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屠羯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凌霄萌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九章

前世今生,除了躺在丑娘的怀里动弹不得的时候外,云起从未因为一个“钱”字发过愁。

前世他没挣过钱,也没花过钱,有什么需要,自然会有人送到他面前。而这一世,等他自己能活动自如之后,虽没多少钱,却也不曾缺过钱——当然,这与他在某些方面没什么欲望有很大的关系。

要化顿斋饭,凭着他如今的模样,去装嫩卖乖弄几个馒头当然不成问题,但既然是孝敬师傅的第一顿饭,就不能随便。

云起出了小巷,左右看了眼,便抱着大碗,挡在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面前,学着和尚的模样,单手作礼,称阿弥陀佛,一面将碗伸了过去。

“去去!”被拦住去路的男人极不耐烦的看着他,道:“一边儿去,小要饭的,学人家和尚念什么‘阿弥陀佛’,没见爷我忙着呢?”

一面伸手去推。

云起闪身避开,道:“施主若是不肯随缘,我可就要喊了啊!”

男人“切”的一声,道:“我怎么着你了就要喊?你喊啊,我看有谁理你!”

云起道:“那我可真喊了啊!”

他将手放在脸颊边,做喇叭状:“有小偷偷银子啦!”

他虽说着要喊,声音却小的只有那男人听得到,男人飞快向后看了眼,又急又怒,压低声音骂道:“小兔崽子你找死是不是?”

一巴掌便要扇过来。

云起做出一个停的手势,伸手指向他身后的大汉,道:“给我五两银子,不然……我就去找他要了啊!”

“你!”男人将手举得高高的,却终究没敢落下来,咬牙切齿的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丢进云起的大碗里:“便宜你了!快滚!”

云起却不滚,看着他认真道:“我忽然觉得5两银子太少了点,麻烦你再加5两,谢谢!”

“你!”男人咬牙道:“好,爷给你!给你!”

又从怀里掏了一大锭银子,举得高高的再松手,银子落进碗里,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云起将头探进碗里,看了眼这锭足有十来两的银子,很是满意,道:“看在你多给了5两的份上,就免费提醒你一句,不要想着等会跟着我,到没人的地方再下手——你用自己的脑子想想,我刚刚才从巷口出来,为什么会知道你偷了人家的银子。”

“为、为什么?”

云起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都说了让你自己想了。”

转身便走,那小小的背影,竟似带了几分风流气韵。

看着他的背影,男人觉得心里不知怎的有些发寒,到底没敢跟着这怪异的小孩,甚至连再度找人下手都不敢,骂了一声“倒霉”,左右瞅了几眼,灰溜溜的离开。

******

小巷里,胖和尚盯着碗里的银子,叹道:“贫僧是让你去化斋,不是让你去讹银子。”

云起不满道:“银子可以变成斋饭,斋饭也可以变成银子,有什么区别?化斋乃利诱之,讹银是威逼之,有何不同?你们和尚口口声声喊着不着相,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其实最多规矩的就是你们!”

又道:“我要去买最好的斋饭,你要不要来?”

胖和尚吞了口口水,将反驳的话也一同吞进了肚子:“来。”

于是云起在前,和尚在后,不紧不慢的沿街走,和尚道:“和尚也想问,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小偷,还知道他偷了谁的银子?”

云起道:“他的脸上就差清清楚楚写着,我是小偷几个字了,为什么我会看不出来?”

“怎么说?”

云起道:“因为他总是盯着人的钱袋,却又怕人知道自己盯着别人的钱袋,所以一直做这种动作……”

他转过身倒退着走路,一面举起手里的大碗,做出一副仔细把玩的模样来,眼角却溜溜转的盯向和尚的光头……他原就生的玉雪可爱,再做出这种怪样来,更是招人,大和尚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脑袋。

云起不满的跳开,放下大碗,继续道:“他先前颇有得色,应该是刚刚得手,加上我一喊有小偷,他就下意识的向后看,不问也知道他偷的是谁的银子了。”

大和尚摸着下巴道:“和尚忽然觉得,徒儿你的确很适合做和尚的徒弟啊!”

云起瞪大了眼,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所谓的相卜之术,其实靠的就是察言观色吧?”

