没有回应。

要回想起那天从顾秋山房子里出来的时候,顺手拿了他家的钥匙,他跑回车里去拿,在包里翻了好久才找到。

门打开的时候,一股烟酒味飘了过来,颜回跑到楼上,推开顾秋山的房门,发现地板上散落一地地酒瓶,还有零零散散的烟头。他看见顾秋山,他瘫在地上,抬头望了一眼颜回,他说:“颜回,你来了,陪我喝几杯吧。”颜回很冷静,他说:“你连命都不要了是不是?不就是抑郁症吗?又不是他妈的什么不治之症,就因为这样你把陈尽欢逼走了,你赶紧振作起来,公司不能没有你,陈尽欢也不能没有你。”顾秋山错愕地看着颜回,他说:“你知道了。”

“不小心看到的。”

“你别告诉她。”

“我知道。”

“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我们和《scenery》合作的一个项目,摄影师换人了,不是陈尽欢,她好像……”

“怎么了?”

“她好像辞职了。”

顾秋山挥起拳头,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你到底怎么了,是压力太大吗?”

顾秋山摇摇头,说:“你还记得我的第二本书吗,出版后被指控抄袭,给盛言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后来盛言败诉,赔了一百万,所有人都觉得我虚有徒表,除了你和尽欢,那本书我写了一年多,废了很多心血,直到发生了那件事,我颓废了很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对自己的能力都深信不疑,居然有一天被别人指着鼻子说我抄袭。原来我也有这么在乎别人看法的时候。那以后,我渐渐坠入了深渊,我害怕面对公司,面对你和尽欢,也害怕面对电脑,那之后的很长时间,我没有再写什么,我感觉看不见光了。”

“抑郁症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嗯。”

“自己一个人去治的?”

“嗯。”

“你瞒了所有人?”

“是。”

“有过自杀的念头吗?”

“有过。”

“你自己扛得住吗?”

“扛不住也要扛,难道我要让我最亲最爱的人陪我一起低落吗?”顾秋山在心里苦笑一声:呵,顾秋山,你这个谎言撒的不错。

“顾秋山,你出去走走吧,我们随时联系,我决定了,给你放长假,去走走吧。”

“解约吧,颜回,我想退出,不想再写了。”

“你下定决心了?”

“嗯。”

“你打算去哪里?”

“大理。”“苍山洱海是她的向往,我们说过一起去,可都因为太忙,没有去成。”

“你是说她可能去大理了?”

“可能吧。”

“你要去找她?”

“不是。”

顾秋山缓缓从地板上站起来,说:“颜回,我真要走了。”

“合约保留,你走吧,我在江城等你回来,记住,顾秋山,我看的人不会错,笔不能停。还有,把陈尽欢追回来吧。”

顾秋山无奈地笑笑。

颜回说:“打算什么时候走?”

“再等等,等我把一切都安排好。”

一个月后。

云南大理。

苍山洱海,阳光很好,来来往往的旅人很多,大多都是**,这样的好天气,微风吹拂,有多少人在这样的日子里许下诺言,不负苍山和洱海,不负春光和微风,当然,也不负你。

这是他们曾经约定好的地方,在这里买一栋房子,时间安安静静的,阳光暖暖的,那个时候他们一起抚养孩子。

可是,他们没有等到结婚,没有等到孩子降生,就已经分开了。

就是在大理的时候,顾秋山把最后一稿交了,颜回随时告诉他新书的进度。两个星期后,顾秋山新书上市,依旧卖的不错,拿下了不小的销量,还获得了一个传媒奖项。

颜回打来电话,说:“新书反响很不错,如果暂时没有出新书的计划,你就在大理安心养病散心,我就安心去培养公司新来的几个作者,和你合作的几个编辑都希望你能有一天回归,公司已经对外界宣称你暂时退出了,陈尽欢的去向,我一有机会一定会查,不该散的是不会散的。我就说这么多,顾秋山,你给老子好好活着。”

挂了电话,顾秋山安静地坐在洱海边,湖面的风迎面吹了过来,他手里拿着

酒,喝了一罐又一罐。

无可阻挡地,往事还是过来了,像夜色里翩翩起舞的飞蛾,朝着光亮,成群结队地飞来。那就是吧,闪亮的陈旧的日子。

“去大理吧。”她说。

“大理?”

“是啊,顾咩咩一定会喜欢的,苍山洱海,阳光很好,就让顾咩咩在那样的阳光下长大吧。”

“那他会不会晒黑啊?”

“不会,顶多和你一样。”

“你是在嫌弃我吗?”

