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破茧成神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暗形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只见亭中央白玉桌上摆着一盘残局,沈惊鹤轻扫一眼,便知黑子在白子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最多不过十着便只能投子认负。

手持黑子之人身材魁梧,装束尊贵,望着败势尽显的棋局面露恼色。被人打搅后,一腔怒气显然有了发作的空间,一双虎目正不悦地瞪过来。待瞧见他与皇帝极为相似的面容时,面目更是扭曲了一瞬,眼底沉沉一片阴色。

与之对坐的人一袭白衣出尘,温文尔雅,举止从容,谪仙般的气质使人一见便生倾慕之意。他轻放下手中的青瓷茶盏,转过头来,露出一张俊秀的面容。瞧见当下气氛有些僵持,他略一思索,温声开口。

“无妨,亭外既无宫人留侍,你的内侍不知其间有人,倒也情有可原。”

沈惊鹤刚想开口答谢,却只见得另一人大手一挥,面露不耐地打断他们的交流。

“五弟,你就是脾气太好,才总被人欺到头上!这等不识礼数的狗奴才,便活该狠狠地教训一番!”

言罢,斜睨着沈惊鹤,眼神上下扫了一番,面上不由露出高傲之色。

“你便是这几日才被找回宫中的六皇子?哼,六皇子,六弟,你身在民间多年,自然不识宫中规矩,难免被这等无礼的奴才教坏。本殿这个做大哥的,今日便做主替你将他好生教导一番。也免得日后待他连父皇都敢冲撞时,你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话音方落,沈卓昊对着左右抬了抬下巴,得了眼色的宫人当即便围拢上前,一脚窝心脚将成墨踹翻在地。

这一脚力度甚猛,与方才沈惊鹤明重实虚的一脚完全不同,成墨被踢了个正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疼痛得蜷缩在地。还未及痛呼出声,接二连三的拳头便落在了他的身上,不多时,他的脸上已是一片青肿,浑身上下都找不出一块好皮。

沈惊鹤面色大变,看着成墨像砧板上的鱼一般痛苦地翻腾着身子,置于身侧的拳头死死紧握着。

成墨一开始跟在他身边时,的确是心思活泛了点。可是这几遭事情下来,他已能隐约感到他的几分真心与性情。更何况如今自己身边本就没有几个得力的人才,若是任由成墨在此处被大皇子活活打死,不说自己将折了一臂,便是连剩下的宫里人恐怕都要背地里暗议他无能,他本就四面楚歌的处境亦将更加危急。

他紧抿着唇,面上一片凝重,脑中却是急速思索着有无破局之法。他前后想出了几番说辞,但随即又被自己一一否决,心中忧虑之情更甚——难道,他今日当真是保不住成墨了?

正当他觉得前路一片黑暗,额边亦隐隐沁出冷汗之时,亭中响起了一声无奈的轻叹,清朗的声音紧随其后。

“大皇兄,想来他亦不是有心如此。如今这一番教训下来,他恐怕一二周都下不得床。不如就此小惩大诫,景致如此清嘉的鲤溪朱亭,若是闹出人命,倒是显得不美了。”

沈惊鹤猛地抬起头,眼神惊诧地望向开口之人。

这是……五皇子?可是,他们素不相识,他又为何要帮他?

沈卓轩看着底下纠缠作一团的宫人,头疼地揉了揉额侧。自打太子病故后,大皇子一派就开始动作频频,不安分了起来。大皇子曾暗地里派人试探过他几次,近些时日更是愈发频繁地接触他,其间的招揽之意不言自明。但他逍遥自在惯了,又向来对夺嫡不感兴趣,只想安安稳稳的当那闲云野鹤,故而多次借故推辞。

今日大皇子借口对弈又来找他,他实在推脱不得,只能随着大皇子来鲤鱼溪赏景,一边手谈一边故作不知地打着太极。谁料一局棋局未完,新入宫的六皇子偏又误闯了进来,这也便有了眼前的一番闹剧……

他本就看不惯大皇子暴戾的性子,如今看着眼前少年唇瓣紧抿面色苍白的模样,更是心下同情,不由得开口替他讨个面子。话音落下,却是让亭中人皆愣了一愣。

大皇子一怔,面色愈沉,但仍勉强忍着气挥手示意宫人稍停。不去理会成墨气息微弱的哀吟,大皇子定定看着桌上的残局,眼中似有暗低风云盘旋。

“本殿倒是有心饶过他,只是被他这么一闹,本殿连烹茶对弈的兴致都败了七八分。这狗奴才,却是拿什么来赔?”

沈卓轩略一沉吟,心下暗叹好人做到底,自己既然已开了口,便索性想办法将这小太监保下。难得宫中多出了这么一位风采卓然的人物,自己又瞧得上眼,如此便是卖与六皇子一个人情又如何?

