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亚尔兰交响诗篇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沉落的鲸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十章雁翎刀

卯时,日出。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雨势渐渐大了起来,雨水滴落,地上慢慢地汇集出大大小小的许多水洼。来来往往的部队踏进水洼,溅起一片污泥。

东方天空隐隐出现亮光,太阳还在与黑暗苦苦争斗,待得太阳的光芒冲破浓云,曙光乍现,黎明将至。

可惜这些南燕将士可能再也看不到黎明的曙光了。

龙城,外城北门。空荡荡的城楼一片寂静,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城堞、城头、登道上满是尸体,除了南燕士兵的尸体,绝大多数都是藤甲军、素甲军、鬼面铁甲军的尸体。兵器散落一地,戈矛弓弩,刀剑矢枪,都沾满鲜血,落在尘埃之中,鲜红的血慢慢变暗,最终变成暗黑色。

城墙上的角楼外面的木柱上满是弩箭,密密麻麻,好似刺猬一般,角楼的楼顶黄瓦也早已被敌军的投石车所投的巨石砸的满目疮痍,黄瓦散落一地,角楼顶部也被砸出一个大洞,雨水顺着洞口向里面灌进去。

城墙也被巨石砸出一个个大坑,或深或浅,足见战斗之激烈。城墙头上沾满血污,破烂不堪的南燕龙旗仍旧屹立不倒,仿佛在向城下敌军宣示:城在旗在,城破旗倒。

城下,敌军的撞车还在拼命地撞着濒临崩溃的城门,而在门的另一边,巨型“塞门刀车”被推入门洞,用来抵御敌军入城,刀车之后,四排弩箭弓手严阵以待,雨水顺着额头流下,模糊了双眼,但弓手眼中透射出来的视死如归却清晰可见。弓手之后,白袍将军白渊赫然屹立,一把雁翎刀寒气逼人,青光粼粼。白袍之上,被刀刃所划破裂处不可胜数。白袍将军身后数百南燕兵士执剑而立,他们伤痕累累、疲惫不堪、铠甲残破、头盔变形、剑刃早钝,他们或彼此搀扶,或拄剑自立,这样一支疲兵残旅,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杀气。

城门破裂的声音愈来愈响,门后的南燕兵士咽了咽口水,拿起兵刃,准备拼死一搏。

“诸位将士听令,抖擞精神,拼死一战。”说着白渊用刀将白袍割下一条白布,裹于额头,将士也纷纷照做,自号“白巾军”。

“拿酒来,今日我等共饮这一杯绝命酒。”话休烦絮,众人手端陶碗,碗中斟满清酒。“今日与君痛饮,我等勠力杀敌,报得君恩。”说完,白渊一饮而尽,将陶碗重重地摔在地上,陶碗碎片溅落一地。身后南燕兵士也都一饮而尽,摔碗拔刀。

城门发出破裂前最后的低声怒吼,开始出现一个个大洞,从木洞向外看去,乌央央的敌人都涌向城门。南燕兵士都屏气凝神,等待着最后的决战。

轰隆一声,城门被猛然撞开,藤甲军一马当先最先冲入,宛如一群饿狼,正急切地准备厮杀猎物。而即将迎接他们的是南燕士兵的强弓硬弩。

“放。”白渊一声令下。前面两排弓弩手最先发动攻击,数百只弩箭齐发,闪电般射向藤甲军人群之中,藤甲军没考虑到南燕军还有如此手段,因为没有盾牌防守,更一时之间找不到适合隐蔽的地方,无数的藤甲军先锋部队都中箭倒地,哀嚎央求之声不绝于耳。奈何敌军人数众多,后续部队继续补上。

“放。”四排弓弩手两两轮流发射,既可以最大程度地杀伤敌人,又能连续发射,防止在搭箭间隙,敌军得以冲将上来。

敌军短时间的混乱之后,很快恢复过来。重新列队,盾甲部队在前开道,后面士兵皆多躲于盾甲之后,来抵挡敌军的凶猛的弩箭。

两支军队距离离得越来越近,南燕弩箭手马上就要抵挡不住敌军的步步推进了。弓箭射在敌军盾牌上,马上便坠落于地。

“杀。”白渊一声怒吼,提刀冲了上去,南燕兵士纷纷跟随在主帅后,向敌军猛冲过去。两军短兵相接,霎时喊声震天,刀光剑影,纛旗来往。恰巧雨势也大了起来,豆大的雨珠从天上滴落下来,织成了一片雨幕。但肆虐的暴雨丝毫不影响两军交战,以剑击剑,以戈对戈,以刀拼刀,在这片泥雨的战场上挥洒一腔热血。两方的鼓角号声时而舒缓,时而急促,在鼓角声中调度着军队的进退追停。两方的阵法也时时发生改动,分合无常,闻鼓则聚,闻金则散。一会儿作雁形之阵,一会儿作河洛四象阵,极尽三奇、六仪、八门、九宫等奇门遁甲之阵,正所谓阵而后战,兵法之常。