大和尚干笑一声,含糊道:“都有!都有!”

云起哼一声,不再理他,转过身去。

和尚问:“你既知道他偷的是谁的银子,何不还给失主?”

云起道:“这银子是我从小偷手里得来的,既不是那人给的,也不是地上捡的,为何要给他?”

和尚道:“你不还他银子,难道不是因为他正要进*场吗?”

云起冷哼道:“他自己的银子,莫说是拿去*,便是拿去扔进水里听个响儿,又与我何干?同样的,我的银子,又与他何干?”

和尚好一阵无语,许久后才道:“徒儿啊,你真的只有六岁?”

云起道:“大和尚算不出来吗?”

和尚道:“和尚要是什么都算得出来,就不做和尚了。”

云起道:“那你又知道我是六岁,不是五岁、七岁?”

******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坐在衡城最有名的素斋馆里,和尚埋头大吃,小孩儿乱没形象的趴在栏杆上向下看。

楼下的大街这会儿很热闹,铁甲森然的骑兵正护送着十几辆马车缓缓驶过,很是气派。

似乎感应到他的目光,其中一辆马车的车帘悄然掀开,露出一张粉妆玉琢的小脸。漂亮的小女孩有一双清澈柔媚的大眼睛,抬头看向这个衣衫褴褛、趴在栏杆上的小男孩,微微皱了皱眉。

云起却觉得这种感觉很新奇,托着腮,看着那张有几分熟悉的脸——甚至还对她笑了笑。

“别看了。”和尚嘴里含着菜,头也不抬,含糊道:“那是六皇子和顾家七丫头的马车。”

“你又知道了?”

和尚道:“这会儿城门早关了,如今会经过这里,又有资格令人重开城门的,便只有他们了。”

云起沉吟道:“六皇子,顾家七小姐……顾……瑶琴?”难怪看着有些眼熟。

和尚咦了一声,道:“你连她的名字都知道?”

云起没好气道:“我连你的名字都知道,知道她的有什么稀奇?”

又问道:“为什么两个小孩会自己跑到这里来,没有大人吗?”若是有大人在,和尚也不会拿这两个人的身份来说事。

和尚撇撇嘴道:“因为他们是去江南拜师的,只是那人面子太大,他们既找不到在那人面前说得上话的大人带他们来,便索性自己来了……这样反而显得更有诚意不是?”

云起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堵的慌,从栏杆上溜下来,坐回凳子,嘟囔道:“和尚真八卦,什么都知道。”

和尚道:“和尚不八卦,道士才八卦……和尚知道这么多,是因为和尚要见的和他们想见的,是同一个人。”

云起想了想,道:“那我们不要去了好不好?”

和尚讶然道:“为什么?”

云起道:“因为我不喜欢他们。”

“不喜欢谁?六皇子?顾七小姐?还是……”

云起打断道:“都不喜欢!”

和尚叹了口气,道:“不去就不去吧!谁让和尚吃人的嘴短呢!”

继续捧碗大吃。

云起撑着头看着他,那人说和尚最是护短,原来竟护短成这样吗?千里迢迢来见的人,因为他一句话,果真就不去了?

嗯,这个师傅要好好爱惜才行,以后有人找他麻烦的时候,才有地方躲啊!

******

衡城,乃京城与江南之间的必经之地,衡城的繁华富庶,也多与此有关。云起之所以来这里堵和尚,也是这个原因。

从这里南下两百里,就是江南地界。江南虽号称水乡,却也多山,其中又以莫干山为首。

莫干山虽无雄奇险峻之资,却以山势连绵、秀丽多姿而称著,有修竹万顷、清泉处处,四季如春,最是宜人。

在莫干山深处,有一座山庄,顺山势而建,亭台楼阁连绵百里,气势恢宏,又有流泉飞瀑、奇花异草、珍禽异兽,不可计数,远远望之,便如人间仙境。

只是此庄奇诡,远远望之可见,想要近前看个究竟,却总有山石或险滩阻路,待要绕行,却越绕越远,总不得其门而入。

久而久之,民间便出现种种关于此庄的传说,荒诞不堪,不值一哂。

夕阳下的山庄,更显瑰丽,在半山翠竹环绕的凉亭中,有眉目清雅的男子正撑着额头假寐,却忽然毫无预兆的睁开眼睛,看向因察觉到他正在休息,准备先行退下的青衣人,道:“说罢!”