“既是被他搅乱了棋局,不如便由六皇子替皇兄与我下一盘棋。若是他赢了,皇兄便高抬贵手饶了这奴才一次。若是他输了……”

沈卓轩微一停顿,别过眼来,意有所指地看了沈惊鹤一眼。

“若是他输了,这奴才便任由皇兄处置,臣弟绝不多言,如何?”

面对眼前这个送上门来的教训沈惊鹤的机会,沈卓昊心中其实并不愿放过。他本就对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六皇子心存敌意,如今又看着他那与父皇极为相似的面容,心中更为愤懑不甘。眼下他不去主动找沈惊鹤的麻烦,自觉已是仁至义尽,可沈惊鹤偏偏一头撞到他手上,他又岂有轻易放过之理?

可他此时偏偏正一心拉拢五皇子,自然不能当众驳了他的面子。再转念一想,这沈惊鹤从小在民间养大,想来并未有甚机会参研棋艺。待他棋力不逮败在五皇子手上,自己再动手收拾他倒也不迟。

思及此,他从鼻间重重溢出一声冷哼。

“看在五弟的面子上,本殿便给你个机会,也免得等那狗奴才一会儿受惩时,你反倒在心中埋怨本殿不够宽宏大量。”

言罢,命人在玉桌前加座,又将棋盘恢复原状。自己倒是坐到一旁,冷冷地瞧着二人对弈。

沈惊鹤面上毫无怯色,心中却隐隐感到一丝忧虑。他自然不是大皇子想象中对手谈毫无了解的市井小民。然而上辈子他虽也时常与人对弈,但他自知自己于围棋一道天赋有限,棋艺亦并非超人一等。

若是碰上了宫中其他人,他尚有八分把握凭借着过人的算力稳中取胜。但此时坐在自己面前的,却是向来以风雅聪颖著称的五皇子……

沈卓轩似是能看透他心中不安,冲着他温雅一笑,眼神中流露出几丝安抚之意,端的是一派清风朗月的气度。

“六弟莫要紧张,你且执黑先行吧。”

沈惊鹤察觉到眼前人不似作伪的善意,心中微怔,紧张之意倒当真是消去了不少。他沉稳地点点头,右手从玉盏中拣起一枚玄玉打磨而成的黑子,望着眼前的楸木棋盘思忖着。

若用寻常下法,他的棋力想必不敌五皇子。虽说五皇子似乎有助他之意,但若让子太过明显,有失他平日水准,莫说自己心中过意不去,便是连大皇子也难免要起疑心……

为今之计,只有棋行险着。

沈惊鹤忆起前生偶然从家中藏书阁翻出的一本古旧棋谱,目光一动,心中已做下了决定。

他右手一翻,黑子被郑重地敲落在棋盘上,掷地有声。

沈卓昊来不及看棋盘,倒先是被他沉稳自若的气势给唬了一跳。心中不由开始怀疑,难道自己也有看走眼的一天?这看似对围棋一窍不通的六皇子,实际竟是个暗藏民间的高手不成?

沈卓轩也是一愣,他低头看向棋盘,眉头却是深深地蹙了起来。

“这……”

延伸阅读

慕斯蛋糕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u3cc.shtml
慕斯蛋糕加盟慕斯蛋糕是一种以慕斯粉为主材料的糕点。慕斯的英文是mousse,是一种奶

巴典尼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gldc.shtml
上海BARDIANI(巴典尼)阀门有限公司产品广泛涉及:卫生级阀门、高压阀门、电站阀

盛世珠宝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sxiy.shtml
2006年,深圳市盛世珠宝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是一家集硬金珠宝首饰研发、设计、生产、批

智汇天下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gfw4.shtml
智汇云呼自动语音群呼系统是由深圳智汇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导师小组打造的营销平台,导

御贝国际幼儿园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uug5.shtml
御贝国际幼儿园作为高端定位**国际幼儿园,十年沉淀,具备完善的标准化输出系统、排名靠

独一吃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gzmm.shtml
暂无

贝比谷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x33f.shtml
贝比谷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品牌产品有:群隆、贝比谷、多乐宝贝、汇乐、锦江、优乐恩、益之

利安社区电超市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uwe3.shtml
“社区电超市”项目通过了科技成果鉴定,取得了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是目前国内先进的电

百汇通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ptnk.shtml
百汇通手机壳总部主要从事经销批发的手机壳、移动电源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格林维纳加盟  http://www.hoffman-kassif.com/at6i.shtml
现代化的家具产品有着广阔的市场潜力,因此成为投资商关注的行业。为人们带来更美好的家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我有无限装备栏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黑如墨,整片天空仿佛被老太太的裹脚布遮盖住一样,又紧又压抑。整片山林寂寂清清,偶尔传来野兽的低吟,使人心惊胆颤。偏偏一声清脆的女生打破了这份寂静:“大哥,你都带我走了多久了,放松一会好不好啊,我给你马杀鸡哦。”沉默,还是沉默。卓露仍不甘心,继续道:“大哥年芳几何啊,可曾嫁人?本姑娘尚未娶亲,不如放