“将军,我军伤员太多,能战之人不多矣,望将军定夺。”一校尉面容紧促地向白渊禀道。白渊回道:“知道了。”便又冲到敌群中左右挥砍,一柄雁翎刀吓得敌军见之胆寒,如入无人之境。

白渊带领将士几番冲杀下来,打的敌军阵形皆乱,溃不成军,敌军渐渐放慢攻势,鸣金收兵,等待下一次毁天灭地般的攻击。

望着身后为数不多并且满身是伤的将士,白渊不禁抚须长叹:“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今日我等临危受命,保守外城。而现在城破墙颓,我等皆有负大王嘱托,何敢再弃城苟安性命。大丈夫死则死矣,有何惧哉。今日我等战死于此,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慷慨激昂,豪气冲天。

众将士齐声说道:“与城共生死。”

白渊开始视察伤员,为他们包扎伤口。大雨停了下来,早起的鸟儿开始呼朋唤友去寻找食物,途经这片战场,也只是侧着身子好奇地环视着四周,仿佛枕籍遍地的将士遗体并不能引起它们的注意,扑棱扑棱翅膀,便又飞到另一个枝头了。

伤员太多了,几乎每个南燕兵士身上都裹覆着白布,断臂、短腿的兵士更是数不胜数,他们已经到了身体的极限,数场战斗下来,他们早已疲惫不堪,饥肠辘辘,只能靠意志勉强支撑着。南燕守军没有后续部队,没有人会来支援他们,他们只得孤军奋战,他们没有指望也没有期盼,只是抱着一种信念来驱使他们一往无前的杀敌。明知道绝望的结局,却依然满怀希望地去恪守一个军人的使命,是何等的大义凌然,是何等的决绝。

“将军,给我个痛快吧。”一个左眼被箭射瞎,双腿皆断,腿上的伤口隐隐可以看到显露出来的阴森森的白骨的老兵握着白渊的手凌然说道。白渊轻轻拂去这位老兵脸上的泥土。

“我带你回去。”

“将军别管我了,与其被敌人折磨而死,还不如死在自己人手中。将军,动手吧。”老兵将右眼缓缓闭上,从容面对死亡。

白渊脸上挂满悲痛,他知道,这都是跟随他南征北战的将士,他们一起破胡虏、饮美酒、嬉笑谈心、枕戈待敌,都是一起流过血、患过难的兄弟,他下不了手。

“将军,让我早点解脱吧。”声音是那么的淡然。

白渊抽出贴身的匕首,但却迟迟不肯落下,好长好长时间静止之后,执匕首的手倏然落下,直插心脏,老兵两腿一伸,身体抽搐了几下,便停止了呼吸。

白渊手一松,匕首便不受控制地跌落在地,白渊也突然坐到了地上,神色黯然,拿匕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眼中早已酿出一汪泪水。这位身经百战,无数次处于绝境的大将军不禁生平第一次落泪。旁边的将士也都黯然落泪。这是他们的祖国,这是他们的家园,敌寇入边,南燕男儿都应守土为国,驱逐外敌。纵然身死,精神永存。

“将军敌人又涌上来了。”

“金吾卫何在?”

“将军,金吾卫全军2000人,现剩300人,金吾卫全体领命。”人虽然不多,但气势如虹。

“将敌距于国门之外。杀呀!”

