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开创新时代被人卖了

作者:星空下的赏金猎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到了京城,大家都很高兴。

但其中若要说谁最高兴,绝对是王文善。

穿来的剧组一波人,包括此时待在王文善车里的李立帆,顶多是穿越人士对传说中贵族云集、繁荣昌盛的古代都城的新奇。外加一点点对未知未来的忐忑和期待。

王文善嘛,就不一样了。

他原本就是盛京人士,没什么好忐忑的,有的只有因为捡了个有大用的美貌公子,对未来的期待值直线上升,神色之间便隐隐带着兴奋。

说起来,王文善本是礼部官员,从五品的员外郎,虽说官职不高,也没什么实权,但好歹是个京官,说出去既好听又体面。

无奈三年前家中老父病逝,他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作为京官,还是礼部的,又不能不守,只好停职服孝三年。

如今正好三年已满,他从东蒙镇旁山上家墓做最后的祭拜,然后返回京城。只是他原本的官职已经有人顶替,他回去可能还要留侯补缺。三年时间过去,朝廷大约已经忘记他这个没什么建树的小人物了,要真是乖乖等待,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人情生疏下来,就是有缺职也不一定给他。

他回来前早已打听清楚,礼部的仪制马上就要告老还乡了,官职会空出来。仪制是正五品,他原本是从五品员外郎,他顶上去也算顺理成章,又不太惹眼,正是回归仕途最好的机会。

但是盯上这个位置的人,恐怕不止他一个,而他刚刚出孝,家族又不显,竞争优势不大。这不禁让他忧心忡忡,愁眉苦索,绞尽脑汁地想要怎么走人情,拉关系,把这个空缺抢过来,尽快回归官场。

谁知道,路上竟然捡到了这么一个唇红齿白、美貌娇嫩的小公子,当真是意外之喜。他立刻便不烦恼了,马上决定了自己的复仕之路。

此时他看向李立帆的目光,就像是看摇财树。

或许用摇财树形容并不准确,毕竟计划如果成功,这个李公子能带来的好处绝对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那位殿下身份尊贵,又有这么个隐秘的爱好,眼光又十分挑剔,一般好看的少年还看不上眼呢。

他路上捡的这个李公子可不是一般好看,五官很有些雌雄莫辨的精致,气息干净,眼神单纯,就算放在美人堆里,也绝对是最亮眼的那一个。届时将他送上去,讨了殿下欢心,他便能……

怀着对仕途的美好期望,王文善小眼睛里露出蜜汁高兴。

李立帆再迟钝,在王文善朝他一眼一眼看的时候,也察觉到了此人在打着不好的算盘,他心里逐渐毛骨悚然。

这胖子,是真的要把他拉去卖了??

不过李立帆又一想,自己又不是孤身一人,导演徐翰他们都在后面跟着呢,一定不会让他有什么事的。

这么一想,他又觉得十分有安全感,什么都不怕了。

一切阴谋诡计在多才多艺、聪明机智的剧组面前都是纸老虎——李立帆如此坚信着。

在这种盲目的信任中,李立帆安然自得地跟着王文善入了京,马车走街串巷,终于停在一座宅子面前。

“李公子,到了,这里便是王府。”

马车停下来后,王文善笑眯眯地开口了。

当然了,此王府非彼王府。他家的王,不过就是个姓氏。

一般来说,为了避免混淆,冲撞了真正的王府,他们一般会被称为王家。往常他们也是这样的,在别人面前都是这样的。不过王文善此时很有些得意洋洋,便得意忘形了。

他心道,横竖这个李公子是外地的,又是出身商户,唬他一唬,给他个下马威,也好让他知道乖乖听话。

王文善说完,很带着些优越感地看着这个唇红齿白的小李公子,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结果这个小李公子只是哦了声,有些好奇的探头看了看大门,抱怨似地说了一句:“终于到了啊。”

他当然要抱怨了,一路上马车颠得他腰酸背痛的。

他暗暗希望王文善家的床软一点,被窝舒服一点,他要好好补觉。

这么想着,李立帆就迫不及待要下车了,这时候才发现王文善还坐在车里,于是疑惑地问:“王大人,咱们不进去吗。”

