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魂界八荒侠之大者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心诚小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几个月眨眼般过去,暑假开始了。

达力似乎终于从那次生日中的惊吓中缓和过来,又开始了他日常对Harriet的欺负。当他拿到他即将前往的斯梅延中学的制服的时候,第一件干的事情就是要求Harriet拿着一把极重极沉的老式长柄伞,与拿着制服配对的多节手杖的他对打。

Harriet极不情愿地拖起了长柄伞,象征性地挥舞了两下,达力却一把冲过来,举着手杖追着她打,Harriet仗着体型瘦小,身形灵活,一路逃窜到厨房,却看见佩妮姨妈坐在餐桌前,用缝纫机织补着一件看起来很旧的制服裙。

“这是什么?”一时没刹住,Harriet多嘴了一句问道。

“这是你的校服。”佩妮姨妈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Harriet,“你要去我以前去的女校上学,我把我的旧校服改好了给你穿,就不必花钱再次购买了。”

长柄伞啪嗒掉在地上,Harriet感到自己面前的整个厨房似乎都在旋转,围绕着刚才佩妮姨妈说出的那句话。

从小到大,佩妮姨妈对她念叨过的最多的就是她曾经的母校。她似乎非常希望Harriet能去那儿念书,好让自己的侄女将来也出落成一个得体的淑女。但从佩妮姨妈所描述的情形来看,Harriet只觉得那是个恐怖的地狱,充斥着严厉的指导,过于繁重的课程,还有大量她不喜欢的科目——她可实在没有办法想象自己穿着那浆得笔直的衬衫与黑长裙,站在舞台上演奏小提琴的模样,尽管这个景象多次出现在了佩妮姨妈的讲述中。

在今天以前,她一直抱着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自己不太可能去圣布鲁斯女子寄宿中学念书。毕竟,那儿的学费并不便宜,佩妮姨妈向来小气,应该不会想让她的信托基金大大地缩一笔水——那笔钱还有好几年的家庭支出需要负担呢。

“可是……”Harriet结结巴巴地分辨着,“那所学校的学费也太贵了吧?我,我觉得我去本地的石墙中学就挺好的……”

“别冒傻气!”佩妮姨妈瞪着Harriet,哼了一声,“你会去我的母校就读,这是早就决定好的事情。现在,回你的房间去,并且给我乖乖的过完接下来的暑假,直到有别人来操心你的麻烦事为止。”

*

第二天清早,Harriet平生第一万次,开始认真思考逃家的可能性。

对她来说,女贞路4号连家都算不上,这个计划,顶多只能称为“逃离德思礼”。她尽量不去想象自己上了那所可怖至极的女校,几年以后变得像第二个佩妮姨妈般的那个样子。她只希望像放出巨蟒那样的恶劣事件会在圣布鲁斯女校再发生一次,一旦她被开出了,佩妮姨妈就不得不把她送去当地的石墙中学了。

不过,像被送去一间有名的女校这种事情,八成是不会惊动佩妮姨妈口中的“那个人”的。Harriet一边起床,一边愁眉苦脸地想着。她现在宁愿弗农姨父结结实实地揍她一顿,也不愿意被送去佩妮姨妈的母校就读。

她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弗农姨父在饭厅里高喊:“去拿信件!”便转身走到门廊上捡起信件。她看到了几张玛姬姑妈寄来的明信片,一些账单,还有一封厚厚的信。Harriet刚将信封翻转过来,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信封上有一块蜡封,一个盾牌纹章,大写的“H”字母的周围围着一头狮子,一只鹰,一只獾和一条蛇,下面用翡翠绿的墨水写着:

“萨里郡小惠金区女贞路4号最小的一间卧室

Harriet·Lily·James·Potter 小姐收”

从小到大,Harriet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一封写给她的信,她在学校里没有朋友,因此也没有人会寄给她圣诞贺卡。她还没成年,因此所有来自信托基金的信件,都是直接寄给佩妮姨妈的。谁会给她写信呢?Harriet拿着信封呆呆地站着,脑子像生锈了几百年的引擎一样艰难地运作着,直到——

“你在看什么?”达力冷不丁地从Harriet身后冒出来,一把将Harriet手中的信夺了过去,扫了一眼,便顿时叫喊了起来:“爸!妈!有人给Hattie写信!”

