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之悠然农家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爱洗澡的牛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霍睿禹转专业带动的后续影响渐渐消停,眼见着第一学期过了一半,医学院也迎来了各种名考试,而霍睿禹还需要把之前的课程补上,也是忙得几乎看不到人。

霍睿禹的篮球队依然参加,学习结束偶尔打打球,对他是种减压方式。而胡鸿澜长期在图书馆看书,和霍睿禹总是错开上课,俩人遇到的机会不多。

直到霍睿禹在hiphop群里看到了胡鸿澜的舞,他才知道新年晚会还有表演,之前hiphop得了一等奖,社团被指定出一个节目,胡鸿澜应该是在排练。看的霍睿禹眼里冒光亮,也太好看了吧。

班级群突然发布了十佳歌手比赛的消息,霍睿禹本觉得是个无聊的比赛,却看到班长补充说明,一等奖加10分。

霍睿禹顿时来了兴趣,他转专业本来学业就耽搁了,考试成绩应该差不太多,那就要从活动分上多拿点,又想起胡鸿澜要拿奖学金的事,他立刻拨打了胡鸿澜的电话,没人接,连打了三个都没接,霍睿禹作罢,先去打篮球了。

打的浑身是汗,霍睿禹正准备接球,突然看到熟悉的身影,一个不留神,被球直接飞甩到脸。众人紧张的看着他,霍睿禹呵呵的挠了挠脸:“没事,刚才走神了。”

霍睿禹把球扔给左泽:“你们打吧,我还有事。”

说完,霍睿禹走向胡鸿澜。

胡鸿澜紧张的看向霍睿禹:“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被球砸了一下而已。”霍睿禹笑呵呵的说着:“我感觉好久没见到你了。”

“也没多久,最近考试多,就去图书馆看书了。我回去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

霍睿禹叹口气:“没办法,我们班课都是第一节,我去,简直没人性,我要保证睡眠,把落下的课程补上。”

说完,霍睿禹突然心里一揪,感觉好久不见胡鸿澜,想念不已啊。

“最近没什么考试了,我可以早点回寝室了。”胡鸿澜淡淡的说着,突然被霍睿禹一搂:“走,吃饭去。”

“你给我打电话,有事吗?”胡鸿澜问。

“哦,我是看到班级群里的十佳比赛,校级的,你知道吗?”霍睿禹问。

“知道。”胡鸿澜点点头。

“咱俩一起出个节目啊,凭我们俩的颜值,必须第一啊。每人10分,多好。”霍睿禹自信满满。

“我听说法学院唱歌好听的很多,粉丝也不少,你这算盘只怕不准吧。”胡鸿澜淡淡的笑了。

“就那个法学院十佳的,我也有所耳闻。”霍睿禹确实听左泽说过,不过没上心,被胡鸿澜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了。

“嗯啊。”胡鸿澜看向霍睿禹:“我们俩谁唱歌?”

“那个……”霍睿禹挠挠头:“我其实五音不全。”

“呵。”胡鸿澜看着霍睿禹:“你这是希望我给你拿10分啊。”

“我这不是考虑到成绩占不了太多优势么。你也知道我们学院里3个班,有一个是之前的经济学院筛选出来的,课程是不变的,但是我们这两个班是转专业的,比人家晚起步一个多月啊。”霍睿禹很委屈,现在课程还没赶上呢。

“哦。”胡鸿澜继续向前走,霍睿禹拉着胡鸿澜的胳膊:“小澜,都半个月多没见了。我请你吃饭。”

“等拿了一等奖,你再请我吃饭吧。”胡鸿澜看着霍睿禹,眨了下眼睛。

“你同意了啊。”霍睿禹激动的摇了摇胡鸿澜的胳膊,差点跳起来。

“我这次考试成绩不是很理想,我想加点活动分,或许可以拿个一等。”胡鸿澜满不在乎的说着。

“我去,你居然要拿一等啊,真有追求!我三等就已经谢天谢地了。”霍睿禹觉得人与人的差别还是不小的,比如……梦想!

“那个,比赛是11月27日,我们出个什么节目?”霍睿禹继续说:“还有不到一个月。”

“海选先过了再说吧。”胡鸿澜打开手机看了眼比赛的宣传:“明晚海选,我唱你干嘛?”

