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蜀记之七杀碑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白鹿无涯 来源:17K小说网

张非离走得并不快,却看到道边的景物飞速地朝自己迎面奔来,又迅速地往后撤退,这有点像坐在高速列车里往窗外看,但不同的是如果从车窗伸出头去,大风能吹得你面皮刺疼发如飞蓬,这是速度带来空气剧烈流动的结果;可眼下张非离身边的环境非常沉寂;他试着闭上眼,一会又睁开,嘻嘻地笑起来,和他并肩的江子岸歪过脖子,“你笑什么?”“感觉很好玩,”张非离抬起十指捂住双眼,从指缝里往外看,“好像我的眼睛和其他感官分家了,其中有一个在说谎。”

“做天师很多时候不能依赖肉眼,因为它可能会蒙蔽你,”江子岸意有所指地说,又随口问道“对了,你会开天眼吗?”“这个啊,”张非离抓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咒语和结手印我都会,但每次念完咒,效果却时灵时不灵,就跟段誉的六脉神剑似的。”江子岸难得地没有借机损他,只是衷心告诫,“还是不要随便开的好,很耗元神的。”张非离看着他,“我承认你比我懂得多啦,不过—我可不承认你比我有天赋。”他捶着自己的心口叹道,“可惜我这么一匹千里马,却不见伯乐赏视。”

江子岸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拿他开涮了,纯粹是这家伙招人损,“你小学老师没教过你吗?谦虚乃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没想到那家伙倒起劲了,一把勾过江子岸的脖子,“一点没错,小时候老师成天教育我们要学习古人的谦虚美德,可你记得刘禹锡的那篇《陋室铭》不?”江子岸应道,“记得啊,那什么‘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是吧?”张非离一龇牙,“接着往后背。”江子岸还真想都没想就背出来了,“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张非离截住话头,“就这句,当时我就纳了闷了,你说这人怎么能自个夸自个品德美好呢?可后来再看那什么《爱莲说》,不也是自个夸自个品味高洁吗,放眼他人都是俗物,什么‘自李唐以来,世人皆爱牡丹’,一竿子打死几朝代的人有木有?”江子岸无语半晌,才道,“你这是歪论。”

“是不是歪论暂且不说,总之本少爷就这性格,过日子又不是唱戏,成天带个面具演给谁看啊?”张非离说着放开江子岸,顺脚踢开鞋前的小石子,不料才一眨眼,那石子又自己滚了回来,吓得张小少爷一跳三尺,等想起来是缩地法的效果,他哂哂地鼓了鼓嘴。

“那个,江子岸,”二人又在不知不觉间跨过迢迢千里山路,张非离忍不住发问,“九尾狐好像挺看不惯你的,为啥啊?”江子岸眉头一动,仰天打了个哈哈,“我怎么知道?也许是嫉妒我长得比他帅。”“靠,你小子,还说我不够谦虚……”“我这是近墨者黑……”两人正扯着淡,张非离忽然觉得四下景状变了,山石树木们“恢复”静止,前方的视野里零星出现几个游客,正慢悠悠地走着,再往前,是搂着军大衣挤在南天门屋檐下的人群。江子岸看了看腕表,道,“现在是点,再过几个小时,大家就会动身赶往观日峰了,你呢?”张非离心道,难道是想邀请我一块看日出?他这人其实挺好交朋友的,但说出嘴的话却是,“呵呵,我就不看了,挺累的,估计能睡到明天中午。”江子岸理解地点点头。

张非离嘴上一说累,困意就从四肢百骸泛了上来,他揉着眼打了个哈欠,突然看见一道蓝色的影子从斜右方的视野里闪了过去,张非离不自觉地随着那道影子转动脖子,原来只鸟,大小和体型都有点像鹤,咦?怎么好像只有一只翅膀?待再要定睛看清楚,怪鸟一个流畅的俯冲,钻入了葳蕤的从木中。

可能是看错了吧,还是鸟类也有身残志坚者?张非离不在意地耸耸肩,一偏头发现江子岸用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盯着自己,他搓了搓胳膊,嚷道,“有话快说,一大老爷们,玩什么欲说还休?”江子岸轻哼一声便不客气地倒篓子,“我发现你命格不是一般的特别,别的阴灵体质招点邪祟就算了,你尽招妖鬼中的boss的级别人物,说实话,你能全手全脚地长这么大真不容易。”他说的没错,张非离的确从小到大都不太平,小灾小难就没断过,掉过树,摔过坑,落过水,撞过车,好在最后都没落下大毛病,故而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不过此刻听了这话还是一惊,难道自己又被什么缠上了?他拽着江子岸的袖子要问清楚,被对方一句“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有感而发”给搪塞过去。

