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危险人格之第四章(4)

作者:爱嚼饼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诶?您、您是说,您是别的本丸的审神者大人?”

睁大了一双眼睛的是个和森蔚差不多大的孩子,他看起来要比森蔚矮一点点,樱粉色的短发微卷,水蓝色的圆眼睛像通透的天空。他惊呼完,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低着头像是思索了一下,才压低声音,小心翼翼:“那您,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刻意小声说话,但森蔚还是配合地压低声音:“我不知道。我应该回我的本丸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你知道我该怎么回家吗?”

穿着黑领白衬衣和黑色短裤的小少年摇了摇头,弱气地说:“十分抱歉,我并不知道。”

“没关系,你不用道歉啦。”虽然对这种突发情况完全束手无策,但森蔚还是先宽慰了对方一句:“啊,对了,我叫森蔚,你叫什么名字?”

“……您不知道我吗?”粉色的男孩子有些迟疑地反问了一声,随后又恍悟道:“啊!您是才上任的审神者大人吧?所以还不认识我。”

“我是秋田藤四郎,是粟田口刀派的一振……短刀……”秋田温吞地跟森蔚自我介绍,可说着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声音却越来越低,话语的尾音几乎消弭在空气中。森蔚不知道对方为何会突然低沉,刚想开口,情绪莫名低颓的小短刀就慢慢抬起头来,看向她。

他好像有什么话想说,目光有些躲闪,可酝酿了半天,却只挤出一句:“……您快走吧。”

我也想走啊。

“这样吧,秋田,你带我去见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吧。”森蔚想了想,这么说:“如果能拜托这里的审神者和时之政府那边联系上的话,也许就可以……”

“不行!不可以!”粉色的男孩迅速打断了森蔚,随后他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飞快低下头去的同时,下意识紧紧抓住了自己上衣的衣角。

森蔚有些被吓到,不解地问:“你怎么了?”

秋田没有说话,森蔚便歪着脑袋去看对方的脸色。她是自小就习惯了流浪乞讨的孩子,所以对于人们的眼神和脸色都有一种直觉性的敏感。她之前就察觉到眼前的小短刀有些奇怪了,但碍于对方不是她的刀,所以不好询问,但现在看来,好像不问不行了。

“秋田……”一个温润的声音忽然响起。森蔚抬头,只见走廊转角走出一名成年男性,他穿着黑色和服与同色羽织,微笑起来的样子文质彬彬,即使看到了庭院里多出一个陌生面孔,他也只是露出了略微讶异的神色,声音始终都是恰到好处的温润:“你在和谁说话?”

“主君!”秋田急忙转过身,重重地低下头。

森蔚感觉有些不舒服。

不只是因为身边紧张得整个身体都绷起来了的秋田,也不只是因为逐渐走近的成年审神者给她一种身高上的压制。森蔚困惑而不适地看着走到她面前的成年审神者,在秋田说话前出声问:“我见过你吗?”

“嗯?”成年审神者脸上浮现出一抹迷惑。

森蔚也察觉到了自己的问法有些奇怪,于是又问“你见过我吗?”

对面的男人像是忍不住笑了,温和地说:“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呢。”

“啊,因为,就是觉得你有些眼熟,或许是像电视上看过的人吧。”眼前这样浑身写满了不俗气质的男人,见过之后森蔚应该会记得,不过也可能是什么时候曾在路边的电视上看过,才会觉得眼熟。

虽然森蔚有些下意识地觉得不舒服,但考虑到目前的情况还要请求对方给予帮助,于是她还是乖乖地说明了自己的情况,跟着对方进了一楼的大广间。

“说起来,我还没来得及询问小小姐的名字呢?”成年审神者挥退了秋田,就当着森蔚的面写了一封书信,说是等这座本丸的狐之助归来后就送去时之政府,让森蔚安心等待回函后,就端坐在矮几主位上跟森蔚说起来话:“我叫青山,小小姐呢?”