“当然不会,秋山这么帅气,颜值撑着呢,再说,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最好有个院子,就交给你打理,种种菜,养养花,有个水井,夏天的时候可以和咩咩一起在院子里玩水。”她又说。

“好啊,不如我们再养一条狗吧,养在院子里,让咩咩陪它玩儿。”

“不。”

“为什么?”

“孩子都没有时间养,还养狗,到时候你也住进狗狗的屋子里好了。”她看着他,眼睛瞪的圆圆的。

他笑了,觉得她可爱,侧过头亲吻她,她扭过身子搂住他的腰身,头贴在他的胸膛,在那个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她听见了他的心跳。他伸手抚摸她的头发,然后亲吻,窗外的天气晴朗,时间好像注了铅一样沉重,缓缓而行。

从回忆里脱出身来的时候,顾秋山回到了旅店,顺着楼梯爬到了二楼,他浑身的酒气遮盖住了草木的芬芳,其实他没有喝太多酒——他一直努力控制自己的酒量。他打开门走进了房间,脱光衣服走进了浴室,花洒被开到最大,水流很快就覆盖住他的身体,他闭上眼。

披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碰到床,他倒头就睡了。

而此时的陈尽欢,刚刚来到洱海边。

她的头发长长了些,没过了肩膀,被微风轻轻吹起。

他们同在一座城,他们没有相见。可相见了又能怎么样呢?那都是从前了。

也曾经在一起过,她很轻易地被他追到。他们曾经立下誓言——那是苍山洱海的重量。不过到如今,恋人不再,誓言幻灭,曾经就是曾经,也许应该忘了,也许应该深深埋藏了,也许应该假装释然。反正,回不去的都是从前,回不去的,都不应该被谈起,就像如今,苍山和洱海,也都只是他们一个人的而已了。

第二天天刚亮,顾秋山醒了过来,窗帘忘记了拉上,所以有光线透射进来,他的眼睛微微张合,他看见了一些微小的尘埃在白光里飞舞。他穿戴整齐,他倒了一杯水吃了药。水杯刚刚放下,颜回就来了电话,“秋山,你在大理怎么样,公司想给你的新书举行旅签,会去七个城市,我待会儿把计划安排的电子邮件发给你,你不用急着回复我,顾秋山,我想了想,你的签售我全程陪同。”

顾秋山说:“你让我想想。”

颜回在电话那边说:“嗯,我等你回复。”

挂了电话,他突然想起来他抑郁症确诊的那一天,医生和他说,让他多和自己亲近的人相处,抑郁症可怕又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你们需要陪伴,我们可以说抑郁症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乐观积极的人都和它不沾边。年轻人,事业有成,你要走的路还很远,你要慢慢好起来。走出医院的时候,顾秋山抬头看看天空,他无奈地笑笑,其实,不仅是抑郁症才让他变成这样,或许说,他觉得那远比抑郁症可怕。

大理的天气依旧一如既往地晴朗着,起风的时候,树上的花瓣便悠然地飞起,翩然如同飘雪。任阳光照射,也不融化。于是风中就充满了春天的味道,让人沉醉。

顾秋山把签售计划抛之脑后,每天过着安静的生活,他每天都按时吃药,有时睡眠来的很快,有时候依旧会失眠,他努力让自己克制住对酒的渴望,又把香烟都扔进了垃圾桶。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他宁愿一个人辛苦地扛着,他不愿意看见陈尽欢为他担心,于是他自私地做了个决定——他和陈尽欢分开,从此两路人,而这场分离,他只用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多么匪夷所思。

此刻的顾秋山,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在街道上走着,街道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各色的伞下各色的人。阳光把伞和地面都烘烤的暖暖的,这里的人们生活节奏很慢,在苍山洱海的保佑下,世世代代,安然一生。

街边饭店里的人们慢慢吃喝,侃侃而谈。

然后,他看见了她,陈尽欢。她从不远的街角拐过来,伞上绣着他的名字,顾秋山的伞上绣着她的名字。那时候的他们说,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可能和伞有关吧。

她缓缓地走过来,而他则有意躲避,他放低伞檐,遮住自己的脸,慌然地和她擦肩而过。

“妈妈,你看,那把伞上有字,陈—尽—欢,对不对?”一个在妈妈怀抱里的小男孩指着顾秋山的伞说。

“嗯,宝宝真棒。”

声音传进陈尽欢的耳朵里,她转过身,看见了那把伞,她知道伞下的人是他,她没有追上去,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落荒而逃。

顾秋山拐进街角,他背靠着一面墙,他的心跳加速,胸口一阵疼痛。他丢下手里的伞,缓缓蹲下身子,疼到深处,他嘶吼起来。陈尽欢是他的心病。

大理的夜晚很安静,晚风吹出好长一段距离,顾秋山从垃圾桶里捡起被扔掉的烟,他抽出一支点燃,他倚着阳台的围栏,忽明忽暗的一点红,烟雾缭绕。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掐灭了手里的烟,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接听:“你好,请问你是……”他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他听见的声音夹杂着哭腔“秋山,我好想你。”他愣了愣,说:“陈小姐,我想你是打错电话了。”

顾秋山,为何如今你却冷似刀锋?