“弹钢琴,可以吗?”霍睿禹问胡鸿澜。

“可以,那我们这是个组合?”胡鸿澜诧异的看向霍睿禹。

“对哦,我们是个组合啊,先起个组合的名字啊。”霍睿禹满眼笑容:“要不就叫睿禹组合,哥罩着你。”

“我这帮你拿分,又不是卖给你,组合里都不配有我的名字啊。”胡鸿澜颇为嫌弃。

“哈哈,逗你玩呢。你要觉得可以,那就叫鸿澜组合呗。”霍睿禹感觉好久没逗胡鸿澜了,又开启作死模式。

“琴飞,怎么样?”胡鸿澜问霍睿禹。

“嗯?”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胡鸿澜淡淡的说,等着霍睿禹的回答。

“有文采!就这个了!”霍睿禹一脸喜悦。

胡鸿澜满眼黑线,果然是个智障,肯定不知道这是哪首诗里的。

“你确定用这个吗?组合需要写出处。”胡鸿澜继续问句。

“当然。琴代表音乐,飞代表我们必然一飞冲天!多好的名字啊!”霍睿禹的理解倒也是没错,只是胡鸿澜的本意,霍睿禹并不懂。

“哦。”胡鸿澜点点头,跟木头说诗,是他唐突了。

“你怎么了?”霍睿禹问句。

“没什么,只是突然明白了一个成语的意思。”胡鸿澜淡淡的向前走。

“什么成语啊?”霍睿禹跟着一起走。

“对牛弹琴。”胡鸿澜脱口而出,走向食堂里。

食堂太吵,霍睿禹并没有听清楚。

他仔细看十佳歌手的宣传,今天是最后一天报名时间,火速吃完饭,他去报名,胡鸿澜去上课。

还未下课,胡鸿澜就收到了霍睿禹的短信:【报名成功了。】

【好。】

【写理由的时候忘记你说的诗了,想着你在上课,我随手写了一个。】

【OK。】

胡鸿澜看完短信,想着霍睿禹的榆木脑袋,他放弃治疗了,还是专心听课吧。

听说霍睿禹和胡鸿澜一起报了十佳歌手,导致本次歌手比赛的期待值上升了好多。

当焦辰得知后,趁着两个人晚自习后都在教室,直言两个人不靠谱,他也可以参加的啊。

“我们商量的时候,你们俩都不在寝室啊。”霍睿禹才不会承认是单独找的胡鸿澜。

“那也可以给我们打电话吧。”焦辰很嫌弃。

“忘了啊。”霍睿禹理直气壮的表达自己就是故意的。

“你们过了海选,想要搞个什么节目?我听说法学院的十佳第一名叫方子佑,自弹自唱,特别牛,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呢。第二名章锦年长得帅,歌也唱的好听,是他们学院的院草。”孟景苑早已把最有力的对手打听清楚了。

“我们还校草呢,怕什么。”霍睿禹得意的说:“小澜自跳自唱。”

“不行,累死了。我还要准备年底的迎新晚会,我不想跳。”胡鸿澜没时间排舞:“我唱歌一般般,如果增加舞蹈,估计就只能你唱了。”

“那算了,我弹钢琴,你唱歌吧。”霍睿禹说。

“恕我直言,你们两个人的表演,方子佑一个人就能搞定了。”焦辰不是故意泼冷水。

“是啊,方子佑会的乐器很多,最经典的是吉他。”孟景苑看着面前两位,感觉获奖希望渺茫。

“你们拿个第三,或许可以。”焦辰感觉,第三名也不错啊。

“第三名就2分,不值得本少爷那么用心准备。”霍睿禹坚决不同意只能拿个第三。

“我会弹吉他,但是不太熟练。”胡鸿澜突然说。

霍睿禹突然得到了启发,他眼睛转了几圈,好似想到了个不得了的主意:“我先想一下,咱们先不忙着认输。”

说完,霍睿禹坐回椅子上给胡鸿澜发信息:【以后到小区的房子里排练。】

胡鸿澜瞥了一眼霍睿禹:【还要保密?】

霍睿禹:【技术不如人,那就惊喜啊!】

胡鸿澜回了个【哦】就算了,看来霍睿禹还算有自知之明。

翌日上午下课后发现霍睿禹发了个信息让胡鸿澜去小区,胡鸿澜走到房前,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开门,他还以为霍睿禹没在,打电话这才听到屋子里大喊:“来了,来了。”

胡鸿澜走进去发现,霍睿禹把餐桌移到了沙发的旁边,空出了大约20平米的空地方。

“我已经在网上买了架钢琴和吉他,今天下午到。”霍睿禹指着画架说:“我想了一下,既然他们会那么多乐器,咱们就不能示弱,要把看家本事都拿出来。你自弹自唱,我弹钢琴和画画。怎么样?”