  • 心里夜梦在线阅读第3节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子尘的脑海中才渐渐地有了一丝的意识。痛!当然,这唯一的一丝意识,就只有痛!苏子尘就静静地躺在地上,不是他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弹不了。脑海中的意识一点点的恢复清明,但是,那如同被完全撕裂开的身体,却仍然无法动弹。又过了很久很久之后,那股无法言语的痛觉,才渐渐地,在苏子尘的脑海里消失殆

  • 一片春心赋海棠在线阅读未知谜团

    我叫苏南,天生有双异于常人的眼睛,能看见别人最怕看见的东西,比如我每天晚上回家,会看见一个身穿红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在我家晃荡。在我上厕所时突然有只手从马桶里伸出来,我觉得这还不算什么,我就怕每天晚上睡着之后能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脸上,等睁开眼睛那刻会看到一个倒挂着满脸是蛆虫的男人张着嘴巴流着口水虎视眈

  • 女学渣的升级系统在线阅读第7节

    白锦书不明所以,屋子的门窗开着,隐约能感受到习习凉风灌入屋里,他并未感觉到闷啊。担忧她是否是身子不适,白锦书起身跟出去,然,却不见凉月的踪迹。白锦书回屋,不多时,南风送吃食进来。他拧眉,“南风,可瞧见凉月了?”南风似是憋笑,又不敢过于放肆,随即摆出一幅正经样,答,“夫人似是朝马厩去了,方才属下无意听

  • 甜婿在线阅读第三节

    昨天晚上太激动睡晚了,但良好的生物钟还是让舒茄在听到闹铃的一刻爬了起来。早起的舒茄总会习惯性地晕一会儿,此时他靠着床头,整个人都写满了“我是谁我在哪”的迷茫感。突然响起来电铃声让舒茄惊了一下,看都没看就直接接了。“早上好,起来了没。”舒茄不带思考,直愣愣地回道:“起了。”那边的男生笑了一声,舒茄突然

  • 暗恋难防在线阅读第3章

    小游打了一个极响的酒咯。“我的酒!”李父抱起小游,放在床上,转身去收拾酒瓶渣。从什么时候就没有再打过小游了呢,大概从妻子被逼死之后就没了吧。李父轻点了一下酒瓶,自己大半年攒的所有酒,无论是留给自己还是用来送别人的,都进了小游的肚子。轻嘘一生,幸好都是朋友酿的酒,酒度不大,看着小游,也仿佛没事的样子。

  • 清风惹尘埃在线阅读第二章

    “仙人!仙人您没事吧?”江小满低头咳嗽,摇手示意自己没事。县太爷看江小满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感叹道:“您老人家年纪毕竟是大了,要多多保重。”年仅十八的江小满含泪点头。整顿饭县太爷都在一旁“仙人”“仙人”地叫个不停,江小满只一声不吭,倒还真有几分仙人的清高模样。唯有江小满知道,他是慌得不知该说什么了。他

  • [网王]只在青学读一年在线阅读第4节

    “周毅滚出变形计!”“导演呢?死哪里去了?周毅一直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还看什么?这种人有什么好看的,信不信老子不看了?!”“槽,老子不看了,垃圾节目!诅咒你们收视率暴跌!”……很多观众,见周毅一直坐在那里,都是怒了。房间内。导演看着直播内容,也看到了这些弹幕。“导演,第一位城市主人公现在让很多观众反

  • EXO血十字之第十章(10)

    易安拿到顾远集团的资料不是件难事。他本来就是骇客,对顾远集团的系统又了如指掌,虽然对于季青临来说是一个很难得到的信息,但是易安所需要花费的功夫也只要几个小时,对他来讲,最难的地方应该就是怎样可以不留痕迹。广领路的那块地易安一直在跟进,他知道顾远集团的实际对手只有季青临,所以若是掌握到对方的信息,差不

  • 霸道校草赖上我在线阅读第五章

    “啊,是李聪,自己人!”杨萤惊呼一声,下意识拦住余知行,然后将倒地的男子给扶起来,口中说道:“让你乱用能力,被误伤了吧,这位是余知行,也是从家乡来的”男子看着年纪也不大,二十四五岁,五官端正,就是略显阴柔,他龇牙咧嘴的捂着胸口,上下打量了余知行一眼,这才说道:“那还真是误会,我叫李聪,以为有坏人纠缠