森蔚有些不习惯被这么称呼,但还是乖乖回答:“森蔚。”

“森蔚啊。”青山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笑了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

名叫青山的审神者温和地跟森蔚聊了几句,森蔚才知道对方也是一个月前才上任的新审神者,只比森蔚早来半个月。他的说话谈吐一直都很礼貌温和,不管怎么看都像个脾气很好的大哥哥,于是森蔚逐渐不再那么不适,在青山邀请她一起逛逛他的本丸时,森蔚也答应下来。

这座本丸和森蔚的本丸没有太大差别,不仅是景色,还有安静的氛围。

“好安静啊。”森蔚好奇地问:“没有看见青山的其他刀剑呢。”

“远征去了。”青山从容回答:“毕竟要做日课,本丸里就只剩下一些短刀陪我了。”

从没做过日课的森蔚装作镇定地点点头,又问:“那青山的初始刀是谁呢?我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大哥哥哦,他叫山姥切国广。”

“我的初始刀啊……”青山想了想,“加州清光,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一边聊着,森蔚和青山一边在本丸里闲逛,路上也碰见了几个短刀少年,但都没能说上什么话。直到日暮时分了,森蔚才又问起狐之助有没有回来,青山遗憾地摇头,跟她说狐之助陪同远征的部队去帮忙了,可能要明天或后天才能回来,让她耐心等待。

晚饭是由秋田送来的,在一楼的广间用。

森蔚道了声谢,一直低着头的粉发男孩子却突然小心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明明和青山相处了一下午,已经觉得对方是个不错的人了,可秋田这一眼一下子让森蔚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不安。她吃完晚饭,青山便安排起她今晚住的房间。森蔚咬着筷子,出于某种直觉,她突然打断:“不,我一个人睡觉会害怕。”

青山笑了一声,似乎很无奈,“森蔚还怕一个人睡啊。”

“就是怕嘛。”森蔚搁下筷子,“我以前都跟哥哥姐姐睡的,到了本丸之后也有狐之助和大哥哥陪我。”

“唔……”青山宠溺地看她,“那森蔚今晚想怎么睡呢?”

“今天下午的时候,有在路上碰见几个名字里也有藤四郎的小哥哥呢,是秋田的兄弟吗?”森蔚期待地去问拿着托盘退在阴影里的秋田,粉色的男孩子抬起头来看了看青山,然后才迟疑地小弧度点了点头。

“那我今晚可以去秋田那边吗?可以大家一起玩吗?”森蔚的眼睛亮亮的,语气也活泼起来,“我已经很久没和同龄人一起玩了呢!”

“严格的说,你们应该不是同龄啊,森蔚。这里年纪最小的一把短刀,都比森蔚你大好几百岁哦。”坐在上位的青山微笑着,用哄孩子般的温柔语气,“而且森蔚你是女孩子啊,和男孩子们一起睡没关系吗?”

“有关系吗?”森蔚眨了眨眼睛,一派率真,“我以前都和哥哥他们一起睡的啊。”

在森蔚的坚持下,她今晚从一楼最靠近楼道的房间,转移到了粟田口家的大房间。森蔚笑嘻嘻地跟青山说完明天见,就跟着秋田走出了障子门。此时已是天色将晚,日光将尽,森蔚离开逐渐昏暗的房间时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只见青山在坐在主位上,好像知道她会回头,正坐在那里朝她微笑。

他微笑起来好像一直都是同一个样子,从不会深一分浅一分,弧度完美得像画在脸上的面具。

那张微笑的面具浸在昏暗的光线里,里面却好像藏了一只恶鬼,忽然让森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零碎的脚步声,森蔚扭过头跟在秋田身后,伸手握住了口袋里的怀表。“秋田,我还能回家吗?”

森蔚忽然这么问。

秋田的脚步顿了顿,继续往前。他低下了头,没有回答。

他们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先把用完的饭菜放去了厨房。森蔚自觉地和秋田一起洗了碗,然后看着秋田从厨房里又拿出一份饭菜,他们才一起回到了栗田口的短刀们一起住的小院。

“我回来了。”推开门的秋田轻声说着。

森蔚随着秋田进门,走进十多块榻榻米铺就的大寝室内。她下午曾见过的厚藤四郎、前田藤四郎以及平野藤四郎都在,还有另外一个没见过的白色短发的男孩子,身边有五只黑白相间的可爱幼虎。那个白发的男孩子看到秋田进门就过来接下了秋田手里的食盘,却在看见森蔚时一愣,怯弱地望着她。