听听这语气,理所当然,没一点拘谨和忐忑,倒像是反客为主了一般。

王文善嘴角抽了抽,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小李公子,请。”

李立帆也不客气,于是当先跳下马车,毫无顾忌地伸了个懒腰。举动间,尽显腰细腿长。

王文善称呼李立帆之所以偶尔会加上个“小”字,并不是说这李公子长得矮小,相反他宽肩窄腰,个高腿长,一般人达不到他这样的身高,比矮胖的王文善高得可太多了。

而是因为他年轻,透着蓬勃朝气,是个娇艳鲜嫩的少年郎。乍一看,就给人才十五六岁的感觉。

这就是皮肤好+少年气满满了。

王文善亲自将李立帆带到客房,十分的热情周到:“一路奔波,风尘仆仆,李公子身上必然不好受,不如先沐浴一番,洗去风尘,再上床休息。”

李立帆正有此意,闻言赶紧点头:“洗洗洗,再不洗我都睡不着觉了。”

他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有灰尘就不说了,里面一股汗味实在难闻。

他外面虽然穿着戏服,里面却是自己的白t运动裤以及运动鞋。因为没有多余的衣服换洗,又怕露馅,硬生生挨了几天。

现在身上的味儿……他自己都嫌弃自己。

王文善挥手让人去准备热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那李公子就好好洗洗吧。”

洗得干干净净,才更加讨喜不是。

说着,王文善吩咐下去,让下人们好好伺候李公子洗漱,又有专门提前为他裁制的华服玉带,十分周到。

神经大条的李立帆,一时间觉得王文善这人虽然心怀不轨,但小事上还是非常关心体贴的呢。

所以一等王文善离开,热水送上来,他就把自己扒光,舒舒服服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扑到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

他这边是顺顺利利舒舒服服,剧组那头,却因为一点意外大大落后了。

他们本来是远远跟在王文善的马车后面的,因为怕对方发现端倪,也不敢跟得太近。

谁知道到了京城附近,进出的马车那么多,他们离得太远险些跟丢了,正要加快速度跟上去的时候,一阵震天动地的马蹄声突然快速传来。

行人惊呼着,纷纷往两边退让,神色之间皆是十分敬畏。

“咋地了咋地了,地震了?”

剧组众人好奇,纷纷探头看去。

就见一队黑色骑兵奔腾而来,身着全副铠甲,手持寒光闪烁的缨枪,气势汹汹,即便在快速跑动中,他们也保持着整齐的队形,可见军纪是何等严明。

这队骑兵策马而来时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气,场面十分震撼。

原本熙熙攘攘的城门外一时噤若寒蝉,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喘。

除了队伍尾巴的两辆大马车,他们无知无畏地小声嘀咕。

徐翰看着这群奔腾而来的骑兵,眼神湛亮:

“他们绝对是经过多年训练和实战而来的,都是精兵良将!”

他语气之中的兴奋激动,大有参军成为其中一员的念头。

导演脸色倒是变得严肃起来:“何止是精兵良将,这群人杀气冲天,显然身经百战,是在战场上训练出来的纪律和煞气。”

姚池觉得很是无聊,“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玩的,还是早点进城去吧,好困好饿,想睡觉,想吃饭。”

不过她也探头出去看了眼,一眼看见当先那位格外挺拔,与其他骑兵是同样款式的铠甲,但他的铠甲上似乎刻有暗纹,背后猩红披风飘动中也隐约可见繁复精致的绣纹,彰显出几分尊贵奢华来。一看身份就不同。

她啧啧几声,来了兴趣,“这是什么将军吧?身材真好,荷尔蒙满满啊。”

叶青青一听,两眼放光地凑过来:“哪个哪个?我要看!”

姚池伸出纤纤玉指,正要指,那人似有所感,突然转头朝她的方向扫了一眼,目光锐利如鹰隼。

姚池吓了一跳,瞬间以为人家听到她的话了,心虚地正要躲回马车,那人已经收回视线,带着骑兵奔驰而去。

这队骑兵突然出现,又很快消失,留下一地风沙,也打乱了原本的进城队伍。

外面声音嗡嗡的,大家这时候敢说话了,都在小声地议论刚才那支队伍:

“是燕王的铁卫队啊。”

“燕王回京了?”