两人订的是同一家宾馆,张非离在楼,江子岸比他高一层,二位天师于楼梯道告了别就各自回房。张非离在玄关踩掉球鞋,便直扑软床去周公喝茶,不想眼睛闭上没几分钟,就听到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位服务员妹子,妹子问过他是不是姓张后便递过一只牛皮纸袋,说是一位江先生托她送来的,张非离关门后打开纸袋,从里面取出了几张活血化瘀药贴,当时就明白是江子岸让他消去脖子上的掐痕的,顿时有些感激,他撕了张贴到喉咙处,顺手将袋子搁到床头柜,蒙上被子接着睡觉,并没有发现一张薄纸片从袋口掉落在地,地上的纸片剪裁成小人的样子,圆圆的脑袋,有胳膊有腿,其中一面还画了黑色的符文。

张非离因为职业习惯经常熬夜,既然睡眠长度不能保证,只好在深度上下功夫,他在短时间内就能入眠,而且一睡着就雷打不动;张漫画家短短的发梢翘在被子外,呼吸匀称悠长,房间里除了低低的鼾声外,显得非常安静,突然之间,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了“噼噼啪啪”的声响,像是谁点燃了一堆木柴,一阵奇异的红光闪现,暗蓝色羽毛的类鹤生物凭空出现在了封闭的屋子,合拢的翅膀隐隐浮动出五彩虹光,却是独翅,腹间的鳞羽蔓延着鲜红色的图纹,极似一朵朵跳跃的火焰,鸟喙洁白如玉,却有阵阵带着火星的青烟从上喙的两孔间冒出。

怪鸟优雅地踱到床边,张开了长钩般的嘴,无数炽热的火星喷射而出,就在同时,地板上的纸人双腿一折站了起来,飞快地沿着柜子的边缘爬向床,纸人的身体一边爬一边不可思议地快速长高,等爬到床头时已经和真人差不多高大,它一伸双臂,拦在了呼呼大睡的张非离跟前,将怪鸟吐出的火星尽数揽到自己身上,背部的符文猛地放出道道金光。

三楼的某个房间里,江子岸用双手支撑自己摇摇欲坠的脑袋,一眨不眨地盯着桌子上的纸人,它和张非离房中的那只几乎一模一样,但仍保持原来的大小,纸人的附近并没有火源,它的头部却开始焦黑,翻卷,一股糊味在空气中散开,烧坏的头颅彻底倾颓下去,接着是伸直的胳膊,最终两条手臂也被烧成黑灰,没了头和手的纸人仍笔直地挺立着,任凭看不见的火从胸膛往双腿蔓延而去。

张非离的床头,挡住怪火的大纸人也只剩下半边身体,焦黑的纸灰悠悠飘落洁白的被子,终于,伴随着一声大叫,睡得天昏地暗的张非离睁开了双眼。

那边的江子岸正要推开椅子站起来,纸人身上的火势猛地止住,“烧”得只剩两条腿的纸人轻飘飘地倒了下去。

“看来没事了”,江子岸舒出一口气,开始慢悠悠地收拾残局,抹完桌子将垃圾桶拎去玄关,屋外恰好响起敲门声,他用空闲的左手打开门,果然看见张非离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脚上踩着旅馆的一次性拖鞋站在外面,他低头看了看江子岸手里的垃圾桶,又望见对方脸上毫不意外的神情,咧嘴笑道,“那个,我又被妖怪缠上了,是你救的我吧?谢谢啊。”

江子岸斜倚着门扉,挑眉一笑,“谈不上救不救的,没我的纸人符也酿不成多大火灾,你后来不是自己醒了吗?”张非离眼睛一亮,“这你都知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否则真烧坏旅馆设施,破财是免不了的。对了,那只怪鸟究竟是何方妖孽,我一醒它就消失了,都没怎么看清。”“是毕方,”江子岸懒洋洋地解释,“《山海经》中记载的上古妖兽之一,由五行中的木所化的精怪,常衔火种到人家作怪灾。”张非离抓着乱发傻笑,“喔,这样啊,你看妖精缘太好也挺愁人的,那什么……”江子岸笑眯眯地打断他,“举手之劳,不用挂怀;你回去休息吧。”说完虚掩着嘴打了个哈欠。

张非离本来想说留个联系方式日后请他吃饭,不想他像是看出些什么,主动掐了话头,倒显得自己先前多心小气了,不过,也许对方嫌自己招麻烦也说不定,“那,你也好好休息。”张非离舔了舔嘴唇,“喔—还有药贴的事也谢谢你。”江子岸点点头,从里面咯嚓落了锁。

“这下能睡个安稳觉了吧。”张非离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踢踢踏踏地往回走,其实他应该想到,衰运就像是美剧,你以为第一季结束了就结束了吗?