“这是森蔚大人。”秋田一板一眼地跟房间里的大家说:“今晚,森蔚大人会在这里休息。”

“直接叫我森蔚就好的。”森蔚笑了笑。

房间里的男孩子们正在把被褥铺在榻榻米上,闻言都停了手上的动作,安静地对她点了点头,偶有打量,并不明显。秋田把食盘交给那个白发的男孩子后,就抱出了一床被褥替森蔚铺好,森蔚刚想去帮忙,却看见拿着食盘的少年敲了敲里间的障子门。

“乱。”森蔚听见对方小声叫。

障子门开了,里面没有开灯,黑漆漆一片。森蔚只隐约看见一个金色长发的少女,接下了白发少年递进去的食盘,随后障子门便再次关闭。

房间里的其他少年都很平静,仿佛已经习以为常。

森蔚在秋田的带领下洗漱完毕,回到房间。她刚在被褥里躺下,旁边还在飞扑玩闹的几只小老虎就在追逐中跑上了她的被褥。

“啊!不、不可以!”察觉到自己的小老虎爬上了森蔚的被褥,那个白发的男孩子急忙把老虎抱在怀里。他的声音细软,说话时显得小心翼翼的,道歉都带着几分畏怯,“对、对不起,森蔚大人。”

这个男孩子比秋田还要弱气。

“没关系啦,不过森蔚大人听起来真的好奇怪,直接叫森蔚吧。”森蔚抱着被子坐起来,“这是你的老虎吗?很可爱哦,你……唔,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吗?”白发的男孩子似乎森蔚会对他搭话看起来有些惊讶,等意识到该回答时已经离森蔚落下话音过了几秒,于是他急忙开口,“我叫五虎退,是、是献给兼信公的礼物,我……我……呜……”

他的自我介绍还没说完,就不知为何无法继续下去,甚至有些自我厌弃地呜咽起来。

“你别哭啊。”森蔚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哭起来,急忙安慰,“别哭啊,五虎退。”

“对、对不起,对不起……”五虎退道着歉,捂住自己的嘴,似乎想强行止住自己的呜咽。

“退。”一直安静呆在各自被褥里的男孩子们也起来了。他们围过来,各自三言两语地哄了几句,才让五虎退止住抽泣。

森蔚裹在被子里看着他们。

她以前也有过一群家人,在奇迹般地活到六岁时,从天而降的哥哥把她从垃圾堆捡回了家。不过说是家,其实也不过是另一个能遮挡风雨的垃圾堆而已。几个没有父母的孩子聚在一起,她忽然就有了哥哥、姐姐、弟弟,可以在世界看不见的地方,挤在一起取暖。

安抚好了五虎退,大家各自躺回自己的被褥。熄灯,就寝。

森蔚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毕竟她现在在别人的地方,而这地方显然也不是好呆的。但事实证明她确实是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子,一沾枕头就立刻老实的睡着了。就跟当初被素不相识的时之政府工作人员带走后,毫不在意地在对方的地盘睡了下去一样。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森蔚深刻的检讨了一下自己,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被褥,洗漱起床。

她先到处看了看,确定这座本丸的狐之助还没有回来,然后盘算着靠自己能不能启动庭院里的时空转换器,重新回到合战场去。如果青山真的没有送她回去的意愿,那她就必须衡量一下是暂时呆在这里更好,还是直接去危险的战场更合适。

森蔚转道走向庭院,却听见不远处的锻刀室里有炉火燃烧的声音。

在锻刀室里的是青山,他背对着森蔚,似乎正在检收刚锻好的刀剑。森蔚现在对青山的观感有些危险,所以不太愿意和对方碰面,毕竟昨晚她离开时,青山那个笑实在过于诡异,森蔚正打算快步离开,却隐隐看见青山手里两把打刀模样的刀剑,……那接下来应该就是唤醒刀剑了吧。

森蔚这么想着,直到看见青山随手将两把打刀滑进了旁边的刀解池。

森蔚一怔,停在原地。

这时,刀解了两把打刀的青山也转过身来,他看见门口的森蔚,有些讶异,“小森蔚?”