“看着真吓人。”

“有什么吓人的,燕王可是保护咱们乾国太平安稳的战神。”

姚池默默听着,然后恍然。

哦,原来刚才那位披风飘扬、眼神森冷的就是传说中的燕王殿下?

啧啧啧,不愧是战场上回来的,杀气是真的重。

大家八卦完,感慨完,车队又恢复了排队进城的架势。

徐翰往前极力看了看,没看到那辆熟悉的马车,赶紧汇报:“导演,咱们好像跟李立帆跟丢了。”

导演连忙抬头看去,还真是……之前看的时候,李立帆马车已经在城门口了,他们本来就是要跟上去的,没想到一队骑兵出现,他们是彻底赶不上去了。

这时候李立帆估计已经到了王文善家里了,而他们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进城去。

导演挥了挥手,也没太在意:“别慌,问题不大。反正都在京城,到时候打听就是了。我们又不能跟他一样住到人家家里去,京城后还要先找落脚处呢。”

大家一听也是,反正他们都是要先找地方住的,这时候跟不跟上李立帆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至于王文善心怀不轨?就一两天的时间,李立帆还能被卖了不成。

……

李立帆要是知道他们的想法,一定会大哭:对,一两天足够他把我卖了!

李立帆:枉我这么信任你们,你们竟然都不管我的死活!

话说李立帆洗完澡美滋滋地去睡觉,一边睡一边等剧组那边导演的意思。

王文善则是紧锣密鼓地安排起来,早点抱上大腿,早点重归仕途不是。

也是他运气好,一打听就打听到因为昨日燕王归京,那位殿下不甚高兴,正出来散心,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李立帆睡到第二天醒来,养足精神,面色红润,荣光焕发,美貌度up。

王文善打量了又打量,十分满意,“看来李公子昨晚休息得很好啊。”

“昨晚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睡得最好的一晚了。”李立帆睡得好心情也好,笑容灿烂。

王文善听得古怪了脸色古怪了一瞬,这李公子到底什么出身,这么凄惨?

不过这时候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他暂时压下了心里的疑惑,笑眯眯说:“李公子有福气了,在下今日为你引荐一位贵人,以后你就能美食华服、高门大屋,再不愁没有好日子过了。”

“什么贵人?”睡醒后饥肠辘辘一心只想着吃饭的李立帆,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肚子饿了,能不能先吃饭?”

王文善笑了:“那边有山珍海味,玉液珍馐,为何不过去吃呢。”

李立帆眼前一亮:“真的吗?”

难道是去参加宴会什么的?没关系,有好吃的就可以!

单纯以为是去蹭吃的李立帆,欢天喜地地跟着王文善走了。

又是坐马车一段时间,到了一个宅子门口。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带刀冷面侍卫看见王文善时很是不耐,等看到李立帆,却是微微惊艳。

王文善露出一个殷勤的笑容:“下官已经递过帖子。这是李公子。”

侍卫点头,给了他一个好脸色,“请吧。”

于是王文善带着李立帆走进去,一进去,发现里面布置真不简单,一花一木、一草一石都很有讲究,处处散发着很有钱的意气息。

李立帆感叹,这是大户人家啊。

于是也对王文善说的“山珍海味、玉液珍馐”期待起来。

期待中,王文善已经带他走到了一个大厅似的地方,然后推开一间房门,让李立帆进去。

他自己却在门口没有进去,笑道:“主人家还没来,李公子先在这里稍等一会儿。”

正在好奇观察环境的目光李立帆,闻言一脸茫然:“不吃饭吗?”