南燕余军主动向迎面而来的铁甲军杀了过去,铠甲相碰,兵戈相交,陷入一场大混战之中。南燕军只有三百余人,而铁甲军足足有三千余人,而且装备精良,气力旺盛。南燕将士被铁甲军分割包围,铁甲军围成一个大的包围圈,将圈中的小股南燕军团团围住,慢慢缩小圈子,铁甲军都手执长戈,戈头直指圈中南燕兵士,在包围圈慢慢缩小的同时,不时有南燕士兵被长戈刺中,倒地不起。铁甲军就以此法将南燕部队步步蚕食。

一把利刃从后背而入,来不及反应,执旗手被一铁甲军从背后偷袭。绣画着南燕国象征的龙图纛旗在风的吹拂下落入泥泞。

“来人,将大旗夺回来,重新竖起。”

“诺。”

南燕士兵一个接一个拼命来争夺纛旗,无奈铁甲军早有埋伏,弩箭齐发,南燕兵士纷纷倒地,面对箭雨,南燕兵士毫无畏惧,视死如归,前赴后继,最终突入铁甲军弩箭阵地,砍翻还欲射箭的敌军。白渊将纛旗用白布条绑在背上,带领部队发动最后一次冲击,所剩数十人。白渊大笑道:“今日我与诸君同赴黄泉,大闹冥府。”

身后数十南燕将士一个接一个倒下,白渊也慢慢体力不支,心有余而力不足起来,雁翎刀刃饮血一次,白渊也受伤一分,身上伤痕慢慢多了起来。铁甲军将白渊围了几重,无人敢上的前去,几番战斗,敌军中无人不知这位修罗将军,那把雁翎刀更是佛挡杀佛,人挡杀人。

“将军好生忠义,肯降否,如若来归,定以高官厚禄许之。”被一帮黑衣人簇拥的敌军主帅推了推脸上的半边面具,似有欣赏之意地说道。

“吾四世三公,一门忠烈,岂会委身敌国,战便来战,何必废话。”

“杀。”敌军主帅干脆而又可惜地命令道。

弩箭齐发,瞬间白渊身中数十箭,右膝跪地,左手执旗,早已没了生气,瞪大的眼睛注视着西方,似乎在等些什么。

敌军纷纷绕过这位壮烈的将军,向宫城浩浩荡荡地开去。

东方黎明的曙光刺破层云,是那么的耀眼夺目。

延伸阅读

反派,放开主角的剑!之序章  http://www.bahud.cn/xf2s.shtml
001焦心的等候韩秀香躺在床上,盖着薄薄的毛毯,”还是有点冷啊,手都是冰的。”秀香对

伏天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hud.cn/nm9w.shtml
佐助和鸣人制定了应对中忍考试的对策,成功拖住了大蛇丸,等来了御手洗红豆的及时出场,却

从今天开始养龙之第三章  http://www.bahud.cn/gs7a.shtml
天印盘膝坐在床头,细细地运功调息了一个周天,睁眼时已是满头大汗。他摊开左手掌心,看了

我!天生重瞳冷清  http://www.bahud.cn/dqfp.shtml
窑洞里顿时冷清下来,张新军有点茫然的看看罗寒雨:“为什么呢。他们跑了?总裁啊,这是怎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bahud.cn/nr1a.shtml
“你好,国家天盾局局,我是。。。”“得,你什么都别说,我和你走,不过,不管你们做什么

天道神路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hud.cn/p3zn.shtml
第二天醒来,夏林睁开眼就发现一张大脸杵在自己面前,吓得差点又从床上掉下去。苏也捏了把

坠灵公约(全)在线阅读我不会再瞎了  http://www.bahud.cn/a9fc.shtml
“贱人!”“升米恩斗米仇,你的孩子才是他容不下你的理由!”男人绝情的声音和女人恶毒的

她有九十九分甜在线阅读鸟急了也是会啄狐的  http://www.bahud.cn/f9p.shtml
我被神识引领,很快便找到青华和龙女。本以为是多大的麻烦,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啼笑皆非。龙

听说你不喜欢我[快穿]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bahud.cn/am4p.shtml
公务接待(二)到了S市老饭店,一桌子菜满满铺上来,跟北方人打交道,李锦兢就是要迎合他

山海异闻档案遇见天神了  http://www.bahud.cn/gs56.shtml
不知关了多久之后,她在睡梦中被人叫醒,紧接着有人扔过来一堆东西,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之灭霸之子在线阅读第十节

    “醒醒,醒醒!”,吴毅感觉到天塌地陷一般,终于在某一瞬间,樱井彩子将他的休眠舱打开了,吴毅感觉自己的身子一下轻了起来。船舱内的人都处于紧急忙碌中。“警告,因微型陨石撞击,船体局部受损20%”“旭日号已减速,紧急制动中,悬浮模式已启动”“星河-2,状况怎么样了?”,樱井彩子询问道。“已经避开了陨石流,