森蔚微微抿紧了唇,状似好奇地问:“青山,为什么不要那两把刀?”

“那两把吗?”青山又弯出了那种面具般完美的微笑,“因为不太喜欢那种长度呢,如果能短一点就好了。”

森蔚迟钝地点头,她想说些什么,但又说不出来,只能含糊地回了一声,“哦。”

森蔚想要离开,昨天初见青山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青山却先一步再次邀请森蔚一起逛逛,森蔚拒绝,青山便无奈地笑起来,像哄不听话的孩子一样把手搁在了森蔚的肩头“今天天气很好啊,一起逛逛吧,小森蔚?”

他在笑,眼神却没有温度。

森蔚只好头皮发麻地点头。

演武场。

今天的审神者安排了久违的手合番,今剑举起木刀防御,而对手落在他刀上的力道大不如前。红眸的小天狗没有趁机反击,而是犹豫地看着站在他对面的乱藤四郎“没问题吧,乱?”

陪同乱一起来的平野藤四郎紧张地等在旁边,关切注视着这边。

手持短刀站在对面的乱看起来很糟,他浑身都带着青紫的瘀伤,眼神晦暗,唇色发白。明明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看起来快频临崩溃了,却还要被迫听从审神者的命令,与今剑在演武场切磋。

不,这根本不是切磋。

森蔚跟着青山过来,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场馆内的三振短刀看见他们,都几乎紧绷起来,低着头问好。青山则温和地走过去,话语温润地和三振短刀说话,姿态亲切而温柔。平野和今剑紧张而局促地低着头,对于审神者的话语会给出刻板的反应,乱则是始终沉默地站着,微微低着头,眼神空洞。

青山说完了话,回身似乎打算和森蔚离开,今剑和平野都若有若无地松了口气,却见青山又转过头来。

“对了,乱还不舒服吧?”他明明对着乱说话,却忽然看了森蔚一下,“一个人处理文书真是相当无聊啊,今天的近侍就换个孩子吧,唔……秋田?退好像也没有当过近侍吧?”

“……不!”一直沉默低头的乱好像被什么刺到,空洞的眼睛一下有了神。他想要抬头,抬到一半却又低了下去。

青山露出恰到好处的不解神情,“嗯?”

“我,我可以……我可以的,主人。”乱的声音低哑,他混乱地请求着“我已经好了,处理文书的话,我可以,都可以。”

青山无奈地笑着,“这可不行啊,乱,不能老是跟兄弟们抢近侍哦。”

“拜托您。”乱动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向青山,森蔚这才看清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晦暗难辨的蓝眸,明明是和秋田的那双蓝眼睛一样好看纯澈的颜色,却装满了僵滞麻木的情绪,在她说出请求时,才带了一点希求的碎光。

“啊,真是。”青山摇了摇头,满脸宠溺,“不要在客人面前任性啊,乱。”

说着,他还笑看了一眼森蔚“对吧,小森蔚?”

森蔚僵着,无法回答。

眼看青山要继续回身准备离开,慌张起来的乱急忙想跟上再请求,可是他刚动作,就好像牵扯到了身体的某处隐伤,一下就趔趄着摔在了地板上。脸色早已发白的平野急忙去扶他,乱却避开了他的手。

“拜托了,主人。”他跪在地板上,仰着头去看青山,“请继续……只疼爱我一个人……”

青山又无奈地笑起来,却仿佛满意了一般转过身去,“真拿你没办法。”

他这么说着,像摸被驯服的小狗一样摸了摸乱的头。

森蔚在旁边看着,忽然又感觉到昨晚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怎么了?”离开的路上,青山朝森蔚开口问道,“小森蔚的脸色不太好呢。”

森蔚匆促地摇头,不愿说话。

青山居高临下地看着森蔚,嘴角的弧度始终没变,半晌,莫名地感叹道:“森蔚和乱一样,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不过,也许会更可爱也说不定。”

森蔚的脚步骤停。

青山仿佛没有察觉,继续往前走了两天,边走边柔声说着,“虽然想要某些东西的时候,不是不能慢慢达成,但一开始虽然也觉得有趣,可次数多了,就不再享受那种过程,反而会觉得很无聊。还是简单一点的好,可爱的孩子总会给出可爱的反应。对吧,小森蔚?”