Harriet想去抢回来,这大胆的尝试却不出意外地以失败告终。每顿能分到她的四倍饭量的达力已经比现在的她高出了一个头,更别说体型的宽度上他们至少有三倍的差距。闻声而来弗农姨父接过去了达力手中的信,只看了一眼,弗农姨父的眼睛就似要脱眶而出。

“佩妮!佩妮!你来看……是他们……”

紧跟在弗农姨父身后的佩妮姨妈就着弗农姨父的手瞟了一眼信封,她的脸就像被人突然打了一拳那样乌黑起来。

“你们两个,回你们的房间去!”她严厉地对达力和Harriet说道,伸手将他们两个推搡上楼,紧接着就跟弗农姨父走进了饭厅,并紧紧地关上了门。Harriet和达力想尽了办法趴在门边偷听,都没法听到佩妮姨妈和弗农姨父说的一个字。正当Harriet试图将达力挤向门边一点的时候,达力突然开口了。

“你觉得是谁给你写了那封信。”

Harriet正记恨着达力的嚷嚷让她看不成自己的信,闻言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也许是某个远方亲戚,想要把我从这里带走。”

达力顿了顿,很肯定地低声说道:“可是你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别的亲人了,妈妈说过的,只有我们能照顾你。”

Harriet白了达力一眼:“不管谁写信给我,这是我的事情,你何必在意呢?”

达力狠狠地用手杖敲了一下饭厅的门,哼了一声,“对,我根本不在意。”转身便气冲冲地走了。

那天过后,Harriet知道那封写给自己的信肯定已经被她的姨妈姨父毁掉了,下楼的时候也不由得垂头丧气的。然而,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却远远超出她的意料,似乎写信者完全清楚Harriet到底有没有看过那封信,在第二天早上又送来了三封。在弗农姨父愤怒地封死信箱以后,又有一打信件从门缝里塞进来;弗农姨父为此把所有能塞进信封的缝隙堵死以后,信件就藏在送进屋子的食品里偷渡进来。等到了星期天,事态更是变得不可收拾,似乎写信者也感受到了弗农姨父坚定的拒绝心态,上百封写着“Harriet·Lily·James·Potter 小姐收”的信件从壁炉里喷射出来,将佩妮姨妈引以为傲的起居室淹没了个遍。弗农姨父这下再也无法忍耐了,怒吼着勒令全家人跟着他走。

Harriet感觉弗农姨父为了躲避写给她的信,可能甚至愿意躲到格陵兰岛上去。所幸的是,这个设想最终没有成真,弗农姨父带着全家人来到了一个有着不输给格陵兰岛的温度,刮着狂风暴雨的小岛上。“这种又湿又冷又偏僻的地方,没人会跑来送信的,我们只要待个三天,他们就会放弃了。”弗农姨父得意地对其余三个人宣布,看来对他自己挑的地方相当的满意。

Harriet实在很想问弗农姨父口中的他们是谁,但她忍住了。眼下不是惹怒她的姨妈姨父的好时机,特别此时佩妮姨妈正在分发过夜的被褥,她可不想分到最薄的那床毯子。

佩妮姨妈在这一点上还算公平,她最后得到的毛毯就跟达力一样厚,但达力抢占了沙发,她只好睡在了一旁的地板上,鼻子里全是一股潮湿的霉味,让她辗转反侧了半天都难以入睡,而一旁达力早就鼾声震天,肥大的手臂垂在沙发边上。

突然,Harriet听见一声手表的滴滴声响,循声往那荧光的表盘望去,才发觉已经是7月31日的凌晨了,在这一刻,她正式满了十一岁。

窗外一道闪电劈过,Harriet吓得一把坐了起来,她和达力都睡在小屋的客厅,刚才天空亮起那一瞬间,她仿佛看见小屋的门大开着,一名穿着斗篷的怪人正站在门外。但是下一秒,夹杂着海水的狂风从门外直直地吹到了Harriet脸上——这不是错觉!Harriet惊恐地想着,使劲摇着达力的手臂,“达力,快醒醒!达力!屋外有人!”