  • 洪荒之我为孔宣在线阅读第九章

    “那猛人叫吴毅樊,在四级班级里,很有名气的,宁兄可以先打探一下他的态度,不过估计凶多吉少。”陈学东道。宁青孺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陈学东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叹口气,道:“宁兄,你要知道,我陈某人可是一心为你的,为此,我出卖了团体,出卖了朋友,出卖了自己......”“打住。”宁青孺此时哪有心情

  • 未来之师厨在线阅读第三章

    木媛媛昨晚折腾到了凌晨三点才睡,第二天睡到大中午,要不是肚子实在太饿,她还能再赖床两小时。简单洗漱后,木媛媛去厨房烤了两片面包,又喝了一杯牛奶,腹饿感总算减轻不少。收拾了一番,木媛媛便打算出门去超市采购,她几天不出门,冰箱里已经空了,而且中午她还准备好好做顿饭犒劳一下自己。木媛媛顺手将头发一盘,在门

  • 玄幻之三千道统传承第9章在线阅读

    王人冥快速但像贵族王子一张的用完餐,放下手中的刀叉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叶骁於用餐,等叶骁於放下手中刀叉后。想争取她的意见“我们俩的关系,还有你的身份要告诉我哥哥们吗?”“不要说。”叶骁於不希望有太多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因为希望别人接近自己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且因为单纯的想和自己做朋友。“我知道了,放

  • 大秦之卫庄外传之谁?龙以轩?(2)

    昏暗的房间里,阳光还没有完全把环境照亮,但是一种难言的尴尬弥漫在空气中怎么散都散不掉,像掉入冰水的雪糕。此时,何辰就很想在脸上放一根这样的雪糕。昨天晚上偷偷潜入姐姐的房间,为了抒发自己的雄心壮志,壮着胆子爬上姐姐的床。平时这个时间都不会睡的才对,谁知道是饺子吃多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素迁弹起身子,抡一

  • 重生之八零之巧媳持家在线阅读那能让我尝一口吗

    “夜曜同学……”众目睽睽之下,夜曜在宿好好旁边的空座坐下了。宿好好正整理着书包,闻到一股淡淡的薄荷香,转头看了眼他,又回头继续整理。夜曜垂下乌长的睫毛,小手拉开书包拉链,把管家准备好的饭盒拿出来……幼儿园的课程很简单,第一堂课就更是了,相互认识认识,自我介绍什么的,转眼间就下课了。宿好好有些无聊,上

  • 我的男神是学长第3章在线阅读

    “元卓,你以后要小心了,小妹她去年也是被毒蛇咬伤去世了,而今年却轮到了你,你想想,堂堂的都督府哪来那么多毒蛇,而且那么多下人不咬,偏偏咬了小妹和你,这种种巧合加在一起就不是巧合了。”武曌并不知道她弟弟已经死了,此时站在她面前的只不过是穿越过来的人而已。武曌的弟弟武元卓天性善良,他连一只鸡都不忍心去伤

  • 再生情劫在线阅读第4章

    江承译的所谓安排就是,拉着方媛去拍大头贴。大头贴!方媛觉得头顶炸了两个响雷。这!年!头!谁!特!么!还!拍!大!头!贴!啊!不对!是——这!年!头!特!么!居!然!还!有!大!头!贴!方媛好想转身就走。但是,江承译一脸的求表扬,“我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方媛看着这男人身后好像有条尾巴一直摇啊

  • 君知否之爷本红妆在线阅读第十章

    猝不及防灌了一口水的团子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甚至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而忘了挣扎。…………帕帕?这是……不想要团子了吗?为什么?视线被淡色上涌的泉水淹没,团子一时反应不过来,僵硬着身子就往水里沉下去。被抛弃的酸涩感还没来得及浮上心头,就听见不远处重重的落水声。紧接着一只温热的大手就从团子腹下穿过

  • 我的青春才不要坑爹系统断绝关系,休夫

    叶婉樱继续给小家伙树立信心:“宝贝,有娘在呢,他们再也不敢在欺负你了,所以告诉娘好不好?娘有没有跟你说过,欺负人是不对的,会受到惩罚的?”别看小人身板小,可脑子鬼精鬼精的:“娘,那是不是奶奶,大娘还有小姑姑她们都会受到惩罚啊?”叶婉樱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敢欺负自己儿子,惩罚必须有,而且,还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