青山的声音消失在走廊另一边,森蔚僵在原地几秒,随后拔腿朝庭院里跑去。

用不了……

不行,根本用不了!

森蔚已经按了好几遍传送的按钮了,可是时空转换装置没有半点反应。

“那个东西现在是用不了的。”一个声音从森蔚身后传来。森蔚转过头去,只见厚和五虎退站在几步外,复杂地看着她,“只有等出阵或远征的队伍回来,才能再使用。”

“那,什么时候回来?”

厚低垂着眼“大概,明天的样子。”说完,他又顿了顿,“我们是……没办法违抗主人的命令的,所以你最好趁我们不在的时候,偷偷走。战场很危险……但应该比这里好一点……”

厚说完,低头走了。抱着老虎的五虎退犹豫地看了着他哥哥的背影,似乎想追去,但又看看森蔚,还是停在了原地。

听闻还是有办法离开,森蔚稍微踏实了一些,“那你们,怎么办?”

“我们……?”

抱着老虎的男孩子身形很纤细,有一双柔软怯弱却十分澄澈的眼眸,说话时总是怯怯的,好像下一秒就会被吓哭。就是这样一个怎么看都觉得很干净无害的男孩子,听到森蔚的话浮现出了许些迷惘的神色。然后低了低头,露出了一个复杂的,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的表情。

“……”

延伸阅读

大秦第一神医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xianqiao.cn/bhp8.shtml
20区的古董咖啡店内。雾岛董香都快要晕了,今天咖啡店内竟然来了一个搜查官!要是平时来

网游混沌之天下第一第十章  http://www.baxianqiao.cn/ytyu.shtml
“你好久没有过来了。”未来双手持着木剑,静静注视着对面的少年。同样双手持剑的少年目光

从港片世界开始做选择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baxianqiao.cn/xwmw.shtml
“提亲。”顾寒危低声的重复了一遍。陆佰将信呈上,不自觉的看了一眼主子,这信他已经看过

我能回收厉鬼在线阅读李黑成功入宗  http://www.baxianqiao.cn/ycaz.shtml
李黑等人很快的到达了火烧宗,只不过天空巨舟并没有直接飞到烈火宗里,而是停留在火烧宗的

为仙乎在线阅读第四章 扇中诗人语  http://www.baxianqiao.cn/dpwq.shtml
小西正翻着东西,发现那把刚刚拾得的乾坤扇不见了踪影,自己还没琢磨透扇面儿上题诗的用意

糖姐之萨芭雍甜品  http://www.baxianqiao.cn/xluo.shtml
后方的厨房。哒哒哒~刀工清爽利落,无论在条与条之间,丝与丝之间,块与块之间,都是瞬间

我不想当万人迷[星际]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baxianqiao.cn/yq4k.shtml
温絮语将药拿出来以后也没有自己动手,叫了下人将汤药从那药炉中倒入了碗里之后,又帮他备

在下高长恭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baxianqiao.cn/gzde.shtml
铜雀台门口,五辆通体黑色的汽车有序地停了下来,首先前后两辆车率先走出了一群黑色西服打

我的魔君在线阅读世界,宗门》  http://www.baxianqiao.cn/nwkq.shtml
欧阳千凤带着昊征来到了源陵城的城中心停下了。昊征看了看四周,虽然现在是晚上,但路的两

高铁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baxianqiao.cn/6hhc.shtml
徐蕊脸色惨白,扶着神秘女子,心有余悸的看着刚才那一击的地方。整个海天大厦周围全被夷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静女其姝在线阅读第五节

    ·小九没有理会殷勤得过分的小米和惊慌失措的小道士,她自顾自地吃着,小米最是惜命,她越是害怕,就越是殷勤。反正那软嫩嫩的小道士也不是小米的对手,她就不去掺和了。当务之急,是多吃点,要知道想要宰小米一顿,难!简直是难如登天!今天还多亏了那小道士!不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小米大出血一次!跟她一样抱有相同