王文善脸上笑得像一顿花儿似的,意味深长地对他说:“在下先去知会主人家一声,李公子现在这里坐坐,稍安勿躁。”

以为是还没开饭的李立帆:“哦,好的。”

王文善见他如此乖巧听话,内心十分满意,嘿嘿一笑,转身出去,关上门离开了。

无知无觉的李立帆,摸摸饿扁的肚子,挑了一张太师椅坐下来,然后好奇地转头打量这个地方。

这里很大很宽敞,也很安静,家具摆设什么的一看就不普通。

只是这么高端的地方,怎么连个端茶倒水的丫鬟都没有呢?要不然他还可以垫垫肚子。李立帆哀怨地想着。

他自己一个人在这坐着,一等就等了好久。

他不禁有些纳闷,自言自语道:“人呢,这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他坐不住了,反正没有别人,他就站起来转了转。

然后惊讶地发现,这里可不是一个房间那么简单,里面空间格外的大,高高的墙壁,柱子巍峨,图案繁复,一切都散发出一种金碧辉煌的信息。

这特么是一座宫殿吧?

他顿时有点不敢乱走乱看了,回到原来坐的地方。却觉得太安静了,王文善也去得太久了吧?

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妙,转身就往门口去,伸手去拉门,却没拉门。

门扇严丝合缝,竟然是从外面锁上了!

“卧槽?!”

他傻眼了,然后开始大力拍门:“开门呐!你们锁我干什么!我只是蹭饭的啊!快放我出去!”

然而任他拍门喊叫,外面没有人开门,也没有人回答。

于是李立帆终于确定,他这是被王文善给卖了!

而他竟然傻乎乎地跟来,还等了这么久才发现!

“卧槽啊,这胖子太阴险了!”他懊悔不已,又气又委屈。

出不去又没人来,李立帆急得在屋里转圈圈,害怕委屈了一会儿,他才想起剧组来,顿时悲愤交加。

说好的会保护好他的呢?

现在他被人卖了关在小黑.屋了,你们人在哪里啊!QAQ

延伸阅读

1680shop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gmys.shtml
1680shop环保超市——各省市创新推出节能环保网络超市-诚招各省市区域服务商,现

帅博脚垫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poq4.shtml
广州帅博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设计、生产与销售汽车LED灯门拉手门把手、大包围

耀诺干洗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g9hg.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金跃锋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ncy6.shtml
金跃锋工艺品总部是集策划、设计为一体,订制加工、出售产品等生产加工的雕塑公司。公司承

菲斯瑞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spl0.shtml
菲斯瑞隶属于创菲(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高端奢侈品皮具护理品牌,品牌前身是200

喜结良缘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dwxy.shtml
喜结良缘毛绒玩具总部是玩具、材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公司身处有

南诏布衣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yg01.shtml
南诏布衣女装总部具有十多年生产各类工艺服装、麻料服装及工艺品的历史,有出众的生产技术

ooshali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nuhs.shtml
ooshali配饰是淮南市赛尔舞菲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童装、玩具销量

重庆龙江码头老火锅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shx9.shtml
重庆龙江码头老火锅是隶属于重庆协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明星品牌。经过近十年的发展,以

帝诺加盟  http://www.gemmaashfordphotography.com/x6sm.shtml
家居市场是投资商关注的行业。家居市场很广阔,所以很多创业者通过投资成功增加收益了。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嫁给奸雄的日子在线阅读应战斯摩格

    “小子!你少得意!”达迪现在简直要疯,这种基础的固定靶他竟然会打出这么烂的成绩!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当着凯洛儿的面!老子面子都没了啊!远处,海军办公楼内。斯摩格站在窗边,眯眼看着靶场这边的人群。“那小子就是你说的青山?”身后,达斯琪妹子扶了扶眼镜,视线同样落在远处的青山身上:“是的,他晋升正式海军的

  • 她只是想生个孩子在线阅读第六章

    chapter06崇明的疯狂周考最后一门来了。一大早,每个班在轰轰烈烈地搬桌子。“诶,又是熟悉的配方。”刘子橙叹气。“我今天早上刚踏入学校,我就觉得这地方空气味道都不一样了。”“我也是啊!”成诗然苦丧着脸拖桌子。“数学上辈子是不是克我?”成诗然感慨她这几十分的水平。“关怡,你复习得怎么样了。”刘子橙