“我迷路了,打不到车,手机也没电了。”陈尽欢开口。

“你在哪里?”顾秋山问。

“我不知道。”

……

顾秋山披着外套冲出了旅店,按照陈尽欢的描述开始四处寻找,他跑过一个个路口,一条条街道,他穿过夜晚零零散散的行人,晚风依旧吹拂着,灯光到处都是,最后,他拐进了一条寂静的街道,隔着大概几十米的距离,他看见了她,她抱着膝盖蹲在路边的电话亭旁。他就那样远远地看着他,然后慢慢走近。她看见他走了过来,她站起来,跑过去紧紧抱住了他,她抑制不住的眼泪开始肆意地流淌,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双手悬在半空,然后又放下,他没有抱住她。

他说:“我送你回旅店吧。”

她没有听进去,她说:“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他没有回答。

“我求你了,你告诉我。”她声泪俱下。

他轻轻地把她推开,说了句:“陈小姐,我很抱歉。”他好像下定了决心。“回去吧。”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他,他努力做到无动于衷,他逼迫自己千万不能心软。

“陈小姐,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她“嗯”了一声,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陈尽欢说出了旅店的名字,顾秋山从手机里翻出地图,按着路线带她回去,一路上,他们都沉默着。

“我到了。”

“那我先回去了。”顾秋山说。

“那个……今天麻烦你了。”陈尽欢轻轻地低下了头。

“没什么。”

他转身离开,路灯的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她也转身走进了旅店,没有在回头看他。他走着,他知道自己的眼泪流了下来,风吹散他身上烟草的气息,也吹干他脸上泪水的痕迹。而此刻,陈尽欢在楼道昏黄的灯光下,缓缓坐下来,埋头痛哭。

此夜的春风沉醉,此夜的道路纷乱,此夜又是无眠。兜兜转转,纠缠不清的也清楚明了。大概是因为忘不了吧,那些闪闪发亮的旧日时光,怎么说忘就忘?那就带着记忆互相折磨吧,哪怕不能终老。

延伸阅读

帝国学院修仙系[星际]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bl114.cn/sene.shtml
钱氏酒楼,三楼雅间:杨思儿推门而入,方才她坐的那个位子,此时正端坐着男人。她走上前屈

bts太过甜蜜[JIN]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bl114.cn/x7zb.shtml
直播,一个自从出现,便饱受争议的行业。一方面,这个行业以其独特高互动性的特点,受到了

你好吗,林医生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bl114.cn/aw3l.shtml
面对这种要求,作为一个单身二十年的小处男,又穷又没什么的前途的我要说没有半点动心那是

别欺负我老实之蛇仙(4)  http://www.bl114.cn/b3wr.shtml
杨芷菁再往前走,下面就是悬崖峭壁!她往下一看,雾气弥漫,深不见底,令人头晕目眩,心生

综穿影视见男神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bl114.cn/dwvj.shtml
舞厅里那对璧人舞得很和谐,难道这也是看资料能学会的?纪靖华可以肯定的是,这舞技至少不

[家教]彭格列Ⅹ世(纲云)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bl114.cn/gfrp.shtml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她这是脚崴了!怎么办?望望通往福山村的蜿蜒

義与天下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bl114.cn/gbb5.shtml
恭喜托尼·史塔克使用宝贝球将兼职的半野生奥莉收服。翌日。奥莉来送餐的时候,托尼发现早

全宇宙最可爱的人之我的夫君们  http://www.bl114.cn/opo.shtml
刚入夜。偌大的宫殿内,轻纱飞舞,围幔飘摇。檀香木桌上的香炉,正不断飘出丝丝缕缕的烟雾

但,我颜值高!信仰点数  http://www.bl114.cn/ucb3.shtml
白泽现在没空搭理她。他想一个人静静。闭上眼睛仔细看了一眼仅剩的几个系统功能,悲催地发

[综]神奇直播间第六章  http://www.bl114.cn/s05j.shtml
她记得昨天那座建筑物是在……?少女抱着乖巧趴在她怀里的小白虎往昨天的方向望去,但是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宋昏君系统同桌