青衣人低头道:“没接到人。”

男人皱眉,倦懒的神情一扫而空,便有一股无形威势骤起,语气却没什么变化:“没接到谁?”

青衣人心中一凛,道:“都没接到。”

不等男人动问,又主动解释道:“大师说,主人您要他见的人,他已经见了,就不来打扰您的清净了。而少主人则……被他带走了。”

“被他带走了?”男子挑眉道:“也就是说,我让他来看一眼,结果他直接把人给我拐走了?”

青衣人自然知道自家主人这是生气了,不由为那和尚捏了一把汗,口中道:“主人不许我们打扰少主人,是以下属们不敢上前,也不知究竟。但远远看着……像是少主人主动跳进大师的碗里,缠上了大师。”

男人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

青衣人道:“要不,属下……”

男子迟疑了好一阵,才怏怏道:“算了,他高兴就好。”

听着自家主人语气中难以掩饰的失落,青衣人有些无语,自家主人惊才绝艳,但是在某些方面,委实是少了一根……不对,是少了很多根筋。

又开口问道:“六皇子殿下和顾家七小姐不日就要上山拜师,请主人示下,该如何行事?可要迎他们入庄?”

男子显然心情很不好,嗤笑一声,道:“拜师?他们哪来这么大的脸?”

青衣人犹豫了一下,道:“听闻七小姐的容貌,与当年……”

话未说完,男子已神色骤冷,语气却平淡依旧:“让他们滚。”

青衣人一凛,不敢再说,应了一声快步离开。

延伸阅读

順福缘加盟  http://www.e7ssas.com/a221.shtml
順福缘玉镯赢得了广大客户的信任。我公司以雄厚的实力、合理的价格、优良的服务与多家企业

皮特公爵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e7ssas.com/dmm.shtml
皮特公爵皮具护理的出现将成为美化城市的新靓点。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奥运会成功举办,

琪昶科技加盟  http://www.e7ssas.com/g2ck.shtml

觅跑加盟  http://www.e7ssas.com/un25.shtml
觅跑是一家共享自助运动仓提供商。在社区和高校投放一体化自助智能运动仓,配置空调和空气

其彩轩加盟  http://www.e7ssas.com/na9n.shtml
其彩轩装饰代理的产品无论是在环保认证、设计形式、颜色搭配,还是印刷工艺上都处于各地出

宝光加盟  http://www.e7ssas.com/dsxb.shtml
宝光照明坚持“诚挚,永续经营”的理念,用的精神对待产品,用诚挚的态度对待客户,用打造

双耳加盟  http://www.e7ssas.com/x65s.shtml
上海双耳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新成立的食品添加剂、饲料添加剂以及部分化工助剂产品和服务提

油快通道加盟  http://www.e7ssas.com/gg28.shtml
以“机油快通道”专职润滑油服务中心为连锁品牌,选择中国各地的终端润滑油服务商连锁加盟

上力特种电缆加盟  http://www.e7ssas.com/aynj.shtml
上力特种电缆产品和服务范围广阔,从柔性电缆、拖链电缆、数控机床电缆、控制电缆、卷筒电

光猪圈健身加盟  http://www.e7ssas.com/6sb5.shtml
光猪圈健身是光猪体育(北京)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拥有智能互联便利健身终端,线上自主研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泉山下在线阅读第七章

    一转,冬日逝,春意浓。“弟弟,弟弟,起床了。”天还没亮,李楠便被兴奋的嘉娘吵醒了,看着嘉娘拿着平日不多见的糖高兴的样子,再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李楠便强忍着睡意,打着哈欠起床了。昨晚上后山闹腾了半晚,有点困。男人已经外出务农了,家中的女人从昨晚就在厨房忙碌起来。李楠洗漱完便吃着刘氏替他准备的早餐,然后