“可是,就4分钟的节目,你画画来得及吗?而且钢琴和吉他……我俩还要练习合奏,我的吉他弹得很一般。”胡鸿澜感觉霍睿禹的想法虽然很好,但很难实现。

“那就不一起合奏。我先弹半段钢琴,你唱。然后你自弹自唱,我画素描,你的侧颜。”霍睿禹想着,多么完美。

“想法都可以,但是你可以在一分钟就把我画出来吗?”胡鸿澜看着霍睿禹。

“应该,或许……”霍睿禹挠了挠头,应该是不可以的。

“我现在开始练习。”霍睿禹对胡鸿澜说。

“这样吧,我们先选择好表演的衣服,你今天开始试着给我画侧颜,实在不行,当天就拿成品去。”胡鸿澜感觉一分钟画素描应该不太现实。

“那不行,这就失去吸引力了,我想好了,当时要把有个机位专门拍我的素描,展现我高超的画功。”霍睿禹笑着说。

“明明是十佳歌手,为什么到你这儿跟素描展览似的。”胡鸿澜也是佩服霍睿禹的脑洞。

“你在唱歌,我在绘画,不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感觉吗?”霍睿禹突然一拍大腿:“咱们的节目就叫岁月静好。”

“这也行?”胡鸿澜虽然觉得有些太随意了,但是霍睿禹那么认真的样子,真的不忍心否定他。

“好吧,那你先试着画我。”胡鸿澜找了个椅子坐下来。

胡鸿澜坐下来,霍睿禹找了个比较正的角度,他打开画板,用快速的素描速度给胡鸿澜绘画,等到成品出来,看了眼时间,需要三十分钟。

“我的天……”霍睿禹没想到自己绘画居然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如果把三十分钟压缩到一分钟,这是他们节目目前最大的麻烦。

“我们还没选歌,就给自己找了个这么大挑战。”胡鸿澜也是佩服。

“还有18天,我可以的!”霍睿禹在画纸上写上“01-30min”。

“好。”胡鸿澜看着霍睿禹:“你会弹什么?”

“我都可以,你选个你擅长的歌曲。”霍睿禹一副什么都会的样子。

“你现在素描已经是难关了,如果再练钢琴,你还有时间学习吗?十佳歌手结束就快要考试了。”胡鸿澜看着霍睿禹。

“那……我最熟的是《倔强》。”霍睿禹说完,看了一眼胡鸿澜:“你会吗?”

“可以。”胡鸿澜的表情看不出是会还是不会,但是貌似不轻松。

延伸阅读

鑫铭尚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p0qw.shtml
鑫铭尚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杜高卫浴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ue9w.shtml
杜高卫浴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整体卫浴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杜高拥有四个生产事

青鸟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g5mq.shtml
青鸟儿童安全椅是儿童安全坐椅、车贴、靠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青鸟儿童安全椅拥有完整、科

雅森干洗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40f.shtml
雅森干洗品牌源自重庆雅森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是国内较早进入干洗行业权威品牌,截止201

老京师粗布家纺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jt8.shtml
老京师粗布家纺的全部产品全都坚守纯棉概念,精心打造人类“第二肌肤”,所有与人类亲密接

欢乐唱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dm7c.shtml
欢乐唱娱乐场所音乐狂欢:相恋的失恋的请跟我来,一边跳一边向快乐崇拜;开心不开心的都跟

百代白酒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d86a.shtml
百代白酒成立于2012年7月,是以整合贵州长征酒业销售有限公司、贵州省茅台镇鹏程酒厂

欣艺十字绣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y8rm.shtml
浙江好彩工艺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专职型十字绣企业。公司成

焕创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grmd.shtml
焕创生活用品总部是不锈钢盆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潮州市

桓克加盟  http://www.usedbikesearch.com/dbyq.shtml
上海桓克测控技术有限公司位于太平洋西岸,亚洲大陆东沿,中国南北海岸中心点,长江和钱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逐洪荒续篇——谜踪第八章在线阅读

    屋内,孙先生并不急于打开那酒坛。待晋凌换好一身衣服,让他坐下,才笑问道:“小哥,你有心了,我看你有点面善,也觉得你有些相熟亲近之意,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晋凌!”晋凌大声说,“其实,我看先生,也是觉得有些亲近之意的,就像看见我爷爷一样!”孙先生听了这话,甚是高兴,呵呵笑了起来。侍者孙福笑道:“