这一次张非离是被编辑的电话吵醒的,一向沉稳的右手大人居然紧张道舌头打结,“张,张非离,你上网了没有?”“啥?”张非离迷迷糊糊的问着,挣着身子坐起来,“没有啊—怎么了,难道有人在网上曝光我的果照?”“是果照还好办!”那头急吼吼地叫着,“有人诬陷你抄袭,还公布了所谓的行业内幕,现在许多论坛都飘着你的‘扒皮帖’,删都删不过来!”张非离像被泼了一盆冰水,彻底清醒了,“怎么会这样?!”

张非离游魂一样爬起来穿衣洗脸,脑袋浑浑噩噩似被敲了一锤,他勉力定下神分析眼下状况,自己刚入围原创漫画‘最佳新人奖’的提名,就爆出这种丑闻,难道是竞争对手的刻意陷害?提名的漫画家有好几个,到底是哪一个?等等,这种恶意竞争的行为被查出来是要取消参赛资格的,谁会笨到选这个时候作案?或者,单纯是某个愤青读者看不惯自己?可难道不喜欢一个人就可以随意泼脏水吗?“哗啦啦—”张非离扭开了龙头,一边用凉水洗脸一边苦笑,十几年前的文艺圈还只有“粉”没有“黑”这个字眼,可当下的文艺工作者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由粉转路人转黑。“阿嚏,阿嚏—”水倒流进鼻腔,呛得他连连打喷嚏。看着镜子里面色发白,黑眼圈浓重的自己,张非离狠狠地将手中的湿毛巾拧得半滴水也漏不下,“我可以向对手低头,但绝不向小人低头。”

这边江子岸回到家,给老爷打了个电话,报告上古异兽的处理结果—据本人判断,九尾狐没有为祸作害的倾向和动机,所以放它去人间自在;那边一听之下,直骂他草率,厉声训诫道“人乃天地之气生,清阳之气和阴浊之气相混,故而人有善念,亦有邪念,但总归是天地正气铸作三魂七魄;妖却是天地邪祟之气所化,天生不识情义,性情多凉薄狠毒……”江子岸听得十分头大,勉强将冲到嘴边的那句“你儿子是正气所化还是邪气所化难说着呢”吞回肚子,敷衍了几句就挂断了。

他打开电脑开始写开学计划,毕竟他的本行不是天师是老师;写了一段后便打开网页冲浪,这时一则新闻框自动弹了出来,江子岸赫然看见张非离的名字,再仔细一看,那三个字正陷在“新晋漫画家XXX无耻抄袭”的正中间,他赶紧点了进去。

延伸阅读

安护神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akab.shtml
安护神从事自动识别技术和探测技术产品研发、制造和销售的高科技企业,安护神拥有广东高新

乐颂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ab0l.shtml
乐颂床上用品总部是蚕丝被、四件套、枕芯、蚊帐、床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旭盛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glw7.shtml
旭盛家纺总部经销批发的家纺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泉晨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p53l.shtml
泉晨玩具杭州桐庐正华文化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中性笔供应商,

佳新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p9oj.shtml
烟台佳新装饰是一家集专职设计、施工、售后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装饰企业。公司秉承“专职团

老罗英语培训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szra.shtml
老罗英语培训是“老罗”(罗永浩)和他的教师朋友们主持的一家英语培训学校(海淀区至圣嘉

亚博托玛琳连锁汗蒸馆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srj5.shtml
亚博托玛琳汗蒸馆连盟加盟——公司简介中国·北京亚博汗蒸连锁机构(简称亚博科技)是集托

兵颍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y8v4.shtml
上海兵颍实业有限公司始创于2001年,初从事天然胶、合成胶、通用塑料及化工辅料的经营

欧伊尼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xnij.shtml
青岛欧伊尼珠宝有限公司系韩国吉母皮亚珠宝有限公司国内销售公司,集设计生产贸易服务于一

红火飞扬面疙瘩加盟  http://www.djashbarnes.com/so2g.shtml
】将致力于进一步整合、提升产品结构、品质;完善经营、服务管理体系。通过我们团结、高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亡金鼎在线阅读第4节

    一个月的军训,烈日灼灼,几乎把所有人都晒黑了,军训这一期也能成就一段段情缘,有些缘分便在这里开始。军训汇演一完,三人就约在一起逛这陌生的城市,商场、小吃店、公园、只要是近处三个人已经逛完了,到了游乐园,游玩的人还算多,时不时的听着尖叫声,大摆锤下,陆陆续续的有人在付门票,实在走不动了,曹瑞凌要求休息