Harriet正喊着,穿着及地斗篷的怪人已经走进了小屋,门在他的身后悄无声息地关上了。怪人的手中拿着一根小小的木杖,一道刺眼的光芒从木杖上直直地射出,正照在Harriet脸上。

Harriet和刚刚迷迷糊糊醒来的达力都吓呆了,一动也不敢动。

“谁!谁在那里?我警告你!我手上有枪!”只穿着背心短裤的弗农姨父连滚带爬地端着一把来福枪冲进了客厅,将颤抖的枪口对准了怪人,佩妮姨妈躲在弗农姨父身后,向达力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脚步又缩了回来。

“我建议你最好把那可笑的玩意收起来,德思礼,如果你不想这间屋子里有任何人受伤的话。”一把滑腻的声音从斗篷下传来,带着几分懒洋洋的腔调,“如果你更会运用你那空无一物的小脑瓜的话,你既不会蠢到拿着麻瓜的所谓武器指着我,也不会不把霍格沃茨的信件给……”怪人顿了顿,好像说出Harriet的姓氏,需要比正常说话更多的力气,“Potter看,以至于,我必须亲自到这种又脏又湿的鬼地方来。”

佩妮姨妈从弗农姨父的影子里走出来,她的表情既像厌恶又像恐惧,她说话的声音像一只母豹子在怒吼:“是你……”

怪人根本没有理会佩妮姨妈,他转向仍然呆立着的Harriet,伸手从斗篷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Harriet。达力瞅着一个空档,以与他的身形不相称的灵活从怪人身边一溜小跑过去,冲进了佩妮姨妈的怀里。

怪人连看都没有看达力一眼,他转身冲着壁炉挥了挥手,温暖,跳跃着的火焰就从潮湿腐臭的木柴上蹦跶出来了。Harriet看看壁炉,又看看怪人,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你休想把Harriet带走!”一下子明亮起来的木屋,似乎不知怎么地助长了佩妮姨妈的勇气,她挣脱开达力,向前走了几步,冲着怪人低吼着,“我把她抱进我家的那一天,我就发誓,不会再让她……”

“安静。”怪人冰冷地冲佩妮姨妈吐出了这两个字,佩妮姨妈顿时就像被噎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响,怪人转过头,低声对Harriet说道:

“读你的信。”

尽管有千万个问题哽在喉头,慑于怪人的气势,Harriet还是乖乖地低头拆开了信。

只见信上写着:

“亲爱的波特小姐: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副校长(女)米勒娃麦格谨上”

Harriet把这封简短的通知从头到尾读了三遍,她既不明白这封信上到底写了什么,也不明白这样一份通知,为什么能把弗农姨父逼到这个份上。在她看来,如果弗农姨父让她看了这封信,再告诉她这是达力的恶作剧,她一点都不会怀疑。她不安地瞄了瞄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怪人,拿不定主意自己该问什么好。

“看完了吗?”像是感受到Harriet的视线,怪人低声问道,他的语气里有一种说不明道不定的特质,让Harriet感到很奇怪。

“看,看完了。”Harriet犹犹豫豫地回答道,“但我一个字都看不懂。”

“考虑到你事实上对一切都一无所知,也不奇怪。”怪人平静地答复道,这一次,他的嗓音里多了一点似是苦涩又似是挖苦的意味,Harriet顿时有些不服,她在学校的成绩并不坏,凭什么就要被人前的这个连自己的姓名都不报上门的怪人评价为无知呢?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先生。”她故意把先生两个字咬得很重,“我并非什么一无所知的没有头脑的女孩,事实上,我在学校的成绩……”

“好了。”出乎人意料的,佩妮姨妈好像突然找回了自己的嗓音一般,厉声打断了Harriet的话语,“这场闹剧到此结束了。这个孩子是绝对不会去你们那个可笑的学校上学的,我已经为她安排好了,他将会去我曾经的母校上学。在那里,这孩子身上的劣根性都会被一一清除。这样,她长大以后,才会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