    我同桌好像还不错,但我又碰到了“坏人”。————————————《草莓日记簿》现在是上午最后一节课。郁西眠拿着笔一直没动过,人可以在两天内就换个性格吗?还是说有些人善于伪装?她盯着黑板上的字,一个知识点都看不进去,虽然现在她二十三岁,但还是有必要好奇一些事情的,有些事也可以尝试开口问。“岑余轩。”郁

  • [综]我姐黛玉是皇妃小商王是痴情人

    “啊?!露浓,你、你不是认真的吧?你真的不想---”对于杨雪的心思,韩露华是千百万个不解:这个差使有多少人抢着要做,唯独她避之惟恐不及,还真是“高风亮节”呢。“嗯。”谁愿意去谁去。跟你说也没用,你不会明白的。杨雪头都不抬,爱搭不理的。“为什么?做试婚王妃虽然比不过正妃,但总好过当一辈子宫女吧?”这辈

  • 大帝降临之第十章

    第十章赵志远从出站口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他坐的这列火车罕见的晚点了,王庭辉在外面等的焦躁不安,满头是汗。看到他后,先是用力拥抱了他一下,才细问晚点的原因,赵志远正在详细地述说着,王庭辉的电话响了,公司马天航让他明天早上五点到公司,还是和李淼出去串货,不过这次是白天去白天回,虽然王庭辉心里不高兴

  • 穿书后我拿了女主剧本之东京新梦(2)

    “开封没什么好玩的嘛!”樊江红摇了摇头,放下手机倒在床上,看着头顶的灯,心里满满的失落感。倒也不能说失落吧,不过自己想看得是古迹啊......说好的六朝古都,文化气息呢?不过也蛮不错的,小吃还是可以的。就当一种安慰吧,谁叫自己没对象,寝室里那群狗都跟着对象出去玩了,自己孤苦伶仃......看了眼床边

  • 穿成造反摄政王紫竹居

    几天内,晟刀、芷剑坠下天潇崖,重天宗、地狱门这两个如今江湖上最大的势力之间的情势瞬间紧张起来,两方均是剑拔弩张,一时间平静没几年的江湖又是暗波汹涌,硝烟弥漫,潇仙山庄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被灭,又能引起多大的风波无人能知,关于潇仙被灭各种离奇猜想四处风传,没有人相信弑干门这是弑干门做的,因为弑干门没有那个

  • 消失的千年第四章在线阅读

    吕振华招招手示意陈曦走近一些:“干脆你俩一起说吧,现场跟尸检相结合。”“哪点不明白就吱声,我给你提示......”李凯猫到陈曦身后小声嘀咕了一句。“欠抽是不?”吕振华怒视了他一眼。李凯吐舌做了个鬼脸,极不情愿地往后退了两步。雷昀跟陈曦相视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说道:“从绳索跟树枝的摩擦痕迹来看,不像是他

  • 我跟渣攻他弟HE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二天许诺和琥珀刚到铺子门口,就看见黑子蹲在墙角。许诺笑道“你倒是来的早。”琥珀也笑了,她去开门做准备。黑子期期艾艾道“不知道你昨天说的做不做准?”许诺道“我说的当然作准,不过你爹娘可同意你这么做?别我掏了钱,你爹娘来找我闹,那我可不依。”黑子赶紧道“我爹娘绝不会有二话,这个请你放心!我回去说了,我

  • 带着网络当驸马之小四的决心

    出了*石街,凤小小六察觉到了自己身后得小尾巴,冷冷一笑“哼!还真是找死”拍了拍小四,也就是凤麟焰的肩膀“小四,等会我会杀人,你怕吗?”凤麟焰看了看凤小小,坚定的说“我不怕,只要在大小姐身边,不管大小姐做什么小四都会支持您!”凤小小满意的笑笑“很好,这才是我要的人!”凤小小拉着凤麟焰走到一个偏僻的胡同

  • 大魔王,小狂妃!在线阅读第八章

    温访取代了温放?林暮看着温访的眼睛,心头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她对精神分裂症这一方面了解甚少,面对温放温访这种情况,她只知道第二人格是可以取代主人格,但却不明白第二人格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暮暮……”林暮抬眼。温访看着她的眼神是温柔的,但一想到他取代了温放,林暮心里总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她轻推开

  • 女配她不想造作了[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第一次住进别墅,静得出奇。半夜,梦中醒来,外面只有虫子的叫声,我迷糊中看看四周,的确是睡在“女皇陛下”的“小皇宫”里。是我吗?我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肉,哟喂!很疼!还有感觉。以往,睡惯了那种租赁房,一套房里面有五到六间,我在其中一间住,每月500元左右租金。今晚我反而有点睡不着!黑暗中我爬起来,想想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