  • 我在原始时代在线阅读第6节

    “服务生。”陆云帆真的不想过去,毕竟方蓝拖他下水被他喜欢的人看见这事,陆云帆还没释怀。可是,其他服务生都在忙,就他一个人是空闲的,只好叹气上去。“先生,有什么事吗?”“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是哪个帅哥,原来是方蓝的男友啊!”男友两字听起来极为刺耳,陆云帆低眼说:“你在这里我也实话告诉你,我不是方蓝的男友

  • 我瓷真心甜第5章在线阅读

    本来结婚是该高兴的,故意把结婚的消息弄的满城皆知就是为了见见木景若,知道她还好。可是已经这样大面积的宣传了很久了,以至于都入洞房了,却仍旧没有木景若的任何消息。木景若走后,天意就一直哭闹。这个女人是那个时候找来替代木景若的看护人员,说起看护人员,那段时间很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有她能让天意不哭闹,可能

  • 人间欢喜之第一章(1)

    楔子疼……白钰秀感受着自己身上撕裂般的痛楚,鲜血浸湿了她的衣袍,往日里神兽之躯所带来的恢复能力,此刻像是被什么抑制住了一般,遍体大大小小的伤口迟迟无法愈合。她的意识都微微有些模糊了,上一次如此伤重是什么时候来着?她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勉力支撑着自己站直身子,眼前银白色的发丝被风轻轻扬起,她看着身前面色

  • 超级学生之我是至尊第八章在线阅读

    看黑米糕这会儿惨兮兮地趴在地上,艾丽莎实在觉得好笑又心疼。方才她隐约感受出小猫的紧张,便猜测他大约是被墨汁吓到了。考虑到之后的自己大概还会常在书房画画,艾丽莎不希望小家伙对这里有心理阴影——她可还想给他画肖像呢!既然一会儿必定是得洗澡了,女孩干脆抱起猫,顺便捡起地上还剩一小半的墨汁瓶,在碟子里浅浅倒

  • 旧梦如画第4章在线阅读

    某天晚上防弹少年团宿舍田柾国把哥哥们都聚到了客厅,接着开口:“哥,我有喜欢的人了,你们觉得我应该去争取吗?”其他6人明显没有什么反应,这让田柾国感到很疑惑。金泰亨见没人开口,就马上说道:“朴世妍对吧?”田柾国当场就愣住了。哥哥们见他这个反应,都笑得很开心。“柾国啊,你是逃不过我们的法眼的,我们早就看

  • 秋风瑟瑟染情丝之第六章(6)

    苏谦言看着眼前精致的菜品很满意,看得出来做菜之人的用心,而且对于他这种长期窝在基地里吃外卖的人而言,完全算是大餐了。他拿起桌上刻着hellokitty图像的筷子,挑了挑眉,用食指磨了磨,还是决定将就一波——毕竟菜看起来很有胃口。林沐看着他夹了一块排骨,眼神便顺着排骨移到了他的脸上观摩了一会儿,有些感

  • 目标之活过十八岁第3章在线阅读

    “哎呀,四妹!”秦弄月连忙拉起她的小手,一脸关切,“没事吧!”秦暖意抬眸,手背上这点儿烫伤不算什么,只是秦弄月背对众人,面露狠色,语气中却是满满的关心,还真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姐姐,你烫着妹妹我,并不要紧,可你这么终日侍奉在皇上身侧,怎可如此大意?”秦暖意长睫如扇一般展开,对着秦弄月一笑,

  • 两百磅的春天之第四章(4)

    店里的人太多了,只是几圈台阶的距离,言斐都走了快五分钟。还有一群喝得神志不清的人往他身上蹭,蹭得言斐邪火乱烧,把人推走的力度一点儿都不小。待他走下楼梯,到了二楼,发现言盛已经不在里面了。他爆了一句粗,一把拉住从里面走出来的人,“言盛在哪儿?!”被拉住的人猛然一愣,“谁?谁是言盛?”言斐怒极反笑,还玩

  • 超神学院之帝俊之传奇婚礼(中)(10)

    砍砍杀杀,也不知“击杀”了多少对手,但是所有的红包本质上来讲在来宾来报名参加的时候已经划入了叶修的银行账户,现场的这些,其实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终于,一大堆人乱杀一气之后,勾肩搭背挥洒泪水,浩浩荡荡,闯入了古堡。古堡本来是荣耀网游中的练级地图,古堡内部是有幽灵怪的,但是这么一大堆现役的退役的职业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