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艾格纳斯的巫师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蠢蠢的诺亚 来源:纵横中文网

慕云岚收了飞鸽传书,去找长歌时,长歌正在案前,提笔写着什么。她一手簪花小楷,观之令人极为心旷神怡。

长歌抬眼看了看慕云岚脸上的神色,笑问:“圣旨下来了?”

“一切如你所料!昱王麾下长兴侯蔡兴连夜快马加鞭,如今已赶至军营!”慕云岚喜形于色。

长歌微微一笑:“只要有人接掌帅印,我便放心了。只是要委屈爹爹与大哥一时,暂屈于人下。”

“这是什么话?你为慕家为大局苦心谋划,慕家之困方得迎刃而解,父亲与大哥喜还来不及,怎会委屈?”慕云岚说着,又忍不住冷笑道,“想我与父兄南下一月,既不能对百姓死活置之不理,又处处谨慎,不敢立下太多功劳以致招来忌惮,可谓步履维艰,处处艰难。没想到这烫手的功劳,被你随手一计扔给了昱王不说,昱王竟还迫不及待赶来抢。”

长歌低头一笑:“昱王要与景王夺东宫之位,如今正是抢功劳、争人心的紧要关头,自是不同。所以说,甲之砒.霜,乙之蜜糖。不过这个蔡兴……”

这个蔡兴上辈子害父兄惨死……

长歌手指轻叩桌面,淡道:“蔡兴配不上蜜糖,便还是砒.霜伺候吧。”

慕云岚会心一笑。

长歌看向慕云岚,道:“二哥,时机已经到了,派人去归来郡传信驿丞,金子可以取出来以昱王的名义送去归来郡衙署了。”

慕云岚颔首,又静静看着长歌。

长歌狐疑地看着慕云岚:“二哥看什么?”

“当日,你说两万两黄金沉重,归来郡山路泥泞又下了雨,若是强行运走势必留下痕迹,便就地藏在归来驿中我可以理解。但到底是两万两黄金,驿丞夫妇凡胎□□,妹妹就不怕他们动心?”

长歌反问:“父亲不也是凡胎□□吗?可父亲不仍是为了守护一方百姓,豁出自身安危荣辱?两位哥哥不也是凡胎□□吗?但两位哥哥上了战场,为守卫山河,不也同样豁出了命去?相比而言,驿丞夫妇面临的仅仅是这些身外之物,真的算是很简单了。”

慕云岚眯眸:“轻信陌生人的品格,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长歌忍不住笑了:“好吧,我老实交代,事实是,我曾试探过驿丞夫人。”

“二哥可记得,当日朱婉兰鞭打驿丞时,驿丞夫人说这驿站上下统共就他夫妇二人与一驿卒?”

慕云岚皱眉叹道:“我与父兄南下剿匪便经此地,此地原本就贫困,又有盗匪横行……驿站尚且如此艰难,何况此地百姓,不知是何等的水深火热。可惜我慕家虽封侯拜将,却是武官,懿和帝最恨武将越权,父亲扫清匪患后,甚至不能多做停留。”

“二哥所言固然不错,但如今重点却不在此处……”长歌看向慕云岚,“那驿丞夫妇看起来已是五十多岁的年纪,便是此地再穷困、再缺人手,也总该有儿孙在旁照应才是。”

慕云岚刹那间领会到什么,看向长歌:“但这夫妇二人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

“不错。”长歌点头,“所以那夜驿丞夫人来谢我,我便顺势请她一叙,这才知道,他们原来有三个儿子,因为归来郡穷困,恶匪横行,朝廷却不予理会,早年上过战场的驿丞便带着三个儿子在县衙组织剿匪,身先士卒。可惜的是,他的三个儿子全都牺牲了,所以这么多年便只剩两位老人膝下孤冷,相依为命。”

慕云岚闻言唏嘘:“倒是一家子忠义之士。”

“是啊,他夫妻二人孤苦至这个岁数,唯一所想的便是让归来郡富起来。所以那两万两黄金由他们守着,我甚是放心。”

“你想让归来郡富起来……”慕云岚蹙眉沉吟,“仅凭这两万两黄金怕是很难。昱王好财,你又怎知其他官员不贪?虽是两万两黄金,但一层层盘剥下去,最后到百姓手中怕也所无几。”

长歌一笑,便将刚刚写就的一纸文书交给慕云岚。

“这是什么?”