“愚蠢无能的女人?”怪人冷笑了一声。

“你给我听好,你这个斗篷怪,我不允许你这么跟我妻子说话!这孩子是被我和她拉扯长大的,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别的能照顾这孩子的人了,这就意味着,我们才是这孩子的合法监护人!你们应该感恩,是由我们这么正派的人家来抚养这个孩子,而不是那对可怕的夫……”

弗农姨父正唾沫飞溅讲到兴头上,Harriet仿佛看到怪人隐藏在斗篷下模糊的面容扭曲了一下,紧接着,怪人突然拔出他之前拿在手上的木杖,转身指着弗农姨父,说道: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的儿子变成一头猪。”话刚说完,怪人侧了侧头,打量了一下达力,“看来就算我要这么干,也没多少需要我改变的地方了。”怪人补充道。

佩妮姨妈和弗农姨父似乎都被怪人的威胁吓得噤声了,达力更是躲在父母的身后,从嗓子里发出呜咽一般的声响。但是在Harriet 看来,怪人手里的那根木杖根本就没有什么威慑力,要她说的话,那根棍子连达力的第一层脂肪都戳不进去。

一时间,木屋陷入了奇怪的沉默。Harriet等了等,觉得此刻就是她发问的好时机了,然而她刚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怪人就已经又转向她开口了:

“信你已经看了。明天早上,鲁伯·海格会过来接你去对角巷。”

说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怪人转过身去,似乎就准备离开了了。Harriet冲向前去,还想再多问些什么,却只听见走到门口的怪人回过头,轻声说了一句:

“生日快乐,Potter。”

延伸阅读

程海保尔保健品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b7hp.shtml
丽江程海保尔生物开发有限公司坐落于云南省丽江市程海湖,是一家专业从事螺旋藻、红球藻、

齐王春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x5so.shtml
齐王春白酒坐落于历史文化名城齐国故都临淄(农业综合开发敬仲项目区)。公司始建于199

婕利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aytv.shtml
婕利床上用品总部主营的是四件套、被套、床单、枕套、抱枕、三件套、床笠、床裙等产品生产

六扇门门业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993.shtml
自1997年六扇门门业成立以来,我厂员工在“诚信经营,精业敬业”的经营理念下,逐步形

奥宝罗鼓风机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d2ut.shtml
章丘市奥宝罗鼓风机有限公司是一家制造三叶罗茨鼓风机的企业,主要制造和销售应用于工业生

凯信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ynxy.shtml
凯信渔具总部是渔漂、浮标、材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固

立洁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p5ji.shtml
1998年,公司即推出九佳兴系列卫生纸、湿巾系列产品,立洁擦鞋巾历经12年发展,产品

新中康中草药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nuh6.shtml
新中康中草药、博儿卡”在妇科、中成药抗感类以及儿科药品中已成为中流砥柱,先后推出了一

一龙拉面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ght.shtml
一龙拉面是一家非常注细节的拉面餐厅,所以为了为顾客提供美味的食品,引进国外先进的生产

美格菲健身器材加盟  http://www.waltonscampground.com/gk42.shtml
美格菲健身器材由于大部分的运动训练都是抗阻力训练。如何能够更好地理解抗阻力训练的实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手握空间养包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许强开着车慢慢在这条村里的道路上行走,他早就听说了这个村庄一些人拦路要钱的事,所以很是小心,免得压着别人的猫猫狗狗后被讹钱。就在快要通过这条路的时候,前方路上晾晒的玉米挡住了许强他们的去路,而路边坐着的几个人却行为有点异常,手里拿着牌,却没有一丝要打牌的意思,盯着他们车的目光里却透露出一丝贪婪。觉察

  • 我才是大反派在线阅读第8章

    虽然是误打误撞。我总算是帮助好友容容,达成了遗留的幸福。瞧她和马奇旋,每天上下课,如影随形的样子,真别提有多甜蜜了。可怎么,好像也有些老夫老妻的味道嘛!新学年来临咯!学生会是又要开始忙活了。结果,在新生报到那一天的接待上,又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摘自未飞飞日记要说,那次篮球比赛,似乎比预想得