  • 皇夫吃醋超难哄之哟,日常

    西塔是那种只要能做好某件事就会喜欢上做那一件事的人。那也就难怪她对数学情有独钟了,因为她上高中的时候数学确实不是一般的强,要说起成就,各种竞赛奖多得都数不过来,最厉害的时候也有拿过全国奥赛竞赛的名次。正是如此,她在数学这方面有着与常人不同的热忱。另外,通过与夏洛克相处的这几年,她基本已经确定,她有法

  • 六个葫芦娃都被我吞了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茅草村来了一家外姓人在一个下雨的集日,茅草村的村民没有人打算去赶集,只有他们的族长羊五益,天一亮就戴着斗笠穿着蓑衣,挽着裤子光着脚,往关帝镇走。羊五益到了关帝镇直奔茶馆,湘西人有坐茶馆的习惯,来茶馆的人五花八门,是各种消息最灵通的地方。羊五益找了一个背静的地方坐下,听人们七嘴八舌。羊五益听了一

  • 农家肥妻有点田在线阅读第六章

    容倾说着,看着邓嬷嬷瞪大的眼眸,说的越发动情,泪水外溢,盈满感激,无以加复,还哽咽,“这些年,若不是邓嬷嬷,恐怕容雨馨早就弄死我了。邓嬷嬷的大恩,我一直记着,也一直告诉自己,等我有能力了,定会报答于你。可现在……”容倾语不成声,深情款款,“不过,你放心,若是我能进入湛王府,我一定保你,荣华富贵直到终

  • 1795,重生为怪物在线阅读第6节

    张寒又嫌弃那两星丧尸没什么用,便直接把它给销毁了,美滋滋的获得了50丧尸金币。而他现在离那500丧尸金币的机枪丧尸还差440块。想到马上就能拥有超级丧尸了,他就有点激动。“叮!恭喜宿主成就自走棋新手,奖励宿主惊喜宝箱!”一个宝箱再度凭空出现。“这惊喜宝箱和生存宝箱有什么区别吗?”张寒问道。“宿主,惊

  • 邪火天尊在线阅读火帝与任务

    其实这并不能说秦天本身的天赋有多好,只是因为祝融精血的逆天罢了,别人学习魔法,哪怕是觉醒魔法,用出的的各种元素都属于天地,不属于自己,魔法士都只是借用而已,别人的哪怕用的再熟悉,都不属于自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是学习还是使用,需要有一个熟悉的过程,而秦天,因为祝融精血的缘故,直接成了万火之祖,天

  • 另类卡牌好羞耻的技能

    次日清晨。叶远缓缓地睁开双眼,皱着眉头瞄了一眼窗户,似乎天亮了。闹钟响了吗?居然又忘记关灯了。带着疑惑,很费力的坐起身。伸手去摸桌边的手机,却摸到了一团软乎乎的东西。诶?手机呢?定睛看去,手里竟正抓着一只毛茸茸的小老鼠,身体触电般的收回,缓过神,自嘲的笑了笑。居然会被一只老鼠吓到,神经真是越来越敏感

  • 孔雀东南飞[香蜜沉沉烬如霜]第3章在线阅读

    在他们面前是一个豪华的建筑,里面的人来来往往,有出也有进。秦天石带着他们进去,进去不久就有一个人走来,似乎是秦天石的老相识,他搭着秦天石的肩膀,说:“老秦,又来交易什么东西啊?”在说话时他看都没看林清木他们一眼,这使林清木和杨则明十分的不爽。秦天石回道:“这次交易的不是我,是这两位小兄弟。”这时那人

  • 簪缨世家之嫡长女西海有龙本行三

    茫茫西海边有一小片海域,很偏僻有些许荒凉;海底有一丛丛绚丽的珊瑚在珊瑚深处一个小小的宫殿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这宫殿本是西海龙族长老尚在西海时居住的地方;可三万年前龙祖应召唤,四海长老都飞升云海去了,后来这宫殿也就空了下来;列为看官会问,这四海长老又是何人?龙?这龙族又有什么说道;且说盘古开天地;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