“这便是我为这笔钱安排的去处。二哥放心,一分一毫都自会去到它该去的地方。”

慕云岚挑眉,一目十行迅速看完,眼中顿时掠过惊艳之色:“想不到我的妹妹不仅算无遗漏,决胜千里,竟连这些细枝末节的修桥铺路之事也能观察入微。怕是工部尚书见了你,都要自愧弗如。”

……哪里哪里,这其实是上辈子工部尚书在归来郡巡查以后,呈给时陌的折子,里面详细记录了要如何着手复兴归来郡。

此时不得已盗用了别人的劳动成果,长歌实在脸热汗颜,连忙转移话题道:“二哥,找一个信得过的人,用不起眼的笔迹将它誊抄一份,和那两万两黄金一起送到归来郡太守面前。”

她意味深长道:“告诉他,这些都是昱王殿下对归来郡百姓尽的一点绵薄心意,请他务必物尽其用,造福一方,方不负君恩。”

慕云岚笑看着她,兄妹两人一时心照不宣。

“好,我这就去办!”

……

驿丞夫妇得到慕云岚派人传信,立刻便将六个箱子送至了太守面前。

归来郡太守打开六只灰扑扑的箱子,金灿灿的光芒刹那间迸射,晃得他愣了愣,而后下意识揉了揉眼睛。

确定不是做梦,太守脸上顿时露出又惊又恐的神色,抓着驿丞的手连声问:“这钱财从何处来的?”

驿丞连忙按照长歌的意思转述:“新任大理寺卿朱秀朱大人家眷途经归来郡,见此地贫困,甚为动容,回京后便立刻上报给了昱王殿下。昱王殿下为皇长子,素来深体民情,便即刻筹了银两,命人送来赈济。”

“这是昱王殿下亲手所书归来郡复兴大计。”驿丞说着,将一封信函呈上驿丞手中。

太守连忙接过,打开一看,当即大喜道:“妙!甚妙!归来郡穷在‘路’上,本官曾多次上书朝廷,却无力改变现状,如今有昱王殿下钱财与策略襄助,归来郡定……”

“等等!”太守猛地停下,狐疑地看向驿丞,“如此财富,昱王殿下为何不上报陛下,由京中官员亲自押送,却要悄无声息经你的手送到本官这里?如此一来,岂不锦衣夜行,白做了好人?”

驿丞闻言露出一脸的茫然:“不瞒大人,下官未曾想到此处,此时大人一说,事情倒果真蹊跷……大人,可是有诈?”

太守皱眉捋着胡须,百思不解。

此时,太守身旁师爷笑道:“这真金白银的,拿都拿出来了,还能有什么诈?驿丞大人,你倒是拿两万两黄金出来使个诈瞧瞧?”

驿丞连连拱手道:“师爷说笑了,下官哪儿拿得出如此许多钱财。”

“这就是了,”师爷看向太守,“昱王殿下此举究竟是锦衣夜行还是震惊朝野的善举,就全看大人的了。”

“愿闻其详。”

“东宫倒后,朝中局势变幻,如今,皇长子昱王与皇三子景王正正争得厉害,朝中要职全换上了这两位的人。其中尤以景王举荐的秦时月最为出色,他在与北燕一战中崭露头角,连连告捷,听说风采不逊镇国公当年。但观昱王手下,却无如此将才。这一局的较量,昱王一方若想追上景王,还需在别处下功夫。”

太守听闻,连连点头:“师爷的意思是,昱王殿下欲以这两万两黄金与景王抗衡?”

“不错。”师爷手中羽扇轻轻一点,“如今朝中正是交口称赞秦时月和景王之时,若是昱王自己上奏陛下赈济归来郡,兄弟相争则太过刻意,恐惹陛下不喜。昱王暗中将两万两黄金送到大人手中,看似无欲无求,实则大有深意。若是经由大人奏折上奏陛下,既让陛下知道了昱王义举,又彰显了昱王淡泊名利,方为上策。”

“昱王命人传话,要大人不负君恩,正是在暗示大人收到钱后当上折感恩。至于这感的是谁人的恩,大人还不明白吗?”

“再者,这对大人而言还是一大良机。大人一直苦于朝中无人,才在此穷困之地屈居多年,无出头之日,若是这奏折写得好,从此便可成昱王门下,平步青云将指日可待!”

太守恍然大悟:“本官这就去写奏折!”

……

这日,昱王自起床起就喷嚏不断,换朝服的时候更连续打了六个喷嚏。

“本王总觉得今日要出点什么事……”昱王素来极有危机意识,“看起来很是不详啊!”

昱王妃正在替他束腰带,闻言笑道:“还是请大夫过来瞧瞧吧。”

昱王当即道:“对,对!王妃所言正是!快命人传大夫,再命人去朝中告假,说本王今日得了风寒,很是严重,无法上朝!”