  • 极品异能商人在线阅读第9章

    “也就是说,你是骨骨果实能力者,然后遇到了一座白骨组成的小岛,你就把那个小岛改造成了脚下的这艘船,还制造了一些海王类骷髅兵来拉船是吗?”罗伯特·杰克总结了一下乌江的话。“虽然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我还是有些别扭啊,我是先遇到的小岛,然后得到的骨骨果实,然后发现可以制造骷髅兵,接着又想到了把小岛改造成船。

  • 开局迎娶花木兰在线阅读烟雨佛堂

    第七回:烟雨佛堂锦年还在持续养伤中,而且她还很意外的收到了许烟雨送来的补品,西藏的雪莲和冬虫夏草。不过锦年可没胆量吃她送的东西,预谋着下次换个包装再送礼给她送回去。张氏每天和打卡一样每天下午带着不同种类的大补汤来看锦年,直把锦年补出了鼻血。没办法,许衡晏只好每天下午都回来一趟替锦年偷偷喝汤。(张氏怕

  • 动漫世界大冒险:从飞车大陆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斯台普斯训练馆内,所有人都在震惊的看着沈寒的这份体测数据。“助跑弹跳121厘米,一百米速度10秒23……”“最大摸高3.79米,脂肪含量9%。”“卧推197公斤,三分球命中率百分之二十一,中远投命中率百分之八十八,近距离出手命中率百分之九十四……”“这……这怎么可能?”78公斤的体重,9%的体脂率,

  • 围观大唐很路人第一章在线阅读

    床头的闹钟响个不停,方唐微微睁开了双眼,从温暖的狗窝里腾出左手将闹钟按停。然后起身去了洗浴室,刷牙洗脸完毕后拿起了电视遥控器准备看今日新闻。方唐看着上面的女主持越看越迷离。嗯,如酥小姐姐还是这么好看……人家好喜欢呢。不对不对,剧本拿错了,重来。如酥小姐姐还是那么好看呢,好想泡她……“于昨日11时23

  • 他从黑暗中来在线阅读第四节

    晚上10点过,漆黑的房间中,瘸腿儿茶几上放着那个小瓶,借着微弱的月光一打量,盈盈放出蓝光。此时西门清躺在客厅的长椅上,闭上眼睛,满脸回忆之色,一个漂亮的身影在脑中盘旋,一幕幕画面闪过,不知何时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下。他感觉到鼻子痒,伸手擦掉了眼泪,摇了摇脑袋,想要驱赶脑中的身影,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 君子若凌云之一发技(4)

    “嗯,搞笑艺人都有自己的一发技,记得前世小峠也有,让我想想,是什么呢……”回到了自己出租房内,小峠瘫在床上想着。这一世的小峠,因为以前心思并不在表演上,所以并没有专研出一发技。一发技,一发就是一次或一种,技就是一种技艺。大致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人有一招技艺,可以表演给别人看。大部分流行一发技有趣但说不上

  • 【香蜜】浮生梦一场第1章在线阅读

    神墓之颠位于奥兰大陆神圣帝国西境的落日山脉,据说从上扔下一块石头要足足等够半分钟才能听见石头落入崖底的回音,由此可见其之高。然而此时却有一名青年站在崖顶,面向悬崖,这青年一头乌黑长发,样貌异常精致,一袭红衣将他衬得艳丽无比,但这青年的表情却带着死气。这时,青年看向身后,原来是有数道身影出现在这崖上。

  • 大唐新帝国不要这么关心我,真是麻烦

    佳安泰第一次见到暖夕是在自己的公司,暖夕的外表是否出众,对佳安泰来说不是重要部分,总要的是暖夕给佳安泰的那分感觉,让佳安泰久久无法忘怀。在公司里,佳安泰一看到暖夕,心情就会很自然的好起来。佳安泰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所以他为此故意和暖夕亲近,但试过几次,那种挥之不去的舒爽感跟起初的见面一样,这样荡漾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