  • 三国之枪斗术第十章在线阅读

    “我说酒老鬼,你发什么神经”秦擎从远处爆射而来,看着酒老鬼手舞足蹈的背影,实在无语,开口道。然而当秦擎走到酒老鬼身旁时,看到脸盆那么大的极品养神玉也是吃了一惊,惊讶的道:“发财了,发财了,好大块的玉石,拿到当铺能卖个三四个金币了”酒老鬼眉开眼笑的看着面前的玉石,听闻秦擎说的话,眉头一挑:“煞笔,孤陋

  • 和讨厌的Alpha交换了身体在线阅读第6章

    “你这么想见他?”永昭帝沉吟片刻,“也罢,不过得再过几天,你先好好养病。”“陛下……”苏诺试图再次发起撒娇攻势。永昭帝不为所动:“就算事情是像你说的那样,他也不是完全没错,朕总要罚他——”“别!”苏诺失声,“千万别罚他!”“哦?”“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是我挑起来的,陛下不罚我却罚三殿下,大家肯定都要

  • 夜来南风起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当杨芊柳迷迷糊糊睁开眼,已经日上三竿了。一骨碌儿的爬起来,洗把脸,收拾收拾就准备出门,出门前还不忘跟床上的人打个招呼“三哥,我去趟镇上买点东西,你乖乖在家等我哦”虽然他听不见。五六月的天气正炎热,杨芊柳又是顶着烈日出门,没走出多远就被晒得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被热死了”杨芊柳呼呼喘着粗

  • 正道潜龙在线阅读第八节

    等陆澹走了之后,林又橘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小心脏。“好好休息,他很担心”!等一下……他很担心?心里重复了一遍这话,却突然清醒过来。这不是他说的话。程则言……不会说这样的话。他最多只会说“好好休息”。约莫是陆澹在哄她。也可能……他其实什么都没说。他也没有……很在意。陆澹也不会想到,沉浸在单恋中的女人还能有

  • 啾、小笨蛋在线阅读第十章

    岑沅沅呆滞了几秒,旋律和弹幕都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下一下的心跳声,从宽厚的胸膛中传来,有点急促。她机械地从顾言时的怀里起来,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脑子里一团乱麻。“你怎么了?”顾言时的声音依然没有什么起伏。“没……没什么……”岑沅沅喃喃地道,“我现在心里有点乱……这三年……我们俩过得和陌生人没什么

  • 橄榄火花(军旅言情)之他们都有病吧(10/10一天一万求收藏与鲜花(10)

    那四个青年也本能的后退了一步,此时,他们只想离开这里。周围的村民突然感觉到了异样,他们口中的傻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瞬间发现,白浪飞竟然变正常了。“你这个天杀的傻子,满口胡话,有人会相信吗?我是来算账,不是来回答傻子的问题。”白婆婆还是不依不饶的骂着,仿佛她的孙子被欺负了,就是天不容地不该。

  • 最后一次世界重启在线阅读再遇灵石

    随着走的越深腥气越大,杨宇感觉到这个猛兽一定不简单。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杨宇眼前豁然开朗,来到一个石室前面。大约六十平左右,石室里面摆设十分简单。正中央一个石桌,上面有副茶具,右侧有个书架,上面有不少的书籍,书籍上面落着厚厚的灰尘。石室的最里面是一张玉床,上面铺了一张兽皮,兽皮上面是一个蒲团。让杨宇

  • 我就会召唤第五章在线阅读

    一辆飞驰的帕萨特,车主是一位20岁的年轻男子。看到陈江还是那穷样,小李在车上冷笑起来。想不到大学风光无限的陈江居然落魄成那样。他拿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喂,老王啊。对是我。”手机模模糊糊的吐出几个字:“怎么了?”“陈江还记得吗?”“……”手机没有说话。“他现在落魄的要命。”“叫我干嘛。”手机说话很

  • 三国:我有名气系统!在线阅读第8节

    自那之后,赵景的病就一日比一日重,隐隐有了不可挽回之势。他虽然久不临朝,但总有些积威能镇着些心存不轨的宵小。可如今天子病危的消息一传出来,立刻就有人蠢蠢欲动了。五月,光禄勋萧扬迁云城太守。五月,宗正赵广汉入狱。六月,八名列侯因为上缴的祭祀用金子成色不纯,被褫夺爵位。……“长安城的太平日子结束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