昱王妃瞧了瞧昱王,知他一向迷信,失笑道:“是,妾身这就去。”

昱王妃刚转身出去,昱王便一把脱了身上朝服,飞快地跳到床上,一把扯过被子,心安理得地躺了下去。

他打了个好主意,想今日就这么躺过去,避一避不详。不想他躺了还不到半日,宫中就来了圣旨。

昱王装腔作势欲要挣扎起身接旨,传旨公公笑道:“陛下说,昱王既感风寒,那便安心躺着,特许一月休沐,不必上朝了。”

昱王脸一白,险些就地昏倒在床上。

……

昱王一月不得上朝的消息很快便传遍朝中上下,又以飞鸽传书的方式传到了慕云岚手中。

慕云岚拿着信去找长歌,喜上眉梢。

“两万两黄金送到归来郡暑衙,归来郡太守感激不尽,一连三日不断向帝都上呈折子,代表归来郡千千万万百姓,感念昱王恩泽。

长歌自窗前回身,含笑接过慕云岚递来的飞鸽传书,看罢,意味深长一笑:“咱们这位陛下啊,一向最忌别人抢他泽被社稷之名。此时刚刚出了东宫太子谋反一事,就冒出个这么厉害的皇长子,这么有勇有谋。武有蔡兴南下剿匪,所向披靡;文有段廷献策,搅弄风云;现在竟还多了朱秀这么个钱袋子,有事儿没事儿给他发现个穷困的归来郡,一出手就是两万两黄金,赈济江山,赢得天下赞誉,百姓归心……”

“二哥,你说陛下心中当是何种滋味啊?”

慕云岚冷笑道:“他如今怕是再没有功夫紧盯着咱们家不放了。”

长歌轻笑一声,缓缓走向美人榻:“二哥,爹爹那边的仗打得如何了?蔡兴可有拖后腿?”

“后腿拖了不少,所幸没坏大事,如今已平了一十一郡。”

“好。”长歌看向慕云岚,“二哥,去安排些书生,让他们替昱王作诗作赋,旁的不说,只夸他三处:心系社稷,仁厚圣明,知人善用。尤其是知人善用这一处,须着重说一说战场凶险,幸得昱王麾下蔡兴用兵如神、力挽狂澜,方以一人之力挽救我大周江山于危时。”

慕云岚闻言,挑眉赞道:“妙极!”

长歌微微一笑。

再没有人比她更懂得文人的力量了,想想她前世的妖妃之名最初是怎么吹出来的,再想想上辈子,父亲最后那一道催命符……文人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可是他们的力量,她领教得再深刻不过。

那时,长兴侯蔡兴见父兄骁勇善战,一路南下,剿匪战无不胜,所过之处百姓无不感念,心生妒恨,便求助昱王段廷。段廷便买通大批文人书生,大力吹捧,恨不得将父亲神化,好让百姓将他供奉起来,日日夜夜顶礼膜拜。

一国之君怎可能能会容忍自己的子民盲目崇拜自己以外的凡人?

那定是要除之而后快的!

如今,也该你们好好尝一尝这滋味了。

延伸阅读

懒熊火锅生鲜便利超市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6lhb.shtml
懒熊火锅生鲜便利超市是一站式火锅食材品牌,是一个开店很靠谱的选择,投资其中费用不多,

梦得娇男装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spg4.shtml
广州梦特娇商业有限公司梦特娇(MONTAGUT)是法国巴黎悠久的品牌,梦特娇是巴黎时

润付宝POS机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s3h0.shtml
江苏润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于POS机收单业务的公司,与国内多家银行及第

鑫创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djzy.shtml
鑫创渔具总部是子线仕挂、抄网及支架、失手绳系列、EVA水桶、便携式钓椅.钓凳、抛饵勺

可的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yaqx.shtml
可的加盟项目描述2001年初,在上海人均GDP很过4000美元的时刻,好德便利看准时

祥灵玉髓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syjp.shtml
“深圳市京琦珠宝有限公司”起源于琥珀世家传人,是以天然琥珀蜜蜡的设计、批销为主营的专

康缔自动化机械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njto.shtml
康缔自动化机械致力于包装设备的设计、制造与销售,康缔自动化机械加盟总部是国内从事自动

正大福珠宝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b1q5.shtml
正大福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正大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是一家由香港正大福国际珠宝集团有

维也纳卫浴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xahd.shtml
维也纳卫浴是以生产马桶、蹲便器、台盆、柱盆、艺术盆等洁具产品为主的公司。本公司是一家

京东便利店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6jtk.shtml
京东便利店是京东集团旗下的便利店加盟品牌,致力于成为一家为社会创造比较大价值的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再造火影可以沟通的恐龙