  • 精灵梦叶罗丽之自然之域在线阅读第五节

    月色正浓,秦辰从一旁拿起一块木头,坐在椅子上借着烛光开始雕刻起来。赵雨夕看到这幅场景,忍不住的问道:“你这是在干嘛?”秦辰指了指一旁角落的一个篮子,便继续神情专注的继续雕刻起来,篮子里面放的,是他已经雕刻好了的木雕。赵雨夕走到篮子旁,从中拿出一个木雕打量着:“还不错吗,给我一个如何?”“三十钱一个,

  • 腹黑鬼夫赖上我在线阅读第2章

    那个男人竟然是沈洋。那一刻的我热血涌上了心头,但女子已经下车笑脸盈盈的去挽沈洋的胳膊,还拿着孕检报告给沈洋看:“老公,我怀孕了。”我怀上孩子的时候,也是这样拿着孕检报告去找沈洋,沈洋也和现在这样,一脸的呆滞,好像从未想过会有个小生命降临,我给了沈洋一周的时间考虑,一周过后,他捧着玫瑰花站在黄兴广场,

  • 深****坑第4章在线阅读

    不错,沈凌尚在娘胎中,便是与母亲澹台曌联络上了。盖因他斩获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真正的大机缘。——在他与先天净莲生命律动完美同步之下,一开始,的确只有海量的净莲宝气。但,随着这种同步足足保持三天,居然触发沈天禅当年留在先天净莲中的一道神意。在验证完血脉,确定是自己的血脉后嗣之后,神意加持,沈凌成为先天

  • 泣血惊龙之我好像不慌了!(7)

    远处传来了几声呼叫。好像有人在叫我啊。墨黑转头看向好像有人叫他名字的方向。“凌云、夜音”“你终于来了”夜音满脸疑惑地说。“你身边的小女孩是谁?”“是女朋友吗?哈哈哈哈哈哈!”凌云没心没肺地说。克尼亚率先回答“不是女朋友!”夜音拍了一下凌云的头并说道“我就说不是嘛!”克尼亚又开口说道“是未婚妻!”“居

  • 我和鬼魂有个约会在线阅读第四节

    林乔的拒绝未能给宁小川带去任何情绪的变化,他狭长的双眸中仍然是一如既往的笃定和坚持。“林小姐,你要知道,即便你今天拒绝了,但在未来某一天,你仍旧会签下这些文件,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宁小川坐在餐桌前,双手合十,姿态悠然自在。林乔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都不知道谁给他这个自信的。就她对小柒的了解,宁小川这种

  • 不灭灵帝在线阅读第5章

    而这一头,苏妙珍舀了一小碗粥,吹了气:“宝宝,起来喝点粥,喝完粥我们吃药了好吗?”醒来的欢欢,仍旧睁着大眼睛看着她,她一口口地喂着,而欢欢也机械地一口口吃着,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反应。她实在是太乖了,或者说,别的小孩该有的哭闹的,她都没有。那个该死的陈妈在家里到底是怎么看孩子的,能把一个孩子弄成这样?

  • 精灵大师Go见面

    苏锦泽的车和他的人一样,力求低调不张扬。秦晓筠站在副驾驶外盯着座位上的安全座椅犹豫半天,最后看也没看驾驶位上的男人,直接动手把安全座椅卸下来,径自安放到后面座位上。搞定一切,拍拍双手,爬上了苏锦泽的副驾驶。目睹一切的苏锦泽:……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开口说什么,直接发动引擎,缓缓上路。秦晓筠坐进去之后

  • 龙魂魔帝之桃叶尖上尖儿(1)

    炎热的夏天,淡淡的余晖,蝉儿在树枝头鸣唱着夏天……老北京的胡同口的一颗大树下,几个老人坐在那摇个蒲扇,聊着关于儿孙的事……一个胡同小道里。秋桐穿着汉服,摆着姿势。对面的好友正在给她拍照。“桐桐,快,换一个姿势!”秋桐看对面正仔细看相片的基友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她和她的好基友苏糖都是大三的学生,苏糖喜欢

  • 南城缉妖录第一章在线阅读

    蹬蹬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喘息向着我的宿舍奔来。我合上手里的书,等着来人推门而进。随着学校放假,整个宿舍楼只有我和室友姜老三。“唉我说,咱这不能住了,太吓人了啊徐老四。”姜老三用力推开门又赶紧关死,似乎身后有什么东西生怕跟进来。刚去下楼洗漱的他连嘴角的牙膏沫都没擦。“瞅瞅你这一脸怂样。”我顺手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