  • 朕乃玉皇大帝在线阅读系花是要偶遇

    【尼玛!宿主,就算本系统是娇滴滴的妹子,也禁不住你这样的虐待啊!听起来跟宠物似的。】不过,显然,宿主与系统,便是顾客与服务的区别,最后小灵只能败下阵来,在自己的头上冠上小灵的称号。林奕问道:【小灵,我就问一个问题,怎么样才能够获取积分呢?】脑海中回荡起小灵蛮横的哼声:【哼,宿主,小灵告诉你吧,有三种

  • 穿越无限世界难得一见的‘人才’!【求收藏鲜花】

    夜幕降临。甄佑钱的算命馆内,洛奕坐靠在一旁的木椅上,轻闭着双眼好似入定,而同样坐在他对面的甄佑钱,则时不时的左看看右看看,犹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店铺大门紧闭,夜晚的冷风吹在街道上沙沙作响。或许是感觉气氛太过压抑,甄佑钱终于忍不住,出声了。“哎,那个...洛奕,要不咱们说说话吧?”

  • 听说,影后身后有人在线阅读第十节

    王若尘经过一个学期的努力,对期末考试充满了信心,一直希望期末考试尽快到来。期末考试也没有辜负王若尘的期待,终于踩着尾巴如约而至。当听到考试的钟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激动,仿佛胜利的旌旗已经在眼前对他点头哈腰了。第一堂考的是语文,不巧监考老师正是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班主任舒凰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只

  • [我英]魔王第三章在线阅读

    凌萧眼前这位魔族血影看着凌萧,外表上看似痕平静,但眼中透着一股黑红的杀气。凌萧很是疑惑他到底想干什么。突然眼前的血影把手中的骷髅长杖举起,口中默念了一口:“吾将毁灭天地,天地唯我是从。”随后天空中的黑法气聚集到血影的面前形成了一个黑暗的星阵图案,只见他把骷髅长杖往黑暗星阵图案中间轻轻一点,大量黑法气

  • 我家邪妃太嚣张第2章在线阅读

    1-开学。大家熙熙攘攘地围在告示栏前,这里贴着排班表。平野佳织也站在人群中,在高三的排班表中寻找着自己的名字。最终找到了,平野佳织的名字落在了三年六组的那张纸上。平野佳织并没有去在意自己班级里有哪些人,第三年了,前两年自己一直默默无闻,与所有人的关系都保持在脸熟的程度,不和任何人过分亲热,也不和谁交

  • 快穿之男配大佬上线中第五章在线阅读

    青年看了看手中的纸张,微微一惊道:“林琅!十二岁,修炼天赋极品!属性风、火”“现在开始第二项测试!步骤和刚才一样!”林琅没有说话,伸手放在另一个水晶球上,水晶球顿时大放光明!高达三丈“太好了!竟然也是极品!”青年眼前一亮,震惊的道:“灵魂力极品!修炼天赋极品,可以直接进入天剑宗内门!想不到这次的测试

  • 异世无限动漫录在线阅读第4节

    告别了张氏夫妻,齐腾与思思静静的走在路上,都漫无目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思思。”齐藤突然停住了脚步,声音有些冷淡。“嗯?”闻言,思思有些奇怪,不由停下脚步。“什么事?”“你…你今天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冲上来抱我?”虽然心里对思思是个女骗子已有七八分肯定,但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齐藤还是期望思思给他

  • [霹雳]墙头马上在线阅读第2章

    答应了同学要去参加同学会,王振杰本来就不多的时间就更加的紧张了。不过要是别人,可能都没有心情去复习了。可是王振杰不会。自从他捡到了某个不知名的石头后,记忆力非常好,就连身体也仿佛变了一个是的。以前的王振杰虽然不是风吹就倒,起码也不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可是自从有了那个石头,他的身体就充满了爆发力。一拳的

  • 攻略那个渣攻[快穿]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一节

    “咦,姐姐你好香啊…”在中州通往京都的悬浮列车上,一身道士打扮的叶玄,深吸了一口迷人的清香,故作呆萌的看着旁边的女神级美女。这听似轻佻的话,让这女子秀眉微蹙,可当她看到叶玄清澈的眸子,眉间舒展嘴角微微勾出一个弧度,很是大方的对着叶玄说道“谢谢夸奖。”这女子本就生的**,一个简单的微笑,,让本就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