    “我勒个去,真是你在说话啊!”林空不禁吓得身子往后仰去,双眼瞪得老大,一脸地不可置信。他原本是想弄死这个坑货的,那成想,这货居然还会和自己进行沟通。而且他发现,只有当自己注视着霸王龙的双眼时,脑海中才能接收到霸王龙传给自己的信息。“爸爸……饿……肉!”霸王龙可能是太过年幼,通过眼神传递给林空的信息,

  • 无敌学霸:写字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章

    瞌睡虫·苏小年在睡梦中翻了个身,他梦到自己变**形,穿着一身绿油油特别好看的长袍,长袍拖拽在地,他赤足踩在温暖舒软的地面上,顶着一头深褐色中带着几缕褐红色的长发,长发用一条翡翠绿色的发带扎着,慵懒地披在后方。他闻到了花香的味道,从前方闪烁着亮光那里丝丝缕缕地飘来,每一缕都勾动着他痒痒的心儿,勾得他饥

  • 老夫的少女心第五章在线阅读

    他们说,这是个属于黑暗的年代。陨石扬起的烟尘遮天蔽日,畸变体在人类最强大热武器被毁后横行无忌。人类的地面王国在废土中矗立,顽强地守护着人类最后的尊严。畸变种的数量有增无减,仿若永远杀不干净。沿海地区已经完全不能住人了,百米巨浪疯狂地拍击着地面,连大部分畸变种都无法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但人类是最顽

  • 超自然学校第七章

    “Bee,上次给你的那个网游的提报看了没?总监说可以接,打算派你和我去,怎么样?”段如碧把脑袋从电脑里□□,别过脸,镜片白花花一片反光,乍一看颇为凶狠:“看过了,是挺有意思的,什么时候去?”客户经理Kate很懂得察言观色,立马说:“看你时间安排。”段如碧最近加班加狠了,一脸菜色,她按了按太阳穴,说:

  • 灭世莲花在线阅读第十章

    “你是笨蛋哇!”云莱好气哦,又看到云阳迷迷糊糊的样子,她更气了。这小家伙现在肯定觉得自己的压岁钱被自己给吞掉了!“现在还没有过年哇,拿来的压岁钱?”云莱说,“要等到过年,那时候我才有钱,才能帮你攒钱。”“哦!”也不知道云阳懂没懂,反正他点头,然后主动去牵云莱的手,“那姐姐,我们买什么呢?”云莱舔舔嘴

  • 赵云传之超神学院篇之逗你玩(10)

    小会议室不大。程白坐在了曾念平对面,肖月则抱了电脑、笔记本和录音笔,坐在另一旁。她先把曾念平带来的资料浏览了一遍。主要是当初跟保险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和后来保险公司出具的《拒赔通知书》。曾念平是七年前跟程白有过接触,那时候她还在上海做法律援助,帮他和一群工友们向建筑公司讨回过拖欠了一整年的工钱,所以他

  • 凡宸之筱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起在睡梦中,梦到兵火燎原在齐国中原来的这具身躯的,本来身体里的主人白起,代表前世白起,今世魂穿重生。在兵荒战场上,厮杀和用计谋等让敌人上当,是比较残酷等及相。而且还梦到最可怕的事情,在睡梦中差点被修真人士,反正记得他强而且非常强,以凡人之躯对抗修真者,肉身代表防御,拳头和脚代表双刀和双刃。也可以代

  • 血漫天荒在线阅读第五节

    在舒童的印象中,宋辰是个有些冷漠慵懒的人,可他那么能打的综合实力,仿佛头上有光环一般,到哪里都成为人群焦点的他,理应成为这世界上最靓的崽啊。他为何要跑来当她的经纪人?他千万不能犯了上一世她犯过的错,不能当咸鱼。佛有什么用。她和宋辰高中时就是一个学校,不过她高三,他高一。宋辰貌似挺穷,舒童周末经常看到

  • 孽缘之最世魔花在线阅读第七章

    大惊小怪。不过朽木家是什么东西。在系统的提醒下,雪莱才发现原来是那个带着轰轰烈烈仪仗队离开的小白脸又轰轰烈烈地杀回来了,并且给更木地区带来了一众震动——雪莱在那边瞅了半天,发现这帮人突然有一种天高皇帝远所以自由散漫惯了,结果有一天皇上临·幸结果一群人惊慌失措的滑稽感。这段日子雪莱也接触了几个人,包括

  • 学弟说他暗恋我悸动

    温热的呼吸落在夏季的脸上,夏季侧过脸避开了塞巴斯的视线,也露出了了纤细白皙的脖子。“你怎么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夏季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塞巴斯不说话,只是低头缓缓靠近夏季的脖子。温热的呼吸打在颈间,夏季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塞巴斯按住夏季的肩,